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十大完本小说,十本值得熬夜看的小说
当前位置:

《霸爱成瘾:穆总的天价小新娘》穆霆琛温言更新章节目录

2022-08-11 18:35:27小说名《霸爱成瘾:穆总的天价小新娘》穆霆琛温言作者爆炒果子zzy

小说简介:《《霸爱成瘾:穆总的天价小新娘》穆霆琛温言》这部小说的内容很有代入感,爆炒果子的文笔让人着实佩服,将主角《霸爱成瘾:穆总的天价小新娘》穆霆琛温言的人物形象刻画的栩栩如生,《《霸爱成瘾:穆总的天价小新娘》穆霆琛温言...

《霸爱成瘾:穆总的天价小新娘》穆霆琛温言更新章节目录

《霸爱成瘾:穆总的天价小新娘》穆霆琛温言

帝都的富人圈子就这么大,陈梦瑶和沈介皆在其中,唯独温言不在。

“还不是颜料......”

“梦瑶!”

温言出声打断陈梦瑶,暗暗朝她摇了摇头。

莫名地,她不想让沈介知道自己的窘迫。

突然,沈介伸手摸了摸温言的额头:“你发烧了。”

似是在抱怨,可手已经自发地将自己的围巾取下来裹在了温言脖子上:“你要是病倒了,咱们梦瑶又要成天神神叨叨了。”

温言抬眼看着他,心跳快了几分,他的笑容像是剥开云层的阳光,温和而又自若,浅浅的碎发覆盖在额头,眸子里像是藏着万千星辰。

他是她见过的,第二个好看的人,第一个,是穆霆琛。

十年前初见,穆霆琛也算惊艳过她的年华。

“那个人是谁?”画室外的走廊上,穆霆琛目光死死盯着温言,还有她身边的沈介。

第4章

一旁的校长脸上堆着笑:“穆总,您说的是......沈介吗?沈家三少,您应该听说过,他大三了,平时他们仨喜欢扎堆。”

“下次,我不希望看见他再出现在南大。不,是帝都。”穆霆琛说完,面无表情的转身离开。

几步之后,他蓦地停下:“还有,温言在南大的所有费用我资助,匿名。”

校长急忙垂下头:“是是是,您慢走。”

......

放学后,温言拖着乏力的身体推着单车站在校门外,她在等沈介,围巾还没还给他。

“言言,你等沈介吗?他中午就回家了,说家里有事。”陈梦瑶迎面走来,从包里掏出了一个小袋子,“喏,他让我给你带的感冒药,退烧的也在里面,记得吃。”

温言看着药,没有伸手去接:“不用,围巾你帮我还给他,我先回去了。”穆霆琛回来了,她每天得按时回家。

陈梦瑶将小袋子塞进了她怀里:“轴什么啊?我都知道他喜欢你,你能看不出来?”

温言苍白的脸颊飞上了两抹红晕:“别瞎说!我走了。”

说完她推着单车离开,刚走没两步,穆霆琛的车突然飞驰而来,硬生生停在了离她不到一米远的地方。

陈梦瑶张嘴就要骂,温言急忙捂住了她的嘴:“没事没事,你先回去吧!”

透过挡风玻璃,她看见了坐在后座的穆霆琛阴沉的脸。

穆霆琛没什么耐心,一声鸣笛,她连忙将单车靠边停好,迅速拉开后座车门上了车。

陈梦瑶傻眼了,想说什么,车已经开远。

车上,温言垂着头不敢说话,穆霆琛是第一次到学校接她,她没有惊喜,只有惊吓。

“交男朋友了?”穆霆琛似是随口问道。

温言想到了沈介,慌张的摇摇头:“没有。”与此同时,她攥紧了手里的感冒药。

“沈介不会出现了。”穆霆琛侧过脸看着她,眼底擒着一抹冷笑。

温言震惊的抬头看着他:“你说什么?”

她的反应让他十分不悦:“你这辈子,除了赎罪,不用干别的,包括恋爱、结婚生子,懂么?”

冰冷的语调,让温言犹如坠进冰窟,她突然有些恨眼前的男人,为什么要剥夺她喜欢的一切?

车很快驶回了穆宅,下车的那一刻,穆霆琛看见了她手里攥着的袋子,眸子一沉:“站住。”

温言身子一僵,下一秒,手里的药袋子被夺走,随手丢在了路边。

她垂下头,默默的走向了后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穆霆琛不允许她再从前门进出,因为会跟他碰面,他说,只有在他想看见她的时候,她才能出现。

“晚上来我房间。”穆霆琛留下一句,快步走进了大门,脸上的阴霾吓退了一众保镖,只有刘姨和林管家迎上前来:“少爷回来了?”

他淡淡的“嗯”了一声,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又停下了脚步:“以后温言早晚都必须在家里吃饭。”弱不禁风的样子,是在告诉别人他在虐待她?

刘姨笑了:“是,少爷,我会让小姐好好吃饭的。”

夜里,温言帮着刘姨打扫厨房,刘姨心疼的摸了摸她冰凉的双手:“行了行了,你早点休息,别帮我了,你看你手都裂口子了。言言,其实少爷对你挺好的,你别跟他倔,他你还不了解吗?顺着他什么都好,我是看着他长大的,他不坏。”

温言没说话,执着的做着手上的事,将地板拖了一遍又一遍,她不想去找他......

穆宅是很大,可刘姨的活计不多,终究是要忙完的。

挨到十一点多,她鼓起勇气上了楼,敲门的时候,是小心翼翼的。

里面没有动静,她转身想走,犹豫片刻,又推门进去了,她清楚不听话的后果。

房间里没开灯,黑漆漆的一片。她轻手轻脚的往前:“你......睡了吗?”

下一秒,男人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我让你半夜来了么?”

她浑身一激灵,摸索着想去开灯,脚下不知道绊到了什么东

西,她惊叫一声,整个人朝地面扑去。

第5章

突然,一双手环住了她的身体,将她拽了回来,她几乎能感受到他刚洗完澡后身上的潮湿,还有沐浴液的清香。

双手下意识撑在他胸口,微微颤抖。

环在她腰际的手突然松开:“滚。”

不知为何,他的嗓音变得有些沙哑,她也不明白哪里又惹他不高兴了,逃也似的离开。

回到杂物间,温言才有些后悔,忘了向他问沈介的事,可是想到刚才的那一幕,也没了再过去的勇气。

第二天清早,刘姨端了杯开水走进杂物间:“来,言言,吃点感冒药。”

温言有些奇怪,她感冒的事,刘姨不知道,何况,没有穆霆琛的允许,刘姨怎么敢给

热门阅读
新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