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十大完本小说,十本值得熬夜看的小说
当前位置:

《乡下千金她又掉马甲了》茶鸢厉九泽(完整版全免)在线阅读

2022-08-05 19:50:34小说名《乡下千金她又掉马甲了》茶鸢厉九泽作者佚名花和尚yg

小说简介:《乡下千金她又掉马甲了》茶鸢厉九泽是小说《《乡下千金她又掉马甲了》茶鸢厉九泽》中的角色,该部小说的作者佚名花和尚的文笔清新流畅,让《《乡下千金她又掉马甲了》茶鸢厉九泽》中的每个人物都富有了灵魂,《乡下千金她...

《乡下千金她又掉马甲了》茶鸢厉九泽(完整版全免)在线阅读

《乡下千金她又掉马甲了》茶鸢厉九泽

“我可以走了吗?”

纪元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严肃的瞪着纪茶鸢。

这女儿接回来,不知道怎么回事,不喜欢京都的大别墅,三天两头想回乡下去,认祖归宗迁移户口的时候,她都是一脸的不情愿。

她这句可以走了吗,当然不是可以走出房间的意思,而是可不可以回乡下的意思。

到底是他的亲生女儿,就算再不听话,心思再恶毒,哪儿能又给乡下人送回去的道理?

“你养父母自己养几头牛羊,还要拉扯你那几个哥哥,还要忙着娶媳妇,哪儿有空管你?别成天想着离开,我们才是你亲生爸妈!”

第2章

“哦。”茶鸢应了一声,失望的转身离开房间。

但走到了一半忽然又回头,发现那对夫妻双双瞪着眼睛看她。

她提醒:“我真没推她下水。”

然后才出去了。

至于房间里的人信不信,与她无关。

孙梦丽疲惫的靠在了纪元的肩上,“菲菲怎么样了?陪我去看看菲菲吧。”

纪元还在思考茶鸢的话,忽然蹦出了一句,“可能菲菲真不是小鸢推到池子里去的,那孩子看起来淡薄得很。”

孙梦丽摆了摆手,“我亲自把菲菲带上来的时候,菲菲亲口说的是她推的,哪儿能有假?”

“这已经是第二次生事了,第一次我亲眼看到她推菲菲下楼,要不是菲菲及时抓住了扶手,可能现在还住在医院里。”

“这亲生的怎么就连领养的都不如呢?”

正说着,纪菲就披着毯子冲进了屋里,第一时间拉住了孙梦丽的手,关切的询问,“妈,你没事吧?你怎么亲自下水救我啊,水那么冷......”

纪元跟孙梦丽对视一眼,两人都跳过了这个话题。

“菲菲,你姐姐她......”

不等孙梦丽说完,纪菲立刻抢白道,“我知道,姐姐只是一时间想不开,所以才会那么做,爸,妈,姐姐才是你们的亲生女儿,你们不要责怪她,要怪,就怪我好了......”

孙梦丽又哭了,“菲菲,你怎么这么懂事,懂事得让妈心疼。”

茶鸢戴上了口罩,拿了钥匙就出门了,她打了个车,直接说:“九肆娱乐城。”

很快,娱乐城到了,她走进娱乐城中,在前台报上了自己的名字,声音因为冬季干燥寒冷,带了点沙哑,“茶鸢,密码**。”

“茶小姐,您暂存的车在24号车库。”前台小姐姐递上了一张卡片,“您稍等一下。”

她离开了一会儿前台,再过来的时候身后跟着一名服务生,“茶小姐,先喝杯热水再进去吧,跑道寒冷,您嗓子有些哑了。”

“谢谢。”茶鸢一饮而尽,拿着卡片去找自己的车了。

“容修,你看到你前面那辆火焰了没?速度真他妈快,去追它!”

九肆娱乐城中,机车跑道上,两辆机车正相互追逐着。

前面那辆颜色通红,全副武装的茶鸢俯在车身上,在一个转弯处完成了一个完美的漂移,最后加大马力风驰电掣的冲向了终点。

但她身后,一辆蓝白的机车穷追不舍。

茶鸢用余光看了一眼身后,脸色沉沉,后面那人不要命了,安全距离不懂?

她如果就这么冲向终点的话,两人一定会在终点相撞的。

她在即将到终点的时候,骤然变道,而她身后紧跟着那辆车越过了她,率先冲了过去。

要是在家里,她独占跑道,就遇不上这种事儿!

茶鸢板着脸翻身下车,直接朝着蓝白车走了过去。

车上的男人见她过来,下车之后就取下了头盔,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笑了一声,“远远的看着像,你果然是个女人。”

“我是你爹!”说完,茶鸢抡起拳头,对着他那张脸就是一拳,然后趁他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一膝盖顶在了他腹部。

“下次开车注意。”冷冷说完,茶鸢不解恨的踩了一脚这人的手,转身离开了跑道。

容修骤然被一套打在地上,腹部剧痛中,半天没站起来。

两名好友拿着望远镜远远的看着情势不对,走过来。

容无音笑嘻嘻的,一边拉他起来,一边嘲讽,“哈哈哈,让你去乱撩妹,挨打了吧?”

容修龇牙咧嘴的瞪了他一眼,“谁他妈用对讲机让我去追的?你他妈找揍!嘶!那妹子劲儿真他妈大!疼死我了!”

“九哥,那是什么?”容无音忽然指了指站在身旁一身西装的男人脚边。

一个圆环静静的躺在地上,上面镶嵌着一圈不规则的花边,套了一根细细的银链子。

厉九泽低头捡起来,打量了一下,“铂金的链子,

应该是刚才那女孩掉的。”

他扔给容修,容修却像是什么烫手山芋一样,嫌弃的塞进了厉九泽手里,“别了,这么凶的母老虎,我可惹不起,下次有机会遇见的话,你还给她吧!”

容无音一脸好笑的看着面无表情的厉九泽,忽然小声的说:“哥,我觉得九哥跟那姑娘还挺配的。”

“哪儿配了?”容修没好气的把头盔捡起来,擦了擦灰。

“第一次见你都揍了你一顿啊,那动作都一样,你刚才挨打的时候就没点熟悉感?”

“你找打!”

两人在那儿闹。

厉九泽看了一眼手中的圆环,脑中想起刚才少女利落的动作,将圆环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茶鸢因为赛道上的波折,心情不太好,离开娱乐城之后,在外面随便吃了点东西,找了个网吧窝看电视。

纪家这边,却找她都快要找疯了。

“天都要黑了,这孩子来京都还没几天,也没带钱出去,她能去哪儿呢?”孙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