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十大完本小说,十本值得熬夜看的小说
当前位置:

《我不爱你了》洛鸢贺禹森在线免费看全集

2022-08-06 07:18:37小说名《我不爱你了》洛鸢贺禹森作者某二狗b

小说简介:《《我不爱你了》洛鸢贺禹森》,这是由某二狗倾情打造的一本精彩小说,故事情节围绕《我不爱你了》洛鸢贺禹森展开,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惟妙惟肖。最新章节不容错过。大律师张千胜,刑事辩护律师,从业30多年打赢超2000场诉讼官司...

《我不爱你了》洛鸢贺禹森在线免费看全集

32章 我怎么觉得才刚开始啊?

“法官大人,检方不同意!”

谭莹莹站了起来,申明道:“被告的认罪书,是这场诉讼的关键,没有它的话,这场诉讼也就不成立了。”

张伟却早有预料,当众反驳:“但这也不是将一份无效的认罪书作为证据的理由!”

“这……”

谭莹莹被这个理由打断,顿时说不出话来。

王法官露出思索之色,看向了证人席上的张惠。

“张惠律师,你这很显然是违反了规章,但念在你是初犯,我可以给予你一次警告处理,暂不上报审查委员会。”

“谢谢法官大人!”张惠松了一口气,感觉撤案有戏。

至于她的处罚,她自己也认了。

“法官大人,我有话要说!”

法官准备开口,但谭莹莹身边的肖百合却当即站起。

“我认为被告当时的知情的,公设辩护律师已经向他说明了其他选择,被告如果坚持自己无罪的话,完全可以缴纳保释金,但他没有这么做,就说明他放弃了为自己申辩无罪的权力。至于他的认罪书,也是他自己签署的,不能因为辩方律师来认个错,庭上就要无视这份具有法律效力的认罪书!”

肖百合说到此,挑衅似的看了张伟一眼:“而且,这一次有人死了!”

“法官大人,人命关天,死者家属也希望能够找到真凶,还他们一个公正。我希望法官大人能够代表正义,给死者家属一个寻求公正的机会!”

此言一出,法官的表情变得无比凝重。

他这才想起来,这次可不是轻罪科的小案件,而是一件过失杀人案。

“不错,检方说的有道理,死者的家属有追求正义的权利,动议驳回,认罪书裁定为有效!”

随着法官敲锥决定,张伟发起的审前动议失败了。

无论是被告还是他的妻子,亦或者是证人席的张惠,全都面露失望,表情无力颓废。

谭莹莹兴奋的看着肖百合,而后者则是再次露出挑衅似的目光看着张伟。

不过出乎肖百合预料的是,张伟却没有露出一丝气馁,和其他人完全不一样。

“法官阁下,既然动议被驳回,辩方无话可说,但辩方想要请庭上明确一件事,我的对手究竟是此案的主审公诉人,还是重罪科的王牌检察官呢?”

张伟说着,指了指谭莹莹和肖百合:“法官阁下,我只是一个刚通过法考,只能接取公益案件的新人律师,一下子就要交手王牌检察官,我心里好怕的呀~”

王法官虽然不太喜欢蹦跶的张伟,但也觉得他说的有点道理。

思付片刻后,他对肖百合警告道:“肖百合检察官,接下来的庭审中请注意你的立场,你只是来旁听的,主审检察官也不是你,请注意不要给旁人太大的压力!”

“我明白了,法官大人!”

肖百合眼神一冷,瞪了张伟一眼,但还是点头应是。

“这个张伟有些能耐,一招不成就想着封锁我的行动,我记住你了!”

肖百合记住了张伟,而被告这边却十分沮丧。

“学弟,我们好像失败了。”张惠觉得,这案子已经没了。

一旦动议失败,无法撤案,他们就要面对地检总部,这是一场硬仗。

但张伟却邪魅一笑:“败了吗,我怎么觉得才刚开始啊?”

“学弟?”看到张伟的笑容,张惠心里有些发毛。

“无妨,通过这一次动议,我看出了对方的深浅。”

张伟指着谭莹莹,一脸戏谑:“她也是新人,没什么水平,也没有经验,轻罪科检察官来处理重罪,更是非常不理智的。我唯一需要警惕的,可能就是她身边的肖百合,所以刚才我让法官给了对方一点警告,希望能够起到作用吧。”

也就在此时,法官宣布道:

“既然动议驳回,我们稍作休整,一个小时后开始预审!”

第一次交锋,张伟占据下风,但他自己却不这么认为。

一小时很快过去。

庭审再次开始。

因为是刑事案件,陪审团为12人,需要从候选陪审团中筛选。

控方席上,肖百合的目光依旧死死盯着张伟。

看了许久后,她这才转头对谭莹莹道:

“接下来让我们看一看这个新人的水平,一般这时候很多律师都会问针对性的问题,比如针对过失杀人罪的看法,或者是否同情被告等等,很多律师甚至会开篇点明本次庭审的主体,而我们需要做的是记下这些问题,然后由你在开庭陈述阶段,对这些可能产生影响的问题一一反驳,你明白了吧!”

“嗯嗯,我都记下来了,如果他问了很多问题的话,我会全都反驳的!”

谭莹莹拿着笔记本,将肖百合的教导全都记录下来。

同时,她也看向张伟,想要看看这个新人律师,能够问出什么问题来筛选陪审员。

就见张伟在全场注视下,走到了陪审席前方。

“咳咳,你们好,各位陪审员……”

张伟清了清嗓子,笑着提问道:“我想问一下,你们和爸妈的关系好吗?”

陪审员:“???”

谭莹莹:“???”

肖百合:“???”

庭上其他人:“???”

张伟却不管全场其他人的懵逼,走到一位年轻人面前,问道:“请问你和你爸关系怎么样,是父慈子孝呢,还是偶有争吵,亦或者是矛盾频生、互不往来?”

“我和我爸关系还不错吧,虽然我出来住了,但每个礼拜都会回去看望他。”

张伟点了点头,接着又问:“那挺好的,请问你爸说的话,你会听吗?”

“当然,我最听我爸的话了!”

“哦~是这样啊。”

张伟笑着看向庭上:“法官阁下,辩方驳回这位陪审员,感谢他的参与。”

法官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驳回陪审员是辩方律师的权利,他也不好阻止。

张伟再次来到一位染发的女人面前,笑着问道:“这位姐姐,你和你爸的关系?”

女人抬了抬眼皮,直接抢答:“我家老头子早就死了!”

“哦,不好意思,那么你的母亲呢?”

“老头子死了的第二年,她就丢下了我走了,我们已经快十年没联系了,她现在是生是死我都不知道。”

“这样啊,那如果你父亲还活着,你是否会听他的话呢?”

“当然不会,我家老头子经常酗酒,还喜欢说醉话,他没死的时候我就懒得搭理他,要是听他的话,我可能现在也酗酒了!”女人摆摆手,一脸不屑。

看到这位“大孝女”的表现,张伟满意的点了点头:“法官阁下,辩方接受这位陪审员。”

控方席上。

肖百合嘴巴微张,脸部肌肉有些抽动。

她这是被张伟的提问给惊到了,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有些失态。

而一旁的谭莹莹则想着,自己要不要记下这些“蠢问题”?

但就算记下了,她要如何反驳呢,总不可能劝大家伙都要听爸妈的话吧,这里又不是家庭法庭,说个鬼哦?

张伟的提问还在继续,很快就又筛选掉了几位“老实听话”的孩子。

“陪审团的人员已经敲定,明日开始正式庭审!”

随着法官敲锥决定,今日的预审结束了。

随着庭内所有人都陆续离开,控方的谭莹莹却来到张伟面前,将一份清单交给了他。

“证人名单吗,你们更新了谁?”

“你自己看呀!”谭莹莹回了句,立马跑开了。

张伟低头看了眼名单,暗道一声果然。

“学弟,名单怎么了?”张惠也靠过来,扫了眼证人名单。

张伟笑了笑,指着表格中多出的两个名字,分析道:“可能是今天我的提问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所以检方出了个昏招,准备让死者的父母上庭。”

“那不是很糟糕吗,一般死者家属的控诉,会让被告陷入被动中。”

“不,我觉得相反,检方的证人,也可能成为我们攻击对方的武器!”

“学姐,麻烦你安抚一下被告和他的妻子,最好能够盯着他们,别让被告作出任何不理智的举动!”

“明白了,学弟,不过我来安抚被告,那你呢?”

“我啊,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哦!”

张伟说着,笑着走向听证席上的夏千月。

“憨憨,快和我说说,你和肖百合的关系怎么样,你们很熟吗?”

“当然熟啊,我们可是三年的室友了,不过你关心她做什么,她又不是对面的首席律师?”

“人家怎么说也是个美女嘛,咱了解了解难道不行吗?”

“张伟,你去死!”

看着勾肩搭背,感情极好的二人离开,张惠两眼懵逼。

都什么时候了,这学弟居然还有心思泡妞?

张惠摇摇头,将这些念头驱散掉,赶快走向被告一方。

……

翌日,早晨。

开庭之后,就是控方的案件陈述和举证环节。

作为公诉案件,控方作为起诉一方,负责举证义务。

第一个证人,不是别人,正是当时在现场执勤的武协外勤人员。

“你好,仲外勤,可以请你说明一下当时现场的情况吗?”

“当然可以,当时是晚上7点50多分,我在市中心街的金楠路段巡视,身上的对讲机通报附近有一起纠纷,让我赶过去调解。当我赶到现场时,我就发现被告和另外几个人发生了冲突,他们很显然发生了争执,其中一个人还被被告推倒在地。”

谭莹莹点点头,看向控方席上的肖百合,见后者点头后,接着问道:

“那个被推倒在地的人,你知道是谁吗?”

仲外勤点了点头,用十分肯定的语气回答:“我知道,就是这起案件的死者魏宏!”

此言一出,全场的目光都注视着被告林晓,陪审席上的很多人,脸色都有些不善了。

林晓回头,看向听证席上的妻子,想要寻求慰藉。

但控方的提问还在继续。

“你看到被告推了魏宏,那你认为当时被告的情况怎么样,是不是很激动,或者不以为意?”

“他……”

“反对!”

就在仲外勤想要开口之时,张伟且先一步打断:“引导证人推测。”

“反对有效。”王法官看了眼谭莹莹,眼神带有些警告。

谭莹莹连忙低下头,重新组织了一下语言后,这才继续问道:“那被告推完人之后,有没有和你说些什么?”

“他说了很多,当我提出要将他们都带走时,他显得更加激动了,说自己是无辜的,还说自己没有做错什么!”

“无辜吗,你认为他有没有说谎,以你专业的眼光来看,他是不是做贼心虚……”

“反对!”

谭莹莹的问题还没问完,张伟又打断了。

“法官阁下,仲外勤只是武协外勤人员,并非专业的心理医生,不可能准确判断出我的当事人在那种情景下的心理状态,他的回答不能作为专家意见被采纳!”

“反对有效!”王法官盯着谭莹莹,提醒道:“公诉人,请你提问时多考虑一下,不要提出一些无意义的问题!”

“哦,是,法官大人!”谭莹莹连忙认错,神色有些惶恐。

这一幕,是让控方席的肖百合暗自摇头,同时看向张伟的目光也略有变化。

这家伙,好像是扮猪吃老虎的人!

谭莹莹被张伟接二连三打断,已经有些乱了节奏。

“那,这,我……”

“法官阁下,控方好像没有问题要问了!”张伟再次站起,盯着谭莹莹道。

“公诉人?”法官也看了谭莹莹一眼。

“我,我结束提问……”

谭莹莹被法官和张伟的视线二重锁定,连忙灰溜溜走回了控方席,小脸上带着惶恐。

法官却不管这些,而是继续主持:“控方提问结束,现在轮到辩方提问。”

张伟来到证人席前,打招呼道:“你好,仲外勤。”

“你好!”

“请问仲外勤,你说当自己到达现场时,看到了被告很激动是吗?”

“是的,他非常激动。”

“那我想请问,你有老婆吗?”

“啊?”

听到张伟的问题,证人懵了。

控方席上,肖百合连忙用手肘捅了捅身边的谭莹莹,后者这才反应过来。

“反对,无关询问!”

但张伟早有预料,顺势接话道:“法官阁下,我保证在接下来的一分钟内,就能将这个问题和案件的相关性展现出来!”

法官想了想后,选择了相信张伟:“反对无效,但你要记得你说过的话!”

“多谢法官阁下!”张伟表示感谢。

而谭莹莹颓废的坐下,一旁的肖百合也沉默不语。

“仲外勤,请回答我的问题,你结婚了吗?”

“我结婚了。”

“你爱你的妻子吗?”

“当然,我自然非常爱她。”

“那要是遇到危险,你会保护她吗?”

“嗯,会的。”

“好,谢谢你的回答。”

张伟说着,抬起双手,故作夸张道:“那么请你模拟一下,如果你和你老婆正在逛街,但突然间出现4个人高马大的流氓,对着你老婆污言碎语,还一脸挑衅的看着你,你会怎么办?”

“我……大概可能会站出来阻止他们继续吧。”仲外勤被这个问题问倒了,有些不知如何回答。

张伟却话锋一转,突然道:“那如果他们不打算放弃,还纠缠着你们,甚至有个流氓已经对你老婆动手动脚了呢,还骂你是软蛋,是草包一个,是……”

“我可能会揍他一拳!”仲外勤想也没想,立马抢话。

顿时,全场的目光都集中过来。

这个回答,很吸引人的注意,也让陪审团的所有人都略微思索起来。

“哦,你会揍他一拳啊~”张伟哈哈一笑,朝陪审席上说明:“正好,我的当事人也是这么做的哦,不过他没有揍人,只是推开了其中一个流氓!”

陪审员们面面相觑,好像觉得这件事,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张伟见情况有所转变,立马继续道:“诸位,我的当事人只是个普通人,他要保护他的妻子,结果被四个身高马大的人围堵,你们觉得他能怎么办,他推开别人难道有错吗?”

“反对!”这一次,是肖百合站了起来,“法官大人,现在是提问时间,辩方律师正在做结案陈词!”

张伟却不以为意,反而是看向庭上,笑着问道::“法官阁下,我记得你警告过肖百合检察官来着,公诉人都没有说话,她怎么先开口了呢?”

“肖百合检察官,我最后警告你一次,下次再这样,我判你蔑视法庭!”

法官竖起一根手指,警告了一番后这才看向张伟:“反对有效,辩方请提问,而不是做针对性陈述。”

“我的错,法官阁下,我收回刚才的问题。”

张伟歉意一笑,但心中有多少认错的诚意,就只有天知道了。

“针对证人,我没有其他问题了。”

张伟心满意足的回到辩方席,在经过控方席时,他还特意朝肖百合眨了眨眼睛。

这一举动,自然是惹毛了后者,肖百合的眼中甚至隐约能看到一团燃烧的火焰。

“请控方准备下一个证人!”

审判席上,王法官敲锥提醒。

但同时,他也用眼角余光开始重新打量张伟。

“这个新人律师不简单,问的问题角度刁钻不说,而且还能在庭上压制住一向强势的肖百合,真的不简单!”

角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律师呢,把人家地检总部的新晋王牌检察官肖百合给压制了?”

“肖百合也败了,那个哭的检察官难道是她?”

“我的乖乖,谁能把肖百合骂哭啊,这得多猛的一个人啊?”

“震惊!地检总部有史以来大溃败,肖百合当庭泪洒长空,神秘律师究竟是谁?”

……

谣言这东西,自然是越传越玄乎。

只因为东方都律师界,恐地检总部久矣。

这时候突然听到地检总部落败一事,自然要大肆调侃一番。

所以这几天流传的版本是越来越夸张,以至于连几位当事人听了之后,都只能微微一笑,当个笑话来听。

不过地检总部对于这次庭审案件,自然不会只当笑话来看待。

据说高层连夜开了一次会,会议之后下达了很多道命令。

其中一条,就是将各个办公室内的记分牌连夜撤掉,改用内部打分系统。

虽然绩效KPI依旧是那一套,但起码不会留下任何纸面上的证据,全都采用数据化,也不容易被人偷拍。

另据小道消息说,郭无峰被地检总部的高层亲自约谈,对于这一次的失败,他要负最大责任。

虽然一场庭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