2022十大完本小说,十本值得熬夜看的小说
当前位置:

抖音小说韩巧蘅毅孙益明阅读_韩巧蘅毅孙益明《开局穿越家暴现场》

2022-08-05 18:14:25小说名开局穿越家暴现场作者幺兮yw

小说简介:最近有很多书友在追一本叫《开局穿越家暴现场》的小说,小说是幺兮倾心创作的一本宅斗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值得非常推荐。个馒头,娘四人平分。只是三个孩子吃一个半后,就不肯再吃最后一个馒头,想留着晚上吃。“吃...

抖音小说韩巧蘅毅孙益明阅读_韩巧蘅毅孙益明《开局穿越家暴现场》

第八章

第8章,吓破渣男胆

掌柜看向韩巧。

韩巧声音平缓,不卑不亢道,“不瞒掌柜,卖给你的书籍都是我家相公亲笔誉写。只是他时运不济,考了好几次秀才都没考中,人也消沉下来。”

“早两日我与他好生商量了一番,决定暂时卖掉家里的书籍,再接一些抄书的活。”

韩巧这么一说,掌柜瞬间来了兴趣,沉声问,“不知道你家中可还有笔墨纸砚?”

“笔墨纸砚倒是还在,就是宣纸较粗糙。”韩巧如实道。

孙益明早已经不读书写字,但笔墨纸砚却没丢。

他总是抱怨自己不得志,却没见多努力奋进,就连夫子那边都不去了。这种人还想考秀才,做春秋大梦去。

“那我这边准备宣纸、墨,还有原书籍,只是这价格……”掌柜欲言又止。

生意人么,都想以最便宜的价格拿到最好的货。

韩巧懂这其中的深意,“掌柜开个价。”

“一本千字文,我这边出纸、墨,给你家相公百文润笔费。”

“掌柜能送支狼毫吗?”韩巧问。

“可。”

谈妥价格,韩巧拿了十本千字文的宣纸、墨。

约定明日天黑前送抄写好的书过来。

“不知道夫人贵姓?”

因为孙益明已是童生,掌柜尊称她一声夫人倒也不为过。

“夫家姓孙。”

掌柜瞬间明白韩巧是谁了。

宁河镇考了多年还是个童生,又姓孙的人可不多。

“鄙人姓谢,孙夫人慢走。”

“谢掌柜留步。”

韩巧带着孙秀离开书铺往家里走。

孙秀激动的两眼发红,“娘……”

“这钱咱们不能乱用。”韩巧轻声。

孙秀连忙点头。

韩巧失笑,摸摸她的头,“我的意思不要让外人知道我们有钱,该买的还是要买,该用的还是要用,我们要做好被撵出孙家的准备。”

“我们都要跟着娘。”孙秀忙道。

“我知道,但是你们也清楚,如果我和你们爹分开,想要把你们都带走并不容易,所以需要慢慢筹谋,我们要谨慎小心行事。”

孙秀点头,表示她都明白。

“我听娘安排。”

“好孩子。”

被夸赞后的孙秀有些意外,整个人愣了片刻,不好意思的笑起来。

这是娘第一次夸她。

意外又很惊喜,还很感动。

韩巧带着孩子往家里走。

此时此刻的林家,蘅毅在后院里见到了林员外的外甥女。

“你就是舅舅说的那个猎户?”吴芝兰歪着头,看向蘅毅的眼神里都是鄙夷。

第一眼她没相中蘅毅,所以说话也不客气。

“嗯。”蘅毅话少。

更不会哄姑娘。

还是能够看出吴芝兰对他的不满。

“你是猎户?靠打猎为生?家里没分家?你打猎的钱财都交给你娘保管?”

蘅毅点头。

吴芝兰撇撇嘴,更瞧不上蘅毅了。

“那你手里有攒下银钱吗?”

蘅毅默了片刻后摇头。

“……”

吴芝兰气笑了,“你啥都没有,一个猎户凭什么想娶我?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就你这样子的给我提鞋都不配。”

讽刺完后气愤的拂袖而去。

蘅毅站在原地,并没有多少情绪。

愤怒没有、不甘恼羞也没有。

他很心平气和的去找林员外告辞。

林员外倒是客气,“怎么样?见到我那外甥女了?”

蘅毅点头,“多谢林老爷好意,我配不上,先告辞了。”

蘅毅说完就走。

林员外诧异片刻,喊了人来询问,得知外甥女说话难听,挖苦、讥讽人蘅毅,忍不住怒喝出声,“蠢货。”

这蘅毅要是个没本事的窝囊废,他能想着自家外甥女。

“不识好歹,自己错过的良缘,怨不得别人。”

林员外感叹一声。

韩巧带着孙秀回到家里,孙可立即上前来,“娘,我们没进去。”

“有人来敲门吗?”韩巧问。

孙可摇头。

一双眼睛亮晶晶的甚是可爱。

韩巧摸摸她的头,“去玩吧。”

她又喊了孙依、孙秀进屋子,拿了钱让她们两个一起去买菜、买肉。

“面粉家里还有,你们去买点肉,看着如果有韭菜买点韭菜回来,鸡蛋也买几个。顺便买点饴糖回来。”

孙可一听到糖,眼睛亮的惊人。

她还记得过年的时候吃到的糖,甜滋滋的可好吃了。

眼巴巴的看着韩巧,想跟着两个姐姐一起去。

韩巧想着一会她要是教训孙益明,三个孩子敲着也不合适,“你和两个姐姐一起去,记得不许到处跑,牵着姐姐的手。”

“嗯嗯,我听话。”孙可连连保证。

跟着两个姐姐出门。

韩巧上了门阀,进书房。

孙益明赤红着眼瞪着她。

她扯开孙益明口里的布团,孙益明嘴巴酸痛,费力的吐出一句,“毒妇。”

“啪。”

韩巧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孙益明被打的脑子发懵,愤怒中带着委屈的瞪向韩巧,仿佛在问不是说好不打脸,为什么忽然又打脸了。

“昨儿不打你脸,那是一报还一报。今儿打你脸是因为你骂我,如果你再敢出口成脏,我不单单打烂你的脸,还要撕烂你的嘴。”

韩巧的声音不重,但一字一句说的十分清晰。

也是在警告孙益明。

今时今日的她绝对不会给他留丝毫体面。

孙益明气愤万分,抿紧了嘴巴不吱声。

“我现在给你解开绳索,你给我去茅厕小解,然后洗脸漱口去灶房吃早饭,最后回书房来给我写千字文。”

韩巧边说边给孙益明解绳索。

“你别想着逃跑,你如果跑出去,我就去大街上喊,说你孙益明不举,还染了脏病。”

“要是这还威胁不到你,我就去衙门举报你当年考童生的时候作弊……”

“你胡说。”孙益明呵斥出声。

韩巧芙蓉面容上露出一个坏笑,“我是胡说的呀,但会有相信的是不是。”

“说不定你那些狐朋狗友还会跳出来一两个指证你呢。”

孙益明指着韩巧,竟是气的说不出话来。

因为韩巧确实没说错。

但凡她敢去衙门报官,污蔑他考童生的时候作弊,定会有人跳出来附和、质疑。

“呵。”韩巧冷哼一声,拿着绳子出去。

孙益明没法子,又不敢真去试探韩巧的底线。

只能强撑着疼痛慢慢吞吞起身,扶着墙壁去后院茅房小解。

然后又慢慢吞吞回来打水漱口、洗脸。

桌子上放着一个碗,碗里粥汤已经黏稠,他饿极了,也不敢挑剔,刚坐板凳上,屁股痛的他跳起来,“呜呜。”

没办法坐,只能端着粥碗站一边吃。

也没有下饭菜,光黏糊糊的粥,难以下咽的同时又不得不吃。

孙益明听到外头传来声音,够长脖子去看,只见他的衣裳一件一件被丢出来。

吓的他忙丢下碗跑上前去问,“韩、韩氏,你要做什么?”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