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十大完本小说,十本值得熬夜看的小说
当前位置:

折磨全文免费阅读 席望舒江云祈谈盛宇小说《折磨》章节精彩章节

2022-08-06 08:19:20小说名折磨作者秦淮龙珠

小说简介:席望舒江云祈谈盛宇是作者秦淮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小说以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精彩章节抓紧一睹为快。“席望舒,你居然还有脸出现在我面前?!”脸上**辣的疼和耳边.......

折磨全文免费阅读 席望舒江云祈谈盛宇小说《折磨》章节精彩章节

“席望舒,你居然还有脸出现在我面前?!”

脸上**辣的疼和耳边熟悉的女声同时抓紧了席望舒的眉头。

她怎么也没想到,竟会在这里见到江恩恩。

自从六个月前她出狱之后,母亲便带着她离开江林城来到了千里之外的胥州城。

席望舒原以为她这辈子都不会再回到江林,也不会再见到江家人,可是现在……

江云祈的妹妹江恩恩就站在她眼前,刚才狠狠落在她脸上的那只右手都还悬在半空。

“恩恩,你怎么会……”

“闭嘴!你不配这么叫我!”

席望舒刚张了张口,话还没说完就被江恩恩怒气冲冲地怼了回去。

而此时,派对的音乐已经暂停了,所有人都在她们俩周围围了一圈看起了热闹。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带她到这里来的那位谈少爷却根本没有半点要替她解围的意思,反而饶有兴致地抱着手站在一旁看着这场闹剧。

席望舒抬头迎上江恩恩那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的眼神,只觉得整具身体都在止不住地颤抖。

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内疚。

她欠下江家的血债,这辈子都还不清……

“恩恩,别闹了。”气氛僵持不下时,人群之后突然传来一个温和的男声打破了几乎凝固的空气。

众人回头,只见一身白色高定西装的江云修正朝这边走来。

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周身矜贵的气质教人挪不开眼:“席小姐,我妹妹喝醉了,我代她向你道歉。还希望你不要跟她计较。”

江云修彬彬有礼地向席望舒伸出右手。这样的道歉,席望舒根本无法拒绝。

她轻轻点了点头,声音有些沙哑:“没关系……”

“哥!你跟她道什么歉啊?!明明就是她对不起我们江家!你难道忘了吗,这个女人她……”

“恩恩,你喝醉了,我带你回家。”

江云修对席望舒这么客气的态度,让江恩恩十分不满。可她指责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江云修厉声打断。

江云修不顾她的意愿,直接抓着她的胳膊就将她带走了。

而这一场荒诞的闹剧也就这样草草结束,看得那些围观的吃瓜群众不明所以。

直到这时,谈盛宇才笑嘻嘻地从旁边走过来。

他像是故意似的,伸手一把揽过席望舒的细腰,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她拉到了怀里:“介绍一下!新朋友,席望舒小姐。”

……

经过这么特别的“出场秀”,席望舒的名字毫无疑问地成为了整场派对上最火热的话题。

无论她走到哪里,总能听到那些窃窃议论她的声音——

“席望舒?就是云弈集团席家的大小姐?”

“什么大小姐啊,一个高级JI罢了!你可别说你还不知道,她家的云弈集团能这么快就在胥州站稳脚跟,可全都是靠着她跟她妈在外面卖弄风,骚!”

“我去!这母女俩这么不要脸……那她是怎么招惹上江恩恩的?刚才江恩恩打她那巴掌,我看着都疼!”

“嗐,还不是因为几年前的事情。我听说啊,席家以前也是在江林城做生意的,而且席望舒跟江家二少爷还有婚约呢。”

“真的假的?那现在怎么……”

“你倒是让我把话说完啊!我跟你说,当年席望舒在外面厮混怀了野种,不顾婚约跟人私奔,直接把那江家二少爷气得自杀了!就是因为这事儿啊,席家才没脸在江林城混下去,灰溜溜跑到咱们胥州城来了!”

“这么劲爆???那她现在怎么又回来了?”

“那还用问,肯定是被人玩腻了,一脚踢了呗!”

几个女人坐在泳池边七嘴八舌,说得有鼻子有眼。

见到迎面走来的席望舒,她们议论的声音反而越来越大。

听着她们放肆的嗤笑声,席望舒眼底划过一抹阴鸷。

她径直朝着那几人走了过去,居高临下地睨着她们,语气冰冷:“你们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干嘛啊?吓唬谁呢?”刚才笑得最大声的锥子脸不屑地瞥了她一眼,“我们刚才可没说什么。怎么,有些人这就心虚了?”

“听不懂话?我让你再说一遍!”

席望舒厉声重复了一遍这句话,眼里透出狠戾的神色,一时让那几个女人吓得表情一怔。

锥子脸吞了吞口水,不甘就这么被她压了一头,倏地一拍桌子站了起来:“说就说!你自己干的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还不让人说了是不是?!你不知检点,勾,引男人!你就跟你那个不要脸的妈一样,成天在男人面前卖弄……”

“扑通!——”

锥子脸话还没说完,突然就不见了人影。

众人惊恐地侧目看向泳池——

只见刚才还趾高气扬的锥子脸正像只落汤鸡似的在水里扑腾着,嘴里还咕噜咕噜不知道在骂着什么。

席望舒拍了拍手,淡淡抬起视线看向剩下的那几个:“还有人要说吗?继续。”

“席望舒!你疯了吧?!你怎么能把小雨推下去?!”刚坐在锥子脸旁边的一位急声替人打抱不平。

“她自找的。”席望舒往泳池里瞥了一眼。话音未落,她凌厉的视线落在一旁正想伸手去拉锥子脸的女人身上,“你也想跟她一起下去?”

“……”

周围顿时鸦雀无声。

本想拉锥子脸一把的女人被那道可怕的视线吓得倏地松了手,刚要上岸的锥子脸就这么猝不及防又掉了下去……

“席望舒!你居然敢推我?!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锥子脸好不容易在泳池里站稳,气急败坏地冲着席望舒大骂。

席望舒站在岸上俯视着她:“你是谁,跟我有什么关系?”

“刚才江恩恩打你,你连个屁都不敢放!你现在在这儿跟我拽什么拽?!”

“江恩恩做什么我都可以忍。但你不行,你不是她。”

“不就是因为你不敢招惹江家吗?!我告诉你,我白怜雨也不是你惹得起的!你等着!我一定会让你为你今天做的事情付出代价!”

“好啊,我等着。”

无论泳池里的锥子脸怎么咒骂,席望舒都不为所动。

她寸步不移地站在泳池边,在每一次锥子脸想爬上来的时候毫不留情地将高跟鞋踩在那细嫩的手指上,疼得直教人尖叫连连。

周围的人围成一圈,看得心惊胆战。可谁也不敢上前,生怕一言不合也被她扔到水里去。

就在这时,终于有人穿过人群制止了她的“暴行”……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