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上跳舞写的小说-永恒法则更新大结局

很多人都在搜火焰上跳舞写的小说,玄幻文类型小说《永恒法则》,夏炎陆琪形象被刻画得非常饱满,火焰上跳舞在故事中埋下大量伏笔,让夏炎陆琪变得鲜活有趣,人物有特点,尤其是主角夏炎陆琪,一起来看玄幻文小说《永恒法则》吧阴阳逆乱起苍黄,自古仙道是沧桑……  他说,仙途若有穷尽日,我以法则遮青天!  PS:新书场面设定宏大,喜欢热血淋酣畅漓的朋友们,加油顶起来。不好看就在书评区尽管骂,反正……我也听不见。

火焰上跳舞写的小说-永恒法则更新大结局

《永恒法则》第3章 挥师南下

这股特殊的气息,来的突然去的也快,仿佛一瞬间就消失不见。

再次定神时,夏炎的眼睛依旧是明亮深邃,众人感觉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可夏潇却非常清楚,这个小儿子隐藏的太深了,那明明是西皇经的气息。

司徒南大喝道:故弄玄虚,看我如何擒你!

满天枪影尽数泻下,他的身子随着长枪,一齐冲到了夏炎的身前,打算一击必杀!

夏炎笑了笑,乌黑的头发无风乱舞,身姿突然间高大起来,他挥出了自己的拳头,简单而又直接。

在这一刻,他整个身子变成了金黄色,宛如一块绝世神铁一般坚不可摧!

轰!

金色的拳头瞬间打碎了一柄长枪,然后是第二柄……随即纵身跃起,光芒闪耀,一腿扫过,那本体乌金长枪,发出一阵刺耳的声音,刹那间四分五裂!

怎么可能?

司徒南变了脸色,他怎么也不相信,一个人的拳头,怎么能崩碎乌金长枪,吓得他话都说不出来。

你……你……

我很好,谢谢。

夏炎鬼魅一般出现在了司徒南背后,就在司徒南奋力挥出一拳后,夏炎脚步一退,很自然的躲了过去。

尔后伸手,竟砰的一声,扣住他的手臂。

撒开!

司徒南奋力挣脱,可夏炎的手指,如五根铁条一般,牢不可破。

夏炎冷笑道:你真当我皇室无人不成?

单臂一挥,神力涌出,就像在抡稻草人一般,司徒南被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口鼻窜血!

就在司徒南还想挣扎时,夏炎一脚抬起,然后重重踏在他的小腹上,大力之下,差点把司徒南踩成两截!

司徒皓月大惊失色,道:混蛋,你……你住手!

什么?

夏炎眼神犀利如刀,瞬间锁定司徒皓月!

司徒皓月刹那间意识到自己失口,眼神一动,指着半死不活的司徒南,怒道:混账东西,你简直胆大包天,竟然敢对皇子动手,还不住手!

这老家伙反应倒是不慢。

夏炎笑道:司徒大人真是深明大义呀!

司徒皓月说道:都是老臣教子无方,让三皇子您受惊了。

受惊是假,司徒皓月怕夏炎弄死司徒南才是真的。

可夏炎是什么人,他要做的事,就连帝王都揣测不到,又岂是小小司徒皓月能揣测的。

夏炎抬起脚,对着众人说道:如果没有人反对,明日,我将率领大军挥师南下。

司徒南将军,修为高强,将作为我的副将一同前往。

说完后,夏炎穿上王远递来的黑袍,带着仆人渐渐远去,留下一干瞠目结舌的大臣。

深夜,心事重重的夏潇,将太傅传到书房。

关太傅,你可知道夏炎此举是什么意思,率兵为何要带上司徒南?

太傅摇了摇头,苦笑道:三皇子绝非常人,一般人很难读懂他的想法,我们还是静观其变吧。

夏潇点了点头,随即压低声音道:你可知他今日施展的力量是什么?

太傅闻言,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周围,小声说道:若是老臣没猜错的话,应该是大夏至宝——《西皇经》。

夏潇点了点头,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后,更加觉得匪夷所思。

西皇经乃是一部奇书,传说某个时代,神灵因它太过逆天,才将其分开,可纵使寥寥数页,也足以改天换地。

虽然传言离谱,可也充分说明了这经书的强大。

大夏王朝祖上,遗留《西皇经》残卷,可不知需要达到什么要求,一直无人能参透。

纵使是武学奇才的大皇子,也是闭关多年,无法堪破。

久而久之,也就无人关注了。

如今它却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形式被展现了出来。

夏炎今日施展的力量,同书上记载相仿,着实把夏潇吓了一跳。

夏潇说道:太傅多次跟我提起三皇子非同一般我还不信,如今看来,我确实目光短浅了。

我觉得我得去见他一下。

太傅赶紧拦住了夏潇,摇头道:主上现在去不是时机,不若等他凯旋归来,顺便嘉奖,也显得您公正无私。

夏潇点了点头,道:那就依你。

我真希望他凯旋归来,给我解答所有谜底……西皇经呐,沉寂了多少岁月,这个小儿子真让我吃惊,我大夏传承有望了!

关太傅是见他如此激动,实在不忍心打击他,也就没提同夏炎之间的约定。

就在帝王欢庆的时候,司徒家族却是百思不得其解。

司徒皓月围着庭院转了无数圈,也不明白这个夏炎到底是什么意思。

既然不想让司徒家掌握兵权,可为何还要让司徒南做副将。

司徒南到底是命泉境界的修士,伤势已经恢复的差不多,说道:父亲,不论他什么意思,只要我能拿到兵权,一定能治皇室于死地。

司徒皓月点了点头,道:南方蛮夷早就同我们达成共识,一起推翻大夏王朝。

那里大多是我们的军队,此次只要有机会,你要生擒夏炎,逼帝王就范。

实在迫不得已之,就杀了他,这家伙让我浑身不自在!

司徒南点了点头,说道:我会的。

就在司徒家族图谋不轨时,王远作为夏炎最忠实的仆人,毫无意外的出现在夏炎的书房。

夏炎手持兵符,目光如电,说道:王远,从今日起,你便是我的侍卫,明日随我南下。

遵命!

虽然不明白夏炎到底想做什么,可王远素来只知道效忠。

司徒家族勾结蛮夷,意图谋反,难道我真的猜不到么?我便替父皇彻底消除这个隐患!

次日,十万大军,随着夏炎浩浩荡荡的远去,司徒南和王远,一左一右,头戴盔甲,英气十足。

所有人都摇头,称十万大军太少了,南方蛮夷人数最起码也在二十万左右,可夏炎只是信心满满的笑笑,说十万大军足够稳固大夏。

司徒家当然最为开心,南方城池,一直都是司徒家掌管,只要夏炎的十万大军同蛮夷交手。

司徒家便打着帮助皇室的名义,派兵增援。

覆灭十万大军,生擒夏炎,一起杀回帝都,推翻大夏王朝指日可待!

三日后,大军到达南方边缘境地,夏炎一挥手臂,准备休息两日,然后准备一举拿下整个蛮夷部落。

司徒南一路上恭谨有加,对夏炎百般尊敬,可实则心怀鬼胎,无时无刻不想找机会做掉他!

如今大军南下,司徒南终于等到了好时机。

夜深人静时,飞鸽传书,打算同蛮夷汇合。

杀夏炎个措手不及,然后同司徒家大军汇合,一起回帝都,杀帝王个措手不及。

多好的计谋!

虽然不明白夏炎为何会任命司徒南做副将,可他的初衷不变,势必要推翻王朝,改写帝王篇!

篝火,营帐,军队在丛林间驻扎,八方统领跟在夏炎身后。

王远,大军到了何方,蛮夷可有消息?

夏炎问道。

王远说道:启禀元帅,蛮夷已经有所察觉,开始向北方聚集。

夏炎点了点头,随即转身看着司徒南,问道:司徒将军,您怎么看?

司徒南笑了笑,说道:蛮夷号称二十万大军,只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怎抵得上帝王的精锐部队。

夏炎微微一笑,道:你的意思是,我们足以一举拿下他们?

司徒南奉承道:按照您的能力,足够了。

嗯好。

夏炎点了点头。

随即他突然转身,对着众人命令道:来人,把司徒将军保护好了,双方交战,万不能让司徒将军有所伤害。

王远明白夏炎的意思,率领四方统领,将司徒南给围了起来。

司徒南顿时惊道:元帅,您这是什么意思。

夏炎笑道:没什么意思,外界一直传言司徒家同皇室不合,若是你有所伤害,难免会有人说我假公济私,我不想遭人口舌而已。

司徒南听闻这话,感觉到不妙,尤其是看到夏炎那似笑非笑的眼神。

怎么会,我身为副将,哪有不随兵打仗的道理,您多虑了。

司徒南诚恳的说道。

夏炎逼视司徒南的眼睛,冷笑道:哦?是我多虑了么?

南方城池,多数为司徒家军队,若是双方交战,蛮夷绝对不会被歼灭,反倒会同司徒家沆瀣一气,一起对付大夏。

难道这点小小的阴谋,夏炎还会察觉不到?

司徒南看着夏炎的眼睛,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寒意,一时竟不敢开口。

夏炎转过头,对着王远命令道:飞鸽传书回帝都,说司徒南将军身子突然不适,暂时无法率兵打仗。

部下们皆不明所以,但还是执行了夏炎的命令,将司徒南软禁了起来。

元帅,您……您不能这么做,我到底犯了什么错,这难免会动摇军心啊!

司徒南急了,南方司徒大军已经蓄势待发,只待夏炎同蛮夷交手。

可如今他却被软禁,消息还大张旗鼓的传回帝都,司徒皓月肯定不会不管他的性命,那么一切准备都泡汤了。

夏炎面色波澜不惊,道:军心动不动摇是我的事,就不劳烦你操心了。

来人,时刻保护着司徒将军,寸步不离!

四方统领喊道:遵命!

南方蛮夷攻城略地,若是没有人暗中支持,怎么可能会猖獗的不可一世。

而这南方,又是司徒家重兵把守。

夏炎乃何许人也,心思缜密的无以复加。

司徒南嘴唇哆嗦,想要撤退已经来不及,夏炎已经限制了他的自由。

到现在,他才完全明白,原来这个副将,就是他夏炎一个人质而已。

夏炎手持一把乌黑大弓,一跃而起,站在一座山峰上,眺望望着远处连绵不断的群山,面容冷峻,黑袍哗啦啦作响。

四方统领听令,子时一过,立刻率大军直接进军城池部落,直捣黄龙。

王远意识到了什么,突然说道:皇子您要去哪,请带上小人!

夏炎微微一笑,随即身子几个跃起,金光一闪,眨眼间消失在了夜色下!

《永恒法则》第4章 显威

与此同时,南方蛮夷部落的首领,载歌载舞,推杯换盏,通宵达旦,还在热闹欢庆。

成千上百的营帐,散乱的布置着,兵器盔甲胡乱丢弃,戒备松懈。

首领,听说三皇子夏炎,已经率领十万大军朝着我们进军了,我们是不是……

首领虎目睁大,魁梧挺拔,喝了一碗酒,看着周围的部下,哈哈大笑,挥手道:大可不用,司徒家已经向传达信息,夏炎此次不过十万大军,只是在虚张声势而已,他不敢过来!

那至少我们也应该准备一下吧。

部下小声的说道,他觉得首领太过于大意。

准备是要的,我早已安排好,等到夏炎大军来到,我们便放兵出去。

司徒家会打着保护增援的旗号派兵,从后方包抄,一起拿下夏炎,推翻大夏指日可待。

首领还是要小心一点为妙,我听说这个三皇子从来没露过面,非常神秘。

有位手下,十分谨慎。

首领不以为然,冷笑道:不过一个小小皇子而已,他哪里懂得行军打仗。

只要他敢来,我立刻就能覆灭他们!

首领狂妄自大,根本就不是将相之才,一直以来不过是司徒家扶持的傀儡而已。

他一直简单的认为,皇室兵权逐渐被司徒家蚕食,如今帝王又远在千里之外,联合司徒家,共同推翻大夏乃是信手拈来,这夏炎根本不堪一击,只是砧板之肉。

就在首领信心满满的交代的时候,一位部下慌慌张张的从远处跑了过来。

不……不好了……帝都军队开始行动了!

首领呵斥道:你慌什么,行动就行动,有什么好怕的!

他最不愿意看到手下这样慌慌张张,没有个沉稳的样子。

首领不怕,不代表下人不怕。

毕竟人的名树的影,夏潇身为帝王,法力冠觉大夏,令人不得不担心,况且此次还是皇子亲自率兵,显然要动真格的。

下人面色发白,结巴的说道:帝都的军队,朝着我们而来,已在……在十里之外!

首领笑道:我还怕他不来呢,再多大军有我们多吗?你先去会会他。

那下人快要哭出来了,说道:我……我不敢。

啪!

首领直接扇了他一个耳光,怒道:废物!不就是一个夏炎吗,他能翻出多大的浪!我动动手指头就能杀他一万次。

哦?是吗?我有点不信。

这时,呼啸的夜风中夹杂着一道冷冽的声音,自远处的高峰上,突然传了过来。

顺势看去,只见一位身披黑袍的年轻人,手持一把乌黑大弓,英姿飒爽,站立在高峰之巅,衣衫被风吹的猎猎作响!

深夜来此,想必来者不善。

首领瞬间皱眉,站起来,望着山峰喊道:你是什么人?

夏炎看着他,平静的说道:我就是你口中能杀一万次的那个人。

首领大吃一惊,道:夏炎!

周围部下闻言,赶紧聚拢过来,手持兵器,蓄势待发!

夏炎微微一笑,道:幸会了。

首领神色缓和过来,见到他只身一人,便不以为意的笑道:夏炎,你胆子还真够大的,只身一人也敢闯我营帐!

大夏王朝,数百年来风调雨顺。

帝王爱民如子,每个人安居乐业,为何唯独你不安分守己?

夏炎站在山峰上,声音从上空传下,像是在质问他。

首领冷笑道:安分守己?古往今来,有哪个帝王的天下,是安分守己得来的?

夏炎冷笑道:你认为,凭你们一群乌合之众,就能推翻我大夏数百年基业?

首领讽刺道:你少在这危言耸听,如今皇室已经被司徒家蚕食,你不过一个纸老虎罢了,还有什么资格趾高气昂,识相的赶紧投降吧。

夏炎笑道:你为何这样笃定司徒家会成功?他的所做作为帝王早就看清,你最好做出正确的选择!

首领听闻这话,仿佛听到了笑话一般,突然仰天大笑,狂妄道:真不知羞耻,以为三言两语就能骗过我了么?要该做出选择的是你,大夏的气数已经尽了,必将被我们取代!

若论取代,也不是一群阿狗阿猫能做到的!

首领怒道:你找死!

说完,他提起兵器,开始向前走去。

每走一步,身子上的光芒便耀一分,脚下岩石崩裂,想必也是个修为不错的修士。

夏炎平静道:你果真毫无悔改之意吗?

一位部下手持银枪,大步向前,厉声喊道:大夏气数已尽,我们乃是顺应天意,小小皇子也敢在我们领地猖狂!看我如何拿下你!

嗖!

夏炎二话没说,直接弯弓搭箭,一支箭羽,从山峰上极速冲来。

哼!雕虫小技!

那部下不以为意,旋转兵器试图拦下箭羽。

噗!

令人吃惊的是,那看似朴实无华的箭羽,竟然将长枪断成两截,瞬间洞穿那人头颅,箭尾完全没入地面。

首领大惊,随即怒道:夏炎,你大胆,竟敢在我面前动手!

夏炎手持大弓,冷笑道:在你面前?真是笑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我一声令下,天下将没有你容身之处!

首领气的勃然大怒,眉头深皱,一股不弱的灵力猛然从丹田绽放出来,四周鸟兽飞起,惊恐逃窜。

混账,死到临头你还如此狂妄!

嗖!

第二支箭羽自山峰上冲来,带起一串金光,宛如黑夜中一颗流星划过。

首领不以为意,双臂一展,胸口冲出三把宝剑,光芒闪耀,纵横交错,一齐朝着箭羽冲了过去!

轰!

双方一接触,本来朴实无华的箭羽,突然浮现出一层金光,好似化腐朽为神奇。

两股力量相遇,气浪猛然席卷开来,波及到远方一座山峰,整座山头都被在摇晃!

箭羽势如破竹,直接崩碎了面前那三把兵器,首领的身子一震,一口鲜血吐了出来,脚步蹬蹬后退五步,脸色大变!

这是什么力量?

夏炎没有回答,冷漠的将第三根箭羽搭在了大弓上,他的气息慢慢变冷,《西皇经》的力量逐渐展现出来。

夏炎,这是我的部落,难道你能同我二十万大军抗衡吗?

夏炎面容冷峻,黑发如瀑,拉弓成满月,说道:我的确抗衡不了,但我只要杀了你,就够了!

嗖!

一道绚丽的光线,从遥远的山峰上射来,古老而又神秘的气息,灌注在箭羽上,令它竟有了生命一样!

首领大为震撼,他突然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锁定住,在这一刻,竟然升起一种难以抗衡的念头。

拦下他,快拦下他!

首领一边大叫,放弃了硬拼的念头,赶紧远遁。

士兵们毕竟是凡人,不像首领一样修炼法术,短时间根本难以抵挡,任凭箭羽穿梭,收割了无数条性命后,箭羽仍旧直奔首领而去。

首领怒道:夏炎,若是你杀我,必将会遭到不休的报复,你要想清楚!

数十把兵器被他祭出,试图拦下那支箭羽,他的身子极速后退。

可是灌注了西皇经力量的箭羽,宛如至坚神铁,根本无法抵挡。

刹那间将所有兵器化为碎片,箭羽势如破竹,一往直前!

啊,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眼见箭羽急速飞来,首领慌不择言,脸色煞白,惊恐道:三皇子,我知错了,我愿意归顺……

已经晚了!

轰隆隆——

金色的箭羽金水浇灌,力拔山河而来,像一条金龙,洞穿了首领的头颅。

到死的时候,他瞪着大眼,脸上仍旧是难以置信的表情。

西皇经乃东荒奇书,夏炎一旦施展开来,便不打算留活口!

整个蛮夷部落顿时哗然,甚至有些士兵们还未了解发生了什么时,一阵山呼海的声音便从远处传来。

杀——

帝都十万大军,已经浩浩荡荡的杀了过来,王远一马当先。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如今夏炎只身一人,射杀部落首领,更是让士兵们乱成一团,何谈作战。

夏炎背起大弓,说道:剩下的,交给你们了。

战斗打响了,司徒家的军队并没有动静,即便司徒皓月急得抓耳挠腮,却还是顾忌司徒南的性命,任凭多年的计划,付诸东流。

司徒皓月痛心疾首,望月长啸:卑鄙啊!太卑鄙了啊!

与此同时,夏炎坐在营帐之内,沏一壶清茶,慢慢品味。

大有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意境。

三日后,帝都不出意外的取得胜利,南方蛮夷开始丢弃城池,狼狈逃窜,不过一群乌合之众。

此时,夏炎又突然下了一道命令,留下蛮夷性命,穷寇莫追。

王远和近卫统领皆不明所以,问道:三皇子这是为何这剩下的内贼寇,我们很容易就能除掉。

夏炎泯了一口茶,说道:尽数消灭,不若留给司徒家做贺礼。

传令下去,司徒家剿灭蛮夷有功,应当大为嘉奖,消息一定要通知四面八方!

许多心思缜密的部下,这才瞬间惊醒,感觉心里发凉。

这个三皇子做事简直滴水不漏,环环相扣,非常可怕。

司徒南心力交瘁,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道:多谢……元帅!

夏炎冷冷一笑:不客气。

凯旋之际,帝都城内已是锣鼓喧天,无数子民出门相迎,大夏王朝更是为此大赦天下。

一时间,凯旋的消息瞬间传遍燕国,而司徒家因为剿灭蛮夷有功,更是受到了巨大的奖赏。

只是在凯旋的当晚,司徒府内传出了一则消息,戎马一生的司徒元帅,呕血三升,卧病在床,再也难以站起来。

好好好!

听闻小儿子的事迹后,夏潇激动的浑身颤抖,一连说了三个好。

太傅大人笑道:三皇子这招借刀杀人简直高明,司徒家这下别说是谋反,应付剩余的蛮夷,就是足够他头疼的了。

谁也没想到,一个令皇室百般头疼的家族,朝夕间竟被夏炎解决,手段简直让人不可思议。

在这一刻,三皇子夏炎的名字,扶摇直上九万里,燕国无人不晓。

在帝王夏潇心里的分量,非常重!

夏潇激动的说道:我必须要见一下我的孩儿,来人,去请……哦不,还是我亲自去见他!

皇室出了一个百年不遇的妖孽,帝王异常兴奋。

燕国虽然疆域不大,可在乱世中,也是需要有能力的人来统领。

可就在他还没迈出门时,没作停歇,风尘仆仆的夏炎,便推开书房的门,走了进来。

夏炎笑道:父皇,儿臣有礼了。

好,好!免礼免礼!

夏潇拍拍夏炎的肩膀,异常兴奋,越看这个小儿子越顺眼,不骄不躁,高深莫测!

夏潇说道:炎儿,明日我便在朝堂之上好好嘉奖你,说吧,你想要什么?父皇都答应你!

太子太傅在一旁微笑。

夏炎却摇了摇头,说道:嘉奖不嘉奖的以后再说,我觉得这件事还没算完。

太傅收起了笑容,夏潇也是一愣,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可他们知道夏炎,绝不是无的放矢之人。

太傅皱眉问道:三皇子何出此言?

司徒家兵权日子壮大,有谋反之心是真。

可我总觉他们背后还有什么人在推波助澜,不然,我觉得他做不到这么有恃无恐。

夏炎这样说道。

夏潇面色凝重,问道:那你的意思是?

司徒皓月若是真的觊觎王位,不可能会对司徒南的性命如此看重,我觉得他背后肯定有人在煽风点火。

他对司徒皓月的性格很了解,一路而来,一直都在思考这个问题。

并且,出征前,夏炎秘密调查过近几日司徒皓月的动向,奇怪的发现司徒府有一些可疑之人出入。

夏潇深深皱起眉头,眼中杀气弥漫,道:那便将他挖出来,对司徒家下不去手,对外人,我可没那么多顾忌!

斩钉截铁,帝王之威毕露无疑!

听您这么说,我觉得您真是老当益壮!

夏炎一笑,转身消失在了黑夜里,徒留听不懂夏炎言外之意的二人,相顾无言。

  • 发布时间:2021-02-23 15:38:43
  • 作者:火焰上跳舞
    小说名:永恒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