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十大完本小说,十本值得熬夜看的小说
当前位置:

经典小说团宠的甜蜜第67章在线阅读&薄芽薄夜枭

2022-08-06 07:13:00小说名团宠的甜蜜作者曲小兮yw

小说简介:向大家推荐一本都市小说《团宠的甜蜜》,作者是曲小兮,主要故事围绕主角薄芽薄夜枭展开,一步一步的来吸引读者,就好像是一盘美味的食物等待它的主人,文笔超赞,情节跌宕,值得推荐。五岁半,有着天煞孤星命格的真千金薄芽,被接回了...

经典小说团宠的甜蜜第67章在线阅读&薄芽薄夜枭

第六章

第6章 他们似乎还想害死她三哥的女儿

沙发上,薄雪儿穿着华美昂贵的雪白蓬蓬裙,神情带着担忧,话语却有种不合年纪的老成:

“太奶奶,我们赶紧派人去找找吧,妹妹还这么小,万一在外面遇到了什么不测……”

“找什么找,又不是我们把她弄丢的,是她自己跑的!”

薄老太太还没发话,薄雪儿身旁,约莫五十多岁,面容严肃的薄庆国倒是满脸的怒气:

“既然她不稀罕回来,那就永远别回来了,我们薄家容不下她这尊大佛,我也当没她这个孙女。”

薄雪儿垂眸敛下眸底一闪而过的精光,她要的就是这句话。

面上却抿了抿粉.嫩的嘴唇,继续拱火:

“可是,爷爷,妹妹她毕竟……”

“行了,雪儿,你就少说一点吧,没见你爷爷都被那丫头气成什么样了么。”

薄庆国的夫人唐清雅抚了抚薄庆国的后背。

她人虽上了年纪,却保养的极好,盘起的头发乌黑柔顺,一身暗花色的旗袍衬得她身姿纤纤,妩媚又动人:

“不过话说回来,那丫头确实是太不懂事了,我们好心派人去庙里接她,她却什么都不管,自个跑了,真是尽给人添麻烦,要我说,这薄芽啊,要是有我们雪儿一半的懂事就好了。”

“确实,”

一提起薄雪儿,薄庆国脸上忍不住带着几分自豪:

“雪儿太给我们长脸了!”

“眼下整个京城圈子里,谁不知道我们家雪儿的本事!”

“就那什么四大家族的那个霍夫人,那平时可是高高在上,用鼻孔看人的,我想跟她说句话,那都得三请五请的!”

薄庆国唏嘘的脸上透着得意:

“但你猜怎么着,她昨天居然专程过来,亲自上门给我送了礼,说是感谢雪儿前几天救了她们家老爷子。现在圈子里的人一听说这事啊,就没有不羡慕嫉妒我的!”

薄雪儿也不骄傲,反而甜甜的说:“都是爷爷教的好。”

薄庆国一听这话,更是心花怒放,连声赞叹:“好好好,果然是我薄庆国的乖孙女,比你爸强太多了。”

薄耀祖闻言撇了撇嘴,但也为有薄雪儿这么个养女感到骄傲,倒是没说什么,却再次将话题拐了回来:

“不过,我倒是觉得,那丫头跑了还挺好的。”

薄耀祖一脸庆幸地拍着胸口:

“万一她真被接回来了,把我们都给克死了,那才要命呢。我看她最好死在外边,这样我们大家都安全了。”

薄耀祖这般恶毒的话,却并没有引起反驳,可见他们心里都是这么想的。

薄家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对薄芽完全不上心,也没打算去找人,反而还对她多有埋怨,司机心下一喜,嘴角微翘。

他就是料定了会这样,才敢这么说的。

只是老太太还没发话,司机不敢掉以轻心,面上依旧自责。

他红着眼,失声痛哭:

“说来说去,这事都怪我,要是当时我憋着不去厕所,要是我当时多留点心,多注意下小小姐的异常,小小姐或许就不会不见了……”

“我没有不见啊。”

司机正哭的起劲呢,蓦地转头就对上了一双圆溜溜的乌黑大眼。

他瞳眸狠狠一缩。

那双大眼的主人还对他歪了歪可爱的小脑袋,脆生生的说:“我在这呢,叔叔,我没有不见哦。”

司机却像是看到鬼一样,脸色“唰”的一下变得惨白,冷不丁的就被吓倒在地,眼睛瞪的老大,哆嗦的看着她:

“小、小小姐,你怎么会在这?你不是去了动物……”

司机反应过来,自己失言了,猛的就闭上了嘴。

又看到她身后跟着进来的淡漠男人,他本就提起的心一下就跳到了嗓子眼,神情惊惧。

怎么回事!

三爷今天怎么出门了?

好像还是跟这死丫头一起回来的。

难道她之前说去动物园找爸爸那话是真的?

陈珂也很错愕,刚才司机和薄庆国他们说的话他都听到了。

他猛的看向薄芽,声音抖着:“你真是我三哥的女儿啊?”

“对啊,”小萝莉抱着爸爸的长腿,仰着圆圆的小脑袋:“我说了好多遍啦。”

陈珂:“……”

我的天啊。

三哥真有女儿了!

还长得这么卡哇伊!!

“可是不对啊,”

秦芜皱着眉头,发现了其中的矛盾:

“丫丫,刚在车上,你不是跟我们说,你三岁在孤儿院里被认回了家,但就只在家里呆了一个晚上,连你爸爸的面都没见上,就被送到庙里去了么。”

薄芽点点头:“对啊。”

秦芜眉头皱的更深了:

“可如果你真是我三哥的亲生女儿,那你从孤儿院回到薄家的那个晚上,我三哥不可能不知道你的存在,”

毕竟三哥是丫丫的亲生父亲,这找回了亲生女儿,作为亲生父亲的,应该第一时间被告知吧。

“可这都两年半过去了,直到今天,我三哥才知道这事,那你怎么可能会是……”

何止是三哥今天才知道这事,连他们也是今天才知道这事!

反倒是薄庆国他们,好像早就知道了……

像是猜到了什么,秦芜猛的抬头,看向他三哥的父亲薄庆国,以及唐清雅他们,咬牙说:

“是你们搞的鬼吧!”

不等薄庆国他们说话,秦芜就红了眼:“你们故意不将丫丫的存在告诉三哥,要不是我们今天偶然碰见丫丫,你们还想瞒着我们多久!”

薄庆国脸上掠过慌乱和心虚,却强撑着,没吭声。

可他脸上的神情,却已经说明了一切。

秦芜心底发寒。

秦芜对薄庆国从来都是憎恨的。

这种恨,刻入骨髓,溶入血液,这辈子都不可能剔除。

她的母亲跟三哥的母亲是关系极好的亲姐妹。

而大姨这人,温柔善良,知书达礼,对人平和,一点富家小姐的架子都没有。

跟秦芜那性格严肃刻板的母亲完全不一样。

小时候,秦芜做噩梦害怕,说给母亲听,只会得来指责和谩骂。

但大姨不同,大姨会给她讲故事,会给她折星星,会做好多好吃的给她和三哥吃,还会教他们为人处事的道理。

活在秦家这种压抑到近乎黑暗的家族里,她没有长歪,没有犯法,没有成为祸害社会的恶人,反而成为了一名顶尖的植物专家,这都得感谢她大姨。

这是她灰暗童年里的唯一一束光。

可就是这样一个美好善良的女子,却因为薄庆国的背叛,出轨,甚至明目张胆的,将小三唐清雅连同他们的儿子薄耀祖一起领进门……

本就担忧三哥病情,忧心过重,身体不好的大姨被气病,被气的想不开。

最终,抑郁而死。

他们之所以会回到薄家,三哥之所以会在薄家住下,却不对薄庆国、唐清雅他们下手,全是看在老爷子的面子上。

他们都希望老爷子走的安详,不想让老爷子在临死之前,看到父子相残,薄家乌烟瘴气的画面,从而走的死不瞑目。

否则,现在哪还有薄庆国蹦跶的份。

而那串佛珠,就是老爷子替三哥到处求人求来的,是舍弃尊严面子,真正磕头下跪的那种求。

老爷子大概是目前薄家上下,唯一一个对三哥好的人了。

可如今,老爷子快死了。

三哥也活不长了。

他们都要死了。

难道真的是好人命短,坏人命长么。

不然眼前的这些恶人,怎么一个都没死!

还活的这么好!

秦芜深吸了口气,压下心头翻滚的恨意,冷着脸:

“这是我三哥的亲生女儿,你们凭什么不告诉他!”

薄庆国看了脸上没什么表情的薄夜枭一眼,面对这个手段可怕的儿子,他完全没了刚才说起薄芽时的怒意和嫌弃。

反而还有些胆怯,束手束脚,涨红着脸,不敢吭声。

倒是唐清雅见状,尴尬的出来,忍着害怕,轻声慢语的解释:

“我、我们只是怕影响他养病,这才没……”

见薄夜枭没做什么,只没什么情绪的站在原地,薄庆国还以为他并不把这事当回事。

实际上,薄夜枭只是想看看,这群人到底能说个什么出来。

也想知道,他病重的这几年,到底还被瞒下了,多少他不知道的东西。

薄庆国总算是有了点勇气,沉声说:

“对,当时你三哥病的有多重,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也是怕刺激到他,才……”

秦芜冷冷的“呵”了一声,打断他:

“我看不是这样吧!我倒是觉得,你们明显是看我三哥活不久了。”

她一字一顿:

“z国法律规定,父母的遗产,第一顺位是子女,第二顺位才是父母。”

“也就是说,三哥若是不小心病死在了床上,又不知道自己有个孩子,所有人都不知道他有个亲生的孩子,那他死后留下来的那些巨额遗产,自然会落到身为三哥父亲的您的手中。”

秦芜语气冰冷:“你们还真是打了一出好算盘!”

薄庆国眸底掠过一丝心思被戳中的心虚,但面上却板着脸,怒道:

“够了!秦芜,我不知道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是看在你母亲的份上,才给你点时间,听你讲这些乱七八糟的话,但你要是再敢乱说,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