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十大完本小说,十本值得熬夜看的小说
当前位置:

好看的小说养蛇为祸~大结局

2022-08-06 08:31:53小说名养蛇为祸作者银花火树1yw

小说简介:银花火树1刻画的《养蛇为祸》格局很大,王妩隐青渊的神态、性格、语言都刻画都非常的详细,《养蛇为祸》主角王妩隐青渊有点令人惊喜,给人留下很深的印象,《养蛇为祸》的妈妈走了过来,一脸憔悴的问傅云舟说:“小舟,你们俩...

好看的小说养蛇为祸~大结局

:男神约饭

我看着傅云舟,愣的就连他已经走到我身边了,我都没发觉。

直到傅云舟转头有些好奇的看着我,然后忽然像是想起我来了,有点惊讶的问我说:“你、你是不是那个舞蹈学院的王妩吗?你怎么也在这里?”

我和傅云舟都不同一个系,他竟然知道我叫什么,这让我十分惊讶。

他是我们学校家喻户晓的男神,可我不是我们学校女神啊!

而这时傅云舟的妈妈走了过来,一脸憔悴的问傅云舟说:“小舟,你们俩认识啊?”

傅云舟转头看向他妈,回答他妈说:“她是我校友,我们隔壁系学舞蹈的,以前在联欢晚会上看到过她表演,所以就记得她。”

“那这也太巧了吧!”傅云舟妈妈说着,看着我的眼神都亲切了不少。

“你们也是来找赵水英的吗?”

说着看了眼我身后的隐青渊,然后目光便一直都停留在隐青渊的身上。

看来傅云舟的妈妈也逃不掉隐青渊那女人杀手的魔咒。

“嗯。”我回答傅云舟的妈妈:“她给我下蛊,我来找她说法的。”

“你也被她下蛊了吗?”傅云舟妈妈关切的问我,然后又是一阵叹气:“可是我们现在都找不到她。”

“她应该是逃走了,这附近方圆几公里的蛊,都被她带走了。”

隐青渊在我身后,淡淡的回答了一句,心情似些不爽。

方圆几公里的蛊,都被赵水英带走了。

隐青渊跟我说赵水英是我们这带前三内的蛊婆的时候,我还不相信。

现在我信了。

能把方圆几公里的蛊像是打包剩菜剩菜那般带走,那得是有多牛逼!

我转头看向隐青渊:“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隐青渊看了眼我们面前的那座破烂的草房子:“只能先回去了。”

隐青渊说着,向前走了过去,在这房子门上用手指画了个符咒。

这个符咒应该是等赵水英一回来,我们就能感应的到的法术。

而听到隐青渊都说要回去了,傅云舟妈妈也看了眼自己的儿子:“。小舟,我们也回去吧。”

说着跟着我和隐青渊一起下山。

傅云舟是开车过来的,当他知道我要回我们市区的时候,他妈妈赶紧说她家在我们这市区也有套房子,正好与我们同路。

说着不断的劝我和隐青渊坐她们的车回家。

我知道傅云舟妈妈心里的小九九,她这是看上隐青渊了,想多和隐青渊待一会。

而我也挺想和傅云舟亲近一些,于是就答应了傅妈妈的要求。

我们一起回市区的路上,傅云舟可能是因为父亲过世,心情不是很好,但还是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我聊天,并且讲我们学校的趣事。

而非要和隐青渊一起坐在后座的傅妈妈,见隐青渊实在是高冷不想讲话,于是就问我和隐青渊的关系。

“小妩啊,这是你男朋友吗?”

“啊!不是!”

当着傅云舟的面,我本能的赶紧解释。

但是解释完后,又有点后怕的看着隐青渊。

“那他是你什么人?”

听到隐青渊不是我的男朋友,傅妈妈憔悴的脸上,这才微微露出了些喜色。

“他……、他……。”

隐青渊坐在我后面,我转头看着隐青渊那幽冷又凌厉的目光,心脏都吊到了嗓子眼里。

“他是我堂哥。”

终于这句话从我口中说了出来。

傅妈妈开心了。

但是我心里却一沉,一阵窒息感,随着隐青渊横扫我的眼神,铺天盖地的向我传了过来。

我本来就没说错,我总不能说隐青渊是我养的蛊吧?!

我说他是我堂哥,也是避免在外人面前暴露他的身份。

可是我明明这么说没问题,我做的没错,为什么我会感到害怕?

傅云舟将我送到我租房的小区楼下,然后问隐青渊他住哪里?傅云舟再送他过去。

隐青渊看了我一眼,冷着声音回答傅云舟:“我和王妩同居。”

我还是个大学生,隐青渊却当着我男神的面说和我同居?!

我赶紧想解释,怕在傅云舟面前坏我名声。

但是我感受到了隐青渊那压抑的气息,我只能默认了。

“好吧,堂兄妹住在一起一个月也能省不少房租,下次我和小舟来找你们玩。”

傅妈妈一点都不介意,说完客气了几句,就和傅云舟走了。

本来以为隐青渊会骂我,或者是威胁我。

但是意外的是在我们回家的路上,甚至是我们到家后,隐青渊一个不字都没有和我说过。

可能是平时被隐青渊骂习惯了,现在隐青渊竟然这么平和,让我不禁有些皮痒起来。

于是我主动问隐青渊说我今天有没有惹到他?

隐青渊只是坐在拉开了窗帘的窗户前,任由阳光撒在他的身上,翻着我从学校带回来的书。

“你今天不是表现的挺好吗?哪里惹到我了?”

看着隐青渊这平淡,刚才在车里我和傅云舟开心的说话,还有给傅妈妈介绍他是我堂哥的时候,我明明就感觉到了他那压抑的情绪。

“真的吗?”我不死心的问了一句隐青渊。

“嗯。”

隐青渊头都不抬的回答我,然后再跟我说:“今天零点之前,宫时旭会来找你吧。”

我记得隐青渊和宫时旭的约定,一个星期我轮班跟着他两。

于是我对着隐青渊点了点头:“可能是吧。”

隐青渊听后,放下了他手里拿着的书,从椅子上起身。

“既然他今晚要来,那我先走了。”

“诶……?”

隐青渊今天好奇怪,平时他为了得到我的主导权,不惜跟宫时旭吵架打赌,现在竟然这么大方,宫时旭还没来他就走了。

不过我本来想留隐青渊吃个晚饭再走,但是他说完走了之后,就已经从我面前消失了。

晚饭我一个人吃的,在我无聊刷剧的时候,赵刚给我打来了电话。

“王妩,又有一单大生意,你接不接啊!”

我妈把我赚来的钱都要走了,想到以后我还要照顾隐青渊的吃喝,于是我就回答赵刚有生意当然接啊。

“就在我们市郊区的一处出租房里,出租房主人联系我说他们家里被人下了蛊,他的租客说他们家的水里有一股死鱼烂虾的腥臭味,喝一口都觉得恶心。”

“他们找人看了下水管道这些都没啥问题,所以让我们过去看看,只要看出问题了,就有四千块钱呢!”

“行吧,那我们明天见。”

我挂了电话后,忽然看见傅云舟给我发来了一条微信。

于是急忙打开一看。

傅云舟:王妩,没想到在这都能遇见你,明天晚上有时间吗?想单独请你吃个饭。”

热门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