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十大完本小说,十本值得熬夜看的小说
当前位置:

《贺少娇妻美又甜》&姜若悦贺逸~完整版

2022-08-11 18:37:19小说名《贺少娇妻美又甜》&姜若悦贺逸作者弼老耶zsy

小说简介:主角是《贺少娇妻美又甜》&姜若悦贺逸的小说叫做《《贺少娇妻美又甜》&姜若悦贺逸》,是作者弼老耶的一部都市小说,小说情节跌宕起伏,写得非常精彩,值得推荐,一起来阅读吧。姜若悦:“老公你别生气,其实这个照片上的人,跟我本人...

《贺少娇妻美又甜》&姜若悦贺逸~完整版

《贺少娇妻美又甜》姜若悦贺逸

的吗?一言一行都气到了他的心头上。

姜若悦:“老公你别生气,其实这个照片上的人,跟我本人不太一样,我本人长得…”

说到关键时候,姜若悦故意顿住了。

第3章

“继续说,怎么不一样了?”贺逸的眸子闪烁了一瞬,像是捕捉到了某种关键的信息。

难不成,她毁容是假的?

姜若悦弯腰捡起脚下的照片,抬起星眸:“老公,你有所不知,这张照片还把我美化了,其实口罩下的我,脸上的疤比照片上的这条还长,还丑,这个摄影师是谁?他的拍照技术真好,能把联系方式给我一下么?”

贺逸额头的青筋暴起,姜若悦这是在玩他?真想掐死她,还一口一个老公,不知羞

耻的叫着他。

气不死你?

姜若悦暗哼一声,我正要填饱肚子的时候,把我拉下来也就算了,拉下来,你们还一个个大爷似的坐在一起羞辱我,这哪来的优越感。

“这样吧,你们是不是很好奇我的样子?我今天就解下口罩,让你们看看我真实的样子,反正丑媳妇,迟早要见公婆的。”

姜若悦的手抬到了口罩的线绳上,齐馨屏住了呼吸,她倒是要看看这个丑八怪,到底有多丑。

“给我住手,滚回去。”贺逸气得忍无可忍,这个女人,简直又丑又蠢,这是要故意气死他么?

“那我就上楼了。”把人气了一遭,姜若悦迈着轻快的步伐上了楼。

背后,唐萍抓心挠肝的难受,哀叹起来。

“孽缘,我们贺家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要派这么个丑女人来折磨我,哎哟,不行,不行,心脏病都要气出来了。”

姜若悦回了房间,就要摘下口罩,用饭,猛然惊觉佣人还守着她,佣人也好奇的睁着眼睛,看样子,是要一睹她的丑容了。

“你先下去吧,吃完了叫你。”

“啊…是,少夫人。”

佣人出去后,姜若悦这才摘了口罩。

然而,她脸上哪有什么疤,这明明是一张绝美的脸蛋,不但没有狰狞的伤疤,皮肤还吹弹可破,一双水灵灵的眼睛,鼻梁弧度优美,唇瓣更是鲜艳欲滴,引人采撷。

在姜若悦十二岁那年,她的生母黄玲便重病去世了,而她妈妈去世不久,她爸爸姜宏文便大张旗鼓的迎娶了姚茹,还带回来一个大她一岁的姐姐,姜雨柔。

姚茹和姜雨柔一直视她为眼中钉,在一次放学回家的路上,她被姜雨柔派的几个混混拦住,他们亮着刀子,誓要划花她的脸。

那天,若不是一个陌生的哥哥救了她,她这张脸确实毁了。

而她也将计就计,买通了那几个混混,制造了自己被毁容的事实,从那以后,姜若悦便一直戴着口罩。

姜若悦迫不及待的夹了一块红烧肉,放进了嘴里,幸福的吃了起来。

半小时后,她吃好了,佣人估摸着时间,在外敲了一会儿门,要进来收拾餐具。

姜若悦这会儿,去了浴室洗脸,整日戴着口罩,她的脸非常的闷,佣人敲了一会门,没人应,便自己进来了。

楼下,少爷就要上楼了,少爷向来有洁癖,上来看到一摊子残羹冷炙,必定要责怪她们。

姜若悦洗了脸,正出来找口罩,佣人指着她,惊叫起来。

“少夫人......你........你的脸.......”

佣人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少夫人不是丑得不能见人吗?这,这个脸蛋精致,没有一丝瑕疵的人,是传闻中丑陋不堪的少夫人?

她不会是见鬼了吧,刚刚在厨房,大家还聚在一起,拿着手机搜索了一圈少夫人毁容的照片,上面的少夫人,明明又丑又恐怖。

贺逸突然出现在门口,脸色阴沉:“大晚上的,叫什么!”

第4章

“少爷,少夫人的脸......”

姜若悦心头一紧,完了,这是要被拆穿了?

霎时,姜若悦匆忙低头拿起口罩,火速戴上了,又紧忙抓住了佣人的手。

“奥,是刚刚我摘了口罩,把她吓到了。”

“咳......咳,不是吓到了,是......”佣人话未说完,手就感觉到了疼,是姜若悦情急之下,把她掐了一把。

“少夫人......”佣人愣愣的瞪着姜若悦,少夫人为什么,就不让她说实话呢。

姜若悦拍了拍佣人的后背,以示安慰:“没事,没事,我以后都带着口罩,不会吓到你的,别怕。”

佣人的嘴巴一直张着,就闭不拢,少夫人,为什么要说反话。

贺逸看着这怪异的一幕,思索片刻后,拧了拧眉。

“丑,就要有自知之明,捂好你的脸,别给我露出来丢人现眼。”

同时,不动声色的贺逸感到背脊发凉,姜若悦露脸,竟然把佣人吓得惊叫,那这属实得有多丑。

姜若悦松了一口气,还好,他相信了,贺逸转身下楼了,刚刚那一幕,他连卧室都不想进去了。

“少夫人,你的脸,根本没有伤疤,你为什么要故意......”

姜若悦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佣人,这丫头脸蛋稚嫩,想来不过二十出头,眼里明亮,不像是挑是非的人。

“你叫什么?”

“我叫李晓”

“好,晓晓,这件事,你一个人知道就好了,千万别说出去,这么做,自然有我的原因,现在,你要替我保守秘密,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这........好吧。”李晓艰难的挤出两个字。

李晓端着餐具出去后,姜若悦点开了手机,上面

热门阅读
新书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