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新天子by隐于深秋精彩试读

荀攸刘协是作者隐于深秋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部小说文笔有保证,基本不会给读者喂毒,是隐于深秋很有代表性的一部历史文小说。那么荀攸刘协的结局如何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但事实的真相只有亲历者才知道。作为无意回到了华夏历史当中最波澜壮阔一个时代的现代人,他成为了汉末最悲催的一位皇帝,亲历了无数湮灭在历史尘埃中的真相。他来了,他看见,他改变。三国新献帝,从此再不是历史书上一个可悲的注脚,而是一名真正叱咤乾坤、手握风云的汉室天子!只是,没有人知道,当尘烟散尽,无数人沐浴在第三次汉朝

三国新天子by隐于深秋精彩试读

《三国新天子》第2章  刚穿越就搞外交?

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合格的撸瑟儿,在没女友、没票子也没房子的生活状态下,马子建那空虚寂\/寞冷的精神世界,自然而然地投放在了虚无缥缈的互联网。

而这项强大科技当中最让他感兴趣的,又是国人都难以自拔的一个历史时代。

那是一个群星荟萃的时代。

那是一个光华夺目的时代。

那是一个令无数男儿热血奔涌的时代。

那也是一个让晕晕众生心醉神迷的时代。

三万里山河,五千年华夏,没有哪一段光阴比它更丰富多彩,也没有任何一个时代,只要轻轻的一触碰,就会让人那般激情飞扬,难以自持……

然而,无论幻想了多少遍,神往了多少年,期待了几亿秒……马子建从未想过,自己会以汉献帝的身份穿越到这个时代。

原因实在太简单——这个时代的这位爷,假若有幸参加华夏历代帝王评选活动的话,绝对会毫无悬念一举拿下‘史上最郁闷皇帝’桂冠!

身为一国之君的汉献帝本该是万圣之躯,一言九鼎高高在上的,可他却生不逢时,长期受到强臣的挟持和压制,始终不能独立自主地行使皇权。

先是由董卓将他立为皇帝,既而劫为己用,开创了当时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先河。

这段时间,只有十一、二岁的他,天天在雍容豪华的宣室殿中担心随时会被士兵冲进来抓他出去砍了头,担心今天朝中的大臣到了明天就少了一半,担心自己的妃子们被人抢去奸yin……

好不容易熬到董卓身死,这位东汉末代皇帝又遭李傕、郭汜战火涂炭,彻底沦为三无皇帝(无实权、无皇宫、无吃穿),连基本温饱都得不到保障,尚书郎以下官员都要自己出城樵采,东汉末年凄惨的景象莫过于此。

后来曹操引兵平息暴乱,为安全起见把圣驾转移到了许都,献帝刘协本以为可以睡个安稳觉了,结果还是被劫为傀儡皇帝,受到曹操的摆布、欺压,如个牵线木偶一般在前台唱着一场独角戏,惶惶不可终日。

虽然这期间他也曾几次试图把位子摆正,希望能通过宫廷政变的方式扳倒曹操,不甘心以九尊之躯而受制于人——欲除心头病,拔去眼中钉,属于很有种的那类皇帝——但均以失败告终,差点连皇帝位子也没的坐。

直至曹丕篡夺皇权,逼他退位后,他这位郁闷的皇帝才终于退休,结束了窝囊悲催的帝皇生涯。

想起历史上这位汉献帝一生的悲催生涯,马子建已然欲哭无泪,只想赶紧逃离这个大殿,然后哭晕在厕所……

皇帝,莫要失了天家气度!可胖子却明摆着不想放过马子建,见马子建面露怯色,心头大为不满,当下羞恼重声提醒了一下。

马子建这时才将悲苦的情绪拉回现实,这时,不用等原本刘协记忆的复苏,他也已经知道,这位屠夫伯伯,就是如今贵为当朝太师、位于诸侯王之上的董卓,董仲颖!——那个历史上臭名昭彰的杀人魔王!

陛下,紫微岿然于星垣,万世不易,方有允执阙中,群星拱卫。

臣下奏事,天子亦当端坐如仪,为天下范。

另一人这时出前,温声言道。

刘协听到这话不由多看了一眼殿下之人,这人六旬左右,气度清矍,显然是位饱读诗书的大儒,但望着刘协的眼光中,却有种说不出的淡淡愁苦。

朕知道了。

刘协(马子建)摆了摆宽大的袖袍,一本正经回道。

这时原本身体的记忆已经开始苏醒,使得他非但知道了这个人的身份,更明白了这老人眼中那抹愁苦的由来。

这个人,名蔡邕,字伯喈。

是被董卓强硬征辟入朝的当世大家,当初征辟的时候,这老小子还想独善其身、托病不来,董卓不高兴了,就以武力威胁,蔡邕惧怕,只得就任。

不过,董卓这魔头也没亏待他,在三天的时间里三次给他升官,如今他身居属光禄勋的左中郎将。

蔡邕博学有才独步士林,曾正定儒家经本六经文字,丹刻于碑,立于太学门外,碑凡四十六块,便是著名的《熹平石经》。

据说石经立后,每天观看及摹写人坐的车,有一千多辆。

除经学大家之外,他更还是史学、书法、音律大家,在汉代上层士大夫阶层当中,享受着了不得的声誉。

当然,他被国人所熟知的原因,除了曾经听出友人弹琴透露出杀气以及抢出焦尾琴这两个故事之外。

最重要的原因,是因为他有个名动后世的女儿:蔡琰,蔡文姬。

至于他望向自己时那淡淡的愁苦,刘协用脚后跟都能想得出来。

这家伙原本就是饱受儒家思想侵害的老知识分子,自然不忍见汉家天子被董卓这边塞武夫如此欺凌。

然而,话说回来,刚才他那一番话确实很有水平。

表面上,他是替董卓刚才咆哮朝廷打掩护,但事实上,汉家皇室如今几乎已没什么遮羞布,全靠蔡邕这一句话从中转寰,才能自欺欺人维持着汉室的尊严。

事实上也如此,蔡邕一番话后,董卓明显怒火消减,只不轻不重哼了一声:让匈奴的使者进来。

来人共两名,一人看起来年长、约莫三十左右,而另一人却极为年轻。

二人上衣较短,袖口窄狭,衣襟掩于胸的右前方,腰束革带,下穿紧口长裤,足蹬短靴,带着少数民族独特逼人的剽悍粗野气息,披头散发步入銮殿,施礼自报家门:臣匈奴去卑、栾提豹,叩见大汉天子!

听到这两人说汉话,刘协的心一下落了一半。

毕竟穿越第一天就负责两族友好睦邻的外交大事,让他心情很有些小忐忑。

这要是因为没有翻译而耽误了事儿,被董太师给拖出去喀嚓了,那岂不是冤枉到家?

不过,既然已经认清当前的形势,刘协也没有自作主张,而是瞟了董卓一眼。

见董卓微眯着眼睛什么话也不说,他才正了正身形道:平身吧,此次两位远道而来,入朝觐见,足见右贤王一片赤诚之心,朕心甚慰。

得亏记忆复苏的及时,否则这一番文绉绉又不失大气的官话,身为居委会主任的马子建还真说不出来。

两人当即起身,但却飞快地叽里咕噜说了一阵匈奴话,最后那去卑回过头,大声说道:汉家天子,我们这次前来,不再是投诚,你们汉人最言而无信。

今日前来,我们来此只是求一合作!

一言既出,满殿皆惊。

所有大臣一个个义愤填膺,交头接耳起来,看起来随时会有人跳出来大声斥责这些目无天威的戎狄。

但惟独董胖子仍旧半眯着眼,一句话不说。

震于董魔王的yin威,那些惊呆了的大臣们,一时也没人敢当这出头鸟。

刘协心中默默叹了口气:这董胖子明显心情不好,憋着劲要看汉家天子的笑话啊!

无奈之下,刘协只得大脑急速开动,赶紧翻起前世记忆瞧攻略开外挂,分析起如今形势。

从这具身体当中的记忆得知,如今是东汉初平二年,也就是公元一九一年。

这一年的确发生发生了不少大事,但跟匈奴有关的,只有七月份匈奴右贤王于夫罗挟持张杨叛离袁绍、依附董卓一事。

如今正是七月份,刘协知道这显然是自己运气大爆、触发了历史事件。

不过,网上资料对于匈奴依附董卓一事记载只有寥寥一笔,中间任何攻略都没有提及。

由此看来,他只能现场发挥了。

同意去卑口中的合作,那是绝对不行的。

匈奴自从被汉朝打服之后,就分为了南北两部。

北匈奴远遁大漠,据说跑到西方与罗马帝国的北方,与那里的蛮族联合在一起,经过几代的努力,把罗马帝国给灭了。

欧洲从此进入中世纪,漫漫长夜一千年哪。

来到这里的这一支,是南匈奴的一部。

南匈奴自从被汉武大帝打服后,便只能装成孙子依附大汉王朝,被汉朝安置在河套地区,到如今已有几百时间。

这几百年,匈奴的单于那是落了架的凤凰不如鸡,只能被汉人奴役欺凌,就连他们的单于,也需要得到汉庭的认可,才敢号令匈奴各部。

去卑现在口中说要与汉朝合作,实际上就跟孙子起来要挑战爷爷无异,不说满大殿一脑门儿‘天朝上国’、‘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思想的大臣们,就说董胖子也不可能容忍,毕竟这个屠夫当初就是靠抗击羌胡造反起家的。

这个时候他不说话,估计就是在看刘协怎么处理这件事儿而已……

想清了这点,刘协从容一笑:朕想知道,你们要怎么一个合作法?

《三国新天子》第3章  肉食者鄙

陛下!……不待刘协说完,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就跳了出来,可半路上看到董卓猛然回头那凶怒的眼光,他,他竟然又跳了回去……

看到这一幕,刘协心中除了苦笑之外,也只能表示十分理解。

史载董卓暴行罄竹难书,是时,洛中贵戚室第相望,金帛财产,家家殷积。

卓纵放兵士,突其庐舍,yin掠妇女,剽虏资物,谓之搜牢。

人情崩恐,不保朝夕。

发展到后来,诸将有言语蹉跌,便戮于前。

就是说董卓手下的将领有说错话的,便被他当场杀掉,这种连自己人都不放过的残暴,怎么不搞的人人自危?至少,刘协自己是真的十分怕怕的。

去卑面见如此,粗蛮的脸上不由闪过一抹不屑的讥讽,大言不惭道:我匈奴勇士披坚执锐,屯驻于黎阳,为汉室那个……攘除奸凶,扬起汉室之威。

如此所为,就看天恩浩荡的汉室,会给我匈奴勇士怎样的回报了。

这一番话落,整个朝堂更是群议汹汹。

刘协不知道那些大臣在指天骂地愤慨着什么,但按照他的理解,去卑刚才的话,差不多就像前世掌握了核心技术的员工,要求当公司股东了。

既然有谈判,必然有个强势和弱势。

很明显,现在汉室处于相当的弱势地位。

如今整个大汉江山风雨飘摇、四方混战,想必这些脑子里也长肌肉的匈奴也看出了汉室暗弱、天纲难振的困局,更知道身为异族的他们此时归附朝廷,对于汉室来说是个相当不错的政治砝码,所以上来才摆出了漫天要价的姿态。

不仅如此,他口中的要求,其实已经不是简单的商议,更暗含一种威逼。

假如汉室今日不能给他们一个满意答复的话,他们还可能调转枪头,再度反叛汉室。

毕竟,对于这些戎狄来说,什么忠诚信义远比不过粮食刀枪更实在。

由此,这样的局面摆在面前,使得那些满朝大臣除了面露愤慨小声诅咒匈奴狼子野心之外,真正献策的却空无一人。

而就算是董屠夫,除了一双死鱼眼狠狠瞪向去卑和栾提豹之外,也无计可施。

毕竟,几月之前,他还刚被江东猛虎从洛阳赶回长安,甚至还想以嫁女儿的方式讨好孙坚,结果被孙坚骂得狗血淋头。

这样的大败亏输,已经容不得他可以对远离司隶地区的匈奴口出狂言。

可想不到,就在满朝大臣束手无策之时,端坐在龙椅上的刘协却微微一摆手,面色从容说道:既然你们这么不情不愿归附我大汉,那还是回去跟袁绍钻一个被窝儿吧……

陛下!

刘协一番话落,去卑还没来得及反驳,自家朝臣倒是有一人已经忍不住跳了出来。

刘协也做好了敷衍一番的准备,可想不到,这个面色涨红的家伙竟然……竟然半点都没有说匈奴依附之事,反而义正言辞说道:

陛下乃天下共主,一言一行皆为天下表率,朝堂之上乃公卿百官以帝威德怀远之所,陛下怎能出此粗鄙不堪之语?!

刘协当时差点忍不住捂头暗哭,这都是什么些什么极品?眼下匈奴依附大汉如此重要之事,你这狗屁太仆没一点主意,现在却逮住自己一点玩笑话出来指手画脚?要不是看在你这个家伙也是参与了刺杀董卓谋划的忠臣,我都恨不得开口让董屠夫一刀劈了你啊……

由此,刘协只能默默咽下胸头这口老血,努力装作一脸微笑的天家仪容,淡淡一挥手:鲁太仆,不要在意这个细节……

刘协以为这个插曲到这里就完了,毕竟,他无论怎么被董卓搓扁揉圆,总归明面上还是这个汉室的天子。

可想不到,这句话出口,就跟捅了马蜂窝一样,蔡邕、马日磾、淳于嘉、张温这些三公重卿一个个都跳了出来,言辞之愤慨,好像刘协真跟袁绍钻了一个被窝儿一样。

刘协这时差点被气笑了,当初他还以为汉室败皆是董卓祸乱之故。

现在看来,满朝一群这等不顾朝廷重局、反而对自己一句玩笑话锱铢必较的昏聩公卿,那汉室岂能不玩儿完?

当然,刘协不知道的,此时东汉时代,士大夫讲究的以‘仁德治天下’的儒家理念,君王若是贤明仁爱、垂拱而治,天下必然上行下效、江晏海清。

这种想法和做法,在古代民风淳朴简单的环境下,也有着它生存的条件。

由此,他们才会刘协一言一行那般不能容忍。

归结起来,这其实是现代开放思想与东汉时代经学思想的表面冲突。

然而,面对这些公卿高谈阔论、恨不得当场开一个批斗会,却半点看不到汉匈一事的情景,刘协面色不由转怒,重重一拍龙椅,叱喝道:肉食者鄙,未能远谋!

这句话出自《曹刿论战》一语,直言贬斥了位高禄厚的人目光短浅,不能作长远打算的意思。

刘协故意用这句古语也有自己一番道理:你们不是认为我说话粗鄙吗?那我就按照你们的意思来痛击回去!

可惜,刘协错了,他真的错了。

整个东汉就是这样的说话方式、这样的风气,满朝公卿哪个不是浸yin此道的高手?哪个不是辩论的好手?更有意思的是,东汉自从出过两次党锢之祸后,士大夫阶层对于能够直言不讳驳斥皇帝引为荣耀。

由此,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刘协已经被淹没在众人引经据典的口水当中。

这一刻,刘协大脑当中只想起一个人:诸葛卧龙。

想想人家,当初……不,以后是怎样舌辩群儒的?自己以前还以为《三国演义》中描写诸葛亮这一出有点泼妇骂街的污点,现在看来,一个时代就会有一个时代的处理问题方式,并且,读书少,穿越到哪里都会被欺负啊!

一炷香之后,刘协的脸红得已经像煮熟的虾子。

这一刻,他不知道自己该向谁求助,最后,鬼使神差地,他竟然望向了殿下的董屠夫……而更诡异的,是他从董卓那双死鱼眼中,看到了一抹幸灾乐祸的玩味笑意。

太师,今日之事,卿以为如何?刘协顾不上深思董卓那抹笑意到底有何深意,当下开口求助。

而就是这一番话出口,整个朝堂那些公卿虽然嘴上不说,但面上明显已是哀嚎遍野:汉室天子,竟然不听他们这些忠贞耿直大臣的劝谏,向那祸国乱民的董卓请教?!这简直在他们这些一心为汉的大臣心中,狠狠剔了一刀!

都给某家退下!幸好,董卓也竟然站出来帮衬刘协,出列咄咄望着那些公卿大臣,犹如看着一群狂吠待宰的狗,无不蔑视喝道:大堂之上,岂容你们这些公卿如此驳斥天子?你们让匈奴使臣如何看待我大汉?!

说这话时,董卓的右手已经按在了剑柄之上,目露杀机。

很显然,这些人当中只要有个愣头青敢出来向董卓吼上一句,必定被董卓一剑斩落脑袋!

看到这一幕,刘协没由来感到一阵心沉:眼前这一幕,简直就是一场闹剧。

边塞武夫仗剑威吓朝堂,满朝公卿口有千言却腹无一策,如此覆巢之下,他这枚小鹌鹑蛋以后怎么可能不沦落成史上最悲催皇帝?

心情沉重之下,对于去卑等人,刘协也失了穿越之后王霸之气一震、再震、狂震,令四方蛮夷臣服的心思,淡淡说道:回去告诉于夫罗,朕不计较他当初与张杨叛逆一同投效袁绍对抗我大汉之罪,也可以宽恕他率兵攻打我大汉度辽将军叛乱之罪。

只要今日尔等真心投效我大汉,为我大汉守好关东门户。

朕允诺,若有潜龙出渊之际,定然亲口册封于夫罗为匈奴单于,准予尔等回归南庭。

然而,刘协想不到,这一番话出口,其震撼效果更甚之前那句玩笑话。

右手按剑的董卓竟然突猛回头,恶狠狠的死鱼眼中瞬间迸射出骇人的凶光望向刘协。

刘协立时升起一种被猛兽盯住的冰寒之感,瘦弱的身躯在殿下董卓威猛凶厉的震慑下,不由瑟瑟发抖起来。

而殿下另一人当下跪伏在地,满面骇然,惊恐向刘协问道:陛下,如今关东战事稠溏、音讯早已断绝,不知陛下缘何知晓黎阳匈奴之事?此事,为何臣下一无所知?说罢这句,这人还心有余悸向董卓偷偷瞄上一眼,战栗不已。

刘协闻此人之言当即醒悟,这人是太尉赵谦,主掌军权要讯。

而自从董卓对洛阳实行焦土之策后,关中与关东交通断绝,满朝之人对关东局势更是一无所知,可自己竟开口道出了匈奴攻略黎阳之事,这怎能不让董卓及这些公卿惊异万分?

更甚至,这等事情一旦被董卓联想到天子与关东联军有所勾连……那后果,刘协简直不敢想象!

这一刻,他才深深感觉到前世那些狗屁三国小说都是扯淡!什么主角光环、王八之气,将猪脚写得仿佛无所不能,遇名将寥寥几句话就让人跪地拜伏,见良谋跟收大白菜一样揽入囊中。

尤其见到美女,更是连勾勾手指都不用,那些美女便竞相洗白白卧榻相候……

而更真实的汉末,是一部活生生且血淋淋的现实!

那些穿越成普通平民的家伙,最有可能的,是被西凉乱军砍了脑袋;穿越成有名将领的,会在满脑子攻略还来不及开挂的时候,便死在战场上;而穿越成文臣的,可能会在连当前派系都搞不清楚之时,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就如现在的刘协,仅仅因为无意说出了一句事先他根本不知错在哪里的话,便将自己涉身在万劫不复的边缘!

  • 发布时间:2021-02-23 15:33:42
  • 作者:隐于深秋
    小说名:三国新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