骆成晚婷是什么小说(神武大转盘)

骆成晚婷是作者六尺相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人有三魂七魄,神魔二性混淆不分。魂即神性,为道;魄即魔性,为情。骆成,在炼化五色转盘之后,神魔二性已分。至此淬武色、凝神意、化魔象、衍臻身、九炼神通……他于浩瀚世界间,凭神魔之威破尽万般险阻,以万丈豪情上演生杀予夺。

骆成晚婷是什么小说(神武大转盘)

《神武大转盘》第3章 五色转盘

紫裙女子舞剑这一幕,经常会出现在梦中,挥之不去。

骆成隐隐的认为,此女子应与他的身世有关,甚至说是他的亲人。

当年外出,他便是想通过此幕女子舞剑的线索,去找寻身世。

此外还有一物,或许同样与他的身世有关。

此物是一轮五色转盘,从骆成拥有记忆那时起,便在他的身边,如同伴生之物。

除了他,旁人根本瞧之不见,摸不着碰触不到,并非实体。

起初时,他偶尔能见到五色转盘,逐渐的,便能够将五色转盘隐藏起来,只是做不到进一步控制。

而之所以一走八年才归来,最主要的原因,是骆成为了炼化五色转盘,追击从转盘溢出的一缕黑光,而误入险地。

此险地名为荒迷险地,异常荒凉天地元气稀薄,一旦进入便分不清南北西东,且偶有各类魔物出没。

他离不开险地,又无元气丹以供修炼,近八年来紧靠口鼻呼吸来获取丝许天地元气,可想而知,他的修为进展会是如何的缓慢,导致修为仅从一重中期,提升到一重后期。

好在,他对那缕黑光有着冥冥的感应。

在先后击杀了被黑光控制的三只魔物,他得到了三颗‘魔晶’。

消耗了一颗后,彻底炼化了五色转盘,可如意操纵,修为未变,其他则有了提升。

或许因除掉了那缕黑光的缘故,骆成在三日后离开了荒迷险地,马不停蹄的赶回了武炼门。

他在险地内熬了近八年,每日与魔物遭遇,无数次生死之间,现在去回想,仍觉得心颤,但骆成觉得并没有不值。

虽未查出身世的端倪,却也是一番磨砺,况且他已经将五色转盘炼化了。

此时,五色转盘就在他的身前。

转盘凌空漂浮,貌似实体却非实物,径长三尺三,共分五色。

白色区域,占据转盘的一半。

转盘的另一半分四色,蓝色最多,黄色次之,紫、黑二色再次之。

在转盘正中的指针,则是一柄精巧竹剑,现呈陈旧的灰色。

对于五色转盘之用,骆成心中已有初步的认知三颗元气丹应是足够了

皱了皱眉头后,他面现几分期待,取出三颗元气丹便向转盘抛去,随着他的动作,五色转盘遽然化作一五色旋窝,如兽口一般,将三颗元气丹吞噬掉,眨眼之后,五色旋窝重新恢复了五色转盘的模样。

转盘上的五色区域,并无变化。

竹剑则是由陈旧的灰色,全然变成了生机勃然的青色。

骆成心有感应,口吐一个‘转’字。

话音刚落,转盘与竹剑相反的各自极速转动起来。

结果会不会有迹可循。

骆成紧盯眼前,过了十几息的工夫,便觉得眼花缭乱。

停!

他一字出口,转盘与竹剑戛然而止。

竹剑,指在转盘的白色区域上。

竹剑指向哪色,难道是由气运决定,转盘、竹剑、我,分别象征天地人?骆成毫无头绪,也不去多做纠结,就见他伸手一招,白色区域光芒大盛,整个转盘化作了一个白色旋窝,一缕白气至旋窝中喷吐而出。

未用骆成操纵,白气迅速没入掌心不余一丝。

好奇异的元气!

五色转盘悄然消失,骆成则面带惊疑的站起身来。

他将转盘彻底炼化后,对转盘之用已有初步的了解,本认为白色区域只是精炼元气,易于肉身吸收。

此时骆成却认为,并非单是精炼。

元气丹蕴含天地元气,服用后元气散开滋养肉身,会有温热之感,配以功法再打熬皮肉、筋骨、脏腑等。

然而此缕白气没入掌心,他的浑身内外各处则是冷丝丝的。

修炼之后,才能知道是怎样。

想到这里,骆成不做耽搁,脱掉外袍,便在原地修炼起来。

《归一剑体》第一重凡体功法——三十六式剑劲。

体式展开,骆成整个人的气息遽然一变,双目迥然如炬,动作开阖之间尽是凛冽。

他的浑身筋肉紧绷虬结,随着一招一式的施展,如有一道如剑的劲力在周身游走穿梭。

停顿之时,击出阵阵风声。

待三十六式打完一遭,游走于筋肉之间的劲力,似已入血髓,打熬百骨、脏腑。

呼吸沉重深长,白骨隐发嗡嗡声响。

在外八年,虽无元气丹,但骆成依旧不缓修炼,对功法的掌握早已轻驾就熟。

当三十六式剑劲行至第三遍,周身泛起一层毫芒,整个人似宝剑出鞘,锋芒毕露。

专注于修炼的骆成,神色一动。

处于臻身一重凡体时,体表不会浮现元光,而眼下周身毫芒却与元光相似。

只有一个解释,便是因他吸收那缕奇异元气。

元气快耗尽了,好快。

骆成收敛心神不再多想,三十六式剑劲施展不停。

待到第三遍结束,元气带来的冷丝丝之感已然不在,周身毫光一并消失。

静立稍许后,气血平复了下去,骆成则是意犹未尽。

鼓动气力感受一番后,他心中有了判断。

他距离修炼至臻身二重,已然很近了,再有如此一次必可达到二重。

修为的进展,大大的超乎他的预料。

从七岁到十五岁均在武炼门,耳闻目染之下,再有自身的体会,对修炼之事自然了解颇多。

正常而言,在服用元气丹后,丹药所蕴含的天地元气会丝丝缕缕的散开,对于臻身一重凡体后期的武徒来讲,至少三日偶有歇息的修炼,才会耗尽一颗元气丹,期间不饮不食也不会觉得饥饿。

这是因为不会元气有多少,肉身都会一股脑的全然吸收掉。

好比饭食,非是吃多少,就能吸收多少,何况是对肉身的提升。

对于一重凡体的武徒而言,服用一颗元气丹和同时服用十颗元气丹,并无太大区别,后者还会浪费元气。

当时车雁宇断定任凭他无论苦修,至少要一个月才能突破到二重,所言非虚。

但三颗元气丹在五色转盘精炼后得到的元气,仅仅不到半个时辰,就被骆成消耗一空,且他又觉得很是饥饿。

再有修炼时周身散出的毫芒……

骆成已有颇为明确的认知:白色区域,并不是单单的精炼元气,而是转化元气,将元气丹蕴含的天地元气,转化成了在我修炼归一剑体时,可以轻松吸收的元气,如此一来,我的修炼速度岂不是提升了数倍。

白色区域,可提升修炼速度。

得出此结论,骆成心有难掩的激动。

浪费的八年的时间,想要找补回来,或许并不难。

若修为实力足够,身世怎样,终究会有一日查得清楚明白。

并且,按骆成对五色转盘的认知,蓝、黄、紫均是各有妙用,至于黑色区域,则让他有些忌惮。

因为那缕黑光,就是从黑色区域溢出后遁走。

关键缺少元气丹,下一次转动它,得需要五颗元气丹左右。

骆成唤出五色转盘打量一眼,便离开了住处。

天色已晚,没有多少空余时间让他练剑,饥肠辘辘,此地又无膳堂,只有去附近打些野物。

在荒迷险地中待过近八年,挣扎生存,如今换做在此山林中,他又怎会填不饱肚子。

一晃,夜幕降临。

十余位戾洞守卫各回住处,对于新来的骆成未予理会。

骆成没有伶牙俐齿,更不会高谈阔论,便没有主动去攀谈,与齐飞利一同巡看各处戾洞的封印。

齐飞利倒是个话痨,问个不停也说个不停。

待用了大半个时辰将各处封印查看一遍后,骆成也弄明白了夜巡守该如何做。

整个荒山名为戾山,山内自成小空间称为戾洞,大小洞窟都是戾洞入口,也正是封印主要所在,而封印或是逐渐受到销蚀,也会突然破开,夜巡守卫不仅要时常查看各处,还要耳听八方。

好在封印磨损魔物外逃是偶有发生,不用过于紧张。

你听。

齐飞利示意面前的洞口。

眼下已经入夜,洞口的封印结界泛着一层明亮的月光,而洞内传来沉闷的撞击声。

骆成会意,知道戾洞内的魔物应察觉到了封印处,有破开封印出逃的迹象,问道:齐师兄,这该怎么处理。

不打紧。

齐飞利随意的摆了摆干瘦的手掌,夜色让骷髅脸上的笑意显得阴森:短时间内出不来,它攻击一会觉得没劲就会放弃,嘿嘿,明天谁要从这里进去,八成要倒霉喽,一进去就要遭到魔物攻击,惨死当场。

骆成点点头,仔细记住此种沉闷的撞击声。

想了想后,问道:怎不派人去除掉,这样会省事许多,谁去做的话,还可以多得几颗元气丹和光耀石。

只要戾洞存在一天,里面的魔物就杀不光,再者,谁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若是个大魔,弄不好便把小命丢了,派个内门弟子干这事,不时的大惊小怪,又太不值当。

说到这,齐飞利显得对戾洞守卫这个位职已深恶痛绝:在这破地方待时间长了,常被戾气侵染,早晚成为魔物,戾洞守卫这一位职,就是费力不讨好。

骆成从未进入过戾洞,对洞内的情况很好奇。

不过他也知没有光耀石的防护,轻易进不得。

问道:齐师兄,如果二人同用一颗光耀石,那可在戾洞内维持多久,能否以此来赚取几颗元气丹。

《神武大转盘》第4章 归一剑法

险地戾洞主要作为外门弟子的历练场所,进入的条件并不可苛刻。

修为在臻身一二三重,拥有光耀石,便可以自由出入,不受戾洞守卫的任何管制。

骆成知晓这点,才有如此一问。

眼下正值月初,距离月俸的发放还有一月时间,手中又没一颗元气丹,他自然得想法赚些来满足修炼,提升修为。

骆师弟瞧着寡言少语,脑子还很活泛嘛,刚刚来便能想到这一点,坐,边喝边谈。

齐飞利惊讶一句后,找块平坦处随意的半躺半坐,从储物袋取出了酒壶酒杯。

好。

骆成自不矫情,席地而坐。

修炼不用急于一时,这叫苦中作乐。

齐飞利将两个酒杯斟满,摆个请的姿势,道:骆师弟,请。

在二人各饮一杯后,接着说道:不瞒骆师弟,在你来此之前,齐某在此间是垫底的弟子,谁都能欺负一下,骆师弟你要未被困八年,齐某八成也高攀不上,但你安心,就算你现在落魄了,齐某仍不认为你软弱可欺……

骆成不知该如何接话,闷声听着,不时搭上一两句。

谈了好一会,说及到了在戾洞这里多赚元气丹之事。

这不是辛密,即便齐飞利不说,过两天骆成也能知晓,可算作同用光耀石,称为护送。

光耀石的用途是为抵挡戾气,只是覆盖的范围较小。

在戾气稀薄的地方,一块光耀石可以护住两三人,戾气过浓的话,勉强护住一人,而进入戾洞后,由于封印的缘由,前一段路的戾气会比较稀薄,又由于魔物会四处游荡,且能感应到封印的存在,前一段路有可能会遭遇很多魔物。

赚取元气丹的方法,就在护送一段路。

一些打算进入戾洞的外门弟子,并不全是有好友结伴,一人独行者,又担心在前一段路遇到过强的魔物,或是其他原因,便会与空闲中戾洞守卫一同进入,根据有无光耀石等等做好约定,戾洞守卫负责护送,帮着斩杀魔物,从而得到相应报酬。

戾洞守卫的修为高,报酬便会高,手中有光耀石最好,以备不时之需。

还需看品行等等,毕竟无论门规如何森严,弟子间依旧会有拳脚私斗,何况在戾洞这等险地,死伤再所难免,每年不知有多少弟子丧命其中,部分死在魔物之手,其余的无从调查。

齐飞利自说谁都可欺负他,被安排在夜巡守卫是原因之一,最主要的就是在与其他弟子同入戾洞上,有时刚谈成,就被其他戾洞守卫抢走了。

如今齐飞利最大的期盼是,哪日靠着月俸得到的光耀石进入戾洞,发一笔横财彻底翻身……

二人交谈了许久才分散开,各巡守一侧,戾山陷入了死寂。

呼……吸。

骆成静坐于山石之上,双眼微闭,调整吐息,无思无想全然放松,进入似睡非睡的状态。

对整个戾山尚不熟悉,不敢轻易歇息,避免发生异常而不知,刚巡查完的这一会,也要留心各处的动静,好在被困荒迷险地近八年,危险重重,哪敢肆意打盹,便以似睡非睡的状态的来代替睡眠,恢复精气神,周围但凡有风吹草动,都能立刻警觉,此时便是如此。

就这样,他每隔一个时辰起身巡查一次,后再次进入似睡非睡的状态。

第一夜安然的度过了,本该破晓时交接,十余位戾洞守卫日上三杆时,才先后前来。

夏日夜短不足六个时辰,交接晚一些,骆成也不去计较什么,与打着哈欠的齐飞利招呼一声,便返回了住处。

这一夜巡山,他的精气神依旧很是饱满,不需要再去补充睡眠。

他从储物袋内取出布满豁口的青钢剑,静立少许后,展开了归一剑法。

归一剑法是《归一剑体》的基础武技,包含最基本的削劈撩刺等攻防闪招数的同时,以繁琐而著称,共三百六十个招式,以供后续武技的衍变,以武练道,自然是重中之重。

按武炼门的说法,归一剑法三年入门实战,十年小成,融会贯通不在苦练,笨拙之人百年尚短。

骆成十二岁时正式修炼归一剑法,至今已有十一年,且在荒迷险地中全仰仗此剑法来战斗,仍难以融会贯通。

还是在炼化了五色转盘后,竟有恍然顿悟的感觉,终是得以做到。

与之相比,显出五色转盘的气息甚至归入自身,及看透车雁宇的欠缺,不能算领悟的提升,需归功于转盘的奇异。

此时练剑,三百六十个招式信手拈来,剑劲流转、人剑合一。

只因修为不足,修炼不了由归一剑法衍变出的乱剑式。

时候差不多了,不知今天能否有收获。

修炼得微微出汗,洗漱一番填饱肚子,骆成再次来到了戾山。

此时,千疮百孔的荒芜戾山各处,已经来了许多打算进入戾洞历练,获取修炼资源的外门弟子,男女弟子均是青年模样,修为在臻身二三重,神色均是隐带着一份郑重,戾洞非是游玩之所,关乎性命安危,谁敢疏忽对待。

与好友结伴的弟子,开始三三俩俩进入戾洞。

单独的弟子则聚在一处,商量不停,部分戾洞守卫也在其中。

至少在百人以上。

略一扫聚在一起的众外门弟子,骆成有了分辨,倒不觉得意外。

武炼门的外门弟子有三四万之众,其中臻身二三重的弟子约万数,就按每人可得到一块光耀石,且每月只入一次戾洞来算,每日平均依旧会有三百人前来戾洞,戾洞是险地,又多会集中在一段时间内进入,以求多少保证自身安危。

骆成没有迟疑,到了众弟子之间。

因修为的判断不需要过于仔细的分辨,如臻身二重元光隐现,臻身三重元光流溢,他这臻身一重的修为很容易被判断出,引起了不少的侧目。

戾洞是险地,就算再幸运,也会遇到魔物,修为在臻身一重的弟子,进入等同去送死。

骆成并没有不自在,自身如何自己了解,况且他不非是来求人施舍,只为了公平交易,出力赚取元气丹。

观看了一番,心里有了大概认知。

此些单独的弟子,更想与拥有光耀石的弟子一同进入戾洞,这样在后面的路也有帮手。

但不全能达成共识,要么目标不同,达不成同一,要么试探后相互有了忌惮,担心财帛动人心,结果与狼为伍。

这位师兄,你可否需要帮手。

见到一位青年男弟子,骆成略一拱手,主动开言说道。

此位男弟子的相貌平凡无奇,元光隐现,修为在臻身二重,看衣袍胸口的标志是丹峰的外门弟子,听到骆成所言,有些意动,他不是第一次进入戾洞,之前几次没遇到多大危险,同样也无多少收获。

便想着找找一位实力不算弱的帮手的同时,省下一两颗元气丹。

拱手回礼后说道:师弟应该是一重后期的修为吧,敢入戾洞,想来有些实力。

还没等骆成言语,便有一人插了进来。

此人三十余岁,肤色偏黑体型壮硕,浑身鼓胀的筋肉好似将衣袍撑裂,袖口高挽,露出筋肉虬结的小臂。

生有一脸横肉,胡须甚重,目如铜铃。

隐现的元光呈铁灰色,气息强势凶悍。

昨夜巡山时,齐飞利与骆成说过此人,名为任鸿,臻身二重中期修为,修炼功法《凶妖蛮体》,实力很是强横,且很是嚣张凶狠,见着要躲着走,万勿发生争执。

任鸿直接插在二人之间,看向男弟子问道:这位师弟,五颗元气丹,至少帮你斩三只魔物,材料归你,其他细谈。

进入戾洞后的收获,除了寻到药草或奇珍异物等,剩余的便是来至于斩杀魔物后所得。

此个价格已算很是优惠,毕竟要面对魔物。

若两人使用一颗光耀石,斩杀魔物时,往往会因为辗转腾挪的范围过大,导致护送者没了光耀石对戾气的防护,将会被戾气侵染,要会需要好些时日才能将戾气驱除掉,被侵染过重的话,会失去神智。

听此条件,男弟子很是心动。

但他摸着下巴没立刻答应下来,进入戾洞后一些事便不好说了,这让他有些迟疑。

见此,任鸿回头瞥了一眼骆成,然后道:你难道要与他一同进去,臻身一重,去赏花?临时还会扯个垫背的,你叫骆成是吧,杂碎!赶紧滚!别在这碍眼!

此言入耳,骆成登时面色一冷。

被困在荒迷险地八年,性情当真是饱受磨砺,这让他不会因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而动气。

就算最终任鸿与那位男弟子达成共识,抢走交易,他也不会恼火。

但对这种羞辱,他绝不会忍气吞声。

戾洞里面见!?

双目一凝,骆成冷视而去。

其实不用旁人认为,他也知自己有些怪异,如他对‘惧怕’并没有过深的感触,这些年能让他惧怕的人和事非常少,莫说是臻身二重,就是臻身五重,该战他还是会战,可以战败后去逃,甚至战死,但不可以失了尊严。

在荒迷险地内遇到的魔物,难有一只比臻身二重的武者弱,最终,他还是活着走了出来。

方才气势凌人的任鸿,却是脸色一变,心头惊骇双腿发软。

骆成那是一双什么样的双眼,不该是人所有,更似一把屠戮众生的凶剑,在吞吐冷冽剑芒,迫人心神。

一向自认敢打敢杀,在戾洞守卫中有些地位的任鸿,嘴唇抖动着,竟没敢立即应下。

  • 发布时间:2021-02-23 15:28:43
  • 作者:六尺相
    小说名:神武大转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