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天宝郭千荷结局是什么-魔主焚天免费阅读全文

玄幻文小说《魔主焚天》的主角是王天宝郭千荷,该小说展现了丰富的故事情节,特别是人物情感刻画细致,看过后就很难从中抽离,小编推荐这部小说主要是因为故事主角王天宝郭千荷,人物动线和细节作者白面书生把控的都很好,非常值得一看,一起来看玄幻文小说《魔主焚天》吧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他一两银子从街上买回的杀猪刀,竟然是万年前失落的神兵,从此走上血雨腥风的道路。看他如何成为一界魔主,屠戮众人,杀上天界............

王天宝郭千荷结局是什么-魔主焚天免费阅读全文

《魔主焚天》第1章 杀猪杀个妖

天古时期,东土大陆,洛水城东郊有一屠夫,名叫王天宝。

他本是一个孤儿,年幼被拾荒老人收留,老人去世,又被城郊屠户收留。

自十一岁起,便开始干起杀猪宰羊、屠狗诛牛的营生。

转眼之间,十年又去,天宝已长大成人,体魄强健、力大无比,一个人杀得一头牛不需帮手,老板娘甚是欢喜。

家里有这么一个能干的劳力,可以节省许多工钱;何况王天宝自幼生活在屠户家中,只需一日三餐,对薪水没有过高的要求。

老板娘高兴了便赏几个小钱,足矣。

可惜天宝英气逼人的外貌被糟乱的头发弄的甚是邋遢,满身的血渍与污秽,如同要饭的一般。

他总是将一把断裂的杀猪刀插在腰间,威风凛凛的斜靠在肉铺门口的柱子上,嘴里叼着一根柴火堆里捡来的稻草。

每次老板娘都笑着骂他,你一个杀猪的,还想当行侠仗义的武者,别做梦了。

赶紧去把后面的大肠给煮了,晚上我要吃烧大肠。

每个少年都有伟大的梦想。

他也有,他想变得有钱,变得强大,无所不能,无所不有。

他想有一个自己的房子,就不用天天住在柴房;他想娶一个漂亮又贤惠的老婆,这样顿顿就可以吃上热饭;他想去学艺,做一个行侠仗义的江湖英雄,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他想,成为高手,去参加飘香大会,夺得头甲,然后回来娶了李员外家的小姐,他想了所有年轻人都有过的梦想。

可是,他只是一个伙计,一个屠夫,一个薪水都不够买一身新衣服的屠夫。

从小时候人们口中的小瘪三,长成了一个身怀杀技的屠夫。

一个连趁手的杀猪刀都没有的屠夫。

每天五更刚过,他就要从柴房里出来磨刀,然后将一天所需卖的各种肉身屠宰。

放血,去毛,开膛破肚,处理下水,将肉一扇一扇地挂在木架上。

天还未亮,月依然明,星依然稀。

睡眼惺忪的王天宝,走到猪圈将那头五花大绑的野猪给拖了出来,这是附近的猎户打来的野猪,凶猛异常,所以被捆的相当结实。

别人杀猪,都是用杀猪刀从勃颈处往猪的心窝里捅。

但是,天宝的杀猪刀不能那样使用,好像是一把断裂的砍刀,断口宽而整齐,不适合捅杀,他每次都是仗着自己力气大,直接将牲畜的头颅整个剁下,倒也省事。

不用整日听那些牲畜放血时的哀鸣与嚎叫,干脆利落。

这样做就是太脏,血液喷的到处都是,因此没少被老板娘骂。

这头野猪强壮的有些离谱,都赶上老黄牛了,褐色的棕毛如钢针一般,两个猪耳朵比老板娘用的扇子都大。

将它从圈里拖出来,着实费了一番功夫,好容易将野猪拖到青石板上,他没有二话,机械地举刀便剁。

野猪一般性情都比较残暴,发起怒来,连山里的野狼都要退避。

但这头野猪被捆的十分结实,几番挣扎却是徒劳。

眼见王天宝的屠刀就要落下,它眼睛看向断刀,一股寒气直逼心肺,小哥,饶命啊!

迷迷糊糊的天宝听到有人说话,稍微愣了一下神,四周看看院子,并没有人,木楼上的灯光还未亮,老板娘和老板的酣睡声,一高一低混合着周围的虫鸣,仿佛悦耳的彩铃。

没有人,看来自己还没睡醒出现幻觉了吧。

他举刀又砍。

小哥,小哥,是我啊,我是猪啊!

咕咚!王天宝吓的后退了几步,一下撞倒了旁边的木架。

这次他听的真切,也看的真切,是青石板上的野猪开口说话了。

野猪的眼睛非常亮,不是凶狠,而是恐惧,它浑身颤抖,恐惧地看着一旁呆傻地王天宝,小哥,我是山里的猪妖,只因贪吃,碰上高人,被打回了原形,又被猎人捉了回来,只要你放了我,他日定当厚报!

受到惊吓的天宝,过了好久才反应过来,慢慢地踱了过来,拿着断刀壮起胆子,好你个猪妖,竟敢吓唬小爷我。

说完,就用刀背去拍石板上的猪脑袋。

猪妖十分惧怕天宝手中的杀猪刀,浑身不住地颤抖。

一时间,王天宝心中也拿不定主意。

这些年,不管是什么畜生,在他这里,都是手起刀落,根本不拖地带水。

偶尔碰上怀.孕的母畜,他倒会手下留情。

小哥,你放了我吧,求你了。

野猪又开头求饶。

见到猪妖怕他,天宝的胆子倒是大了起来,大大咧咧地坐到青石板上,而且手中的杀猪刀非常配合地拍打着猪妖,放了你我可以得到什么好处,你先说来听听。

我在清风山,那里是我的地盘,山里的任何猎物你想要什么我给你什么。

包你几年之后开一个比这大几倍的肉铺,然后你自己当老板,怎么样?猪妖开出的这个条件,确实优越,对一般的小工来说,没有比自己当老板更具诱惑力的了。

额,我不想当老板。

王天宝摇摇头说,你们妖怪是不是都法力无边,武功高强,我放了你,你能让我成为高手吗?我不想一辈子只做一个屠夫,我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猪妖想了想,小哥,你听我说,其实做个普通人挺好的。

我们山中的妖,修炼那么多年,不还是想变成人,想融入到人类的生活当中吗?等你真正脱离了普通人的生活,回过头看看,你会发现你目前的平淡才是生活的真谛。

哎呀,你个猪头居然还跟我讲起了道理。

天宝拿起刀背照猪脑袋就拍了下去。

别,别,小哥,你要是真想成为一名武者,我倒是可以帮你。

但你要想清楚,这个世界是强者为尊,弱肉强食,越往上走,竞争就越残酷,我怕有一天会害了你的性命。

猪妖诚恳地说道。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周边的雄鸡争先恐后地叫了起来,天色逐渐发亮。

王天宝用刀挑断了猪妖身上的绳索,念你修行不易,赶紧走吧,别被人看见了。

没有绳子的捆绑,猪妖咕噜一声就石板上站了起来,小哥心善,日后定有福报。

咱们来日方长。

别说那么多好听的,有什么好事,以后一定要想着我。

天宝打开大门,趁着天色朦胧,将猪妖放走了。

果然是成了精的生物,虽说还是原形,但跑起来虎虎生风,转眼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老板娘,老板娘,不好了,野猪跑了!天宝返回到院子里,大声地叫嚷道。

不多时,楼上传来老板娘的叫骂声,你个狗东西,大呼小叫地干什么。

老板娘披着小褂,推开木窗,探出身子,大红的肚兜让人浮想联翩。

老板娘,不好了,我刚才起来杀猪,昨天猎户送来的野猪挣脱绳子逃走了!天宝站在院子里,仰望着老板娘的春色。

闻听此言,老板娘大怒,蠢货,吃饭那么多,连个猪都看不住,老娘白养你了。

今天不许你吃早饭。

说罢,她愤然地关上窗子。

放走猪妖,该干的活还要干,他抓紧时间将今天所需的肉品,全部屠宰完毕,又赶紧烧火做饭。

伺候完老板一家吃喝完毕,也就没事了。

老板是个小男人,小肚鸡肠,生怕天宝会捣鬼,所以卖肉、收钱的时候是不让天宝插手的。

一切准备完毕,他又将断刀插在腰间,依靠在店铺旁边的柱子上,做着自己的梦。

今日从门前过的人特别多,除了城内城外出来买卖的居民,还有许多行走江湖的各路人士,络绎不绝地往洛水城赶去。

或许在普通人面前,天宝一身的霸气可以装上一装,但是和真正的武者比起来就差远了。

听说了没有,今年的飘香盛会,彩头可不一般啊!

什么彩头?

飘香盛会前三名不但依次获得奇宝,还可以入选护国武士,那可是要进宫封爵的。

几名武者打扮的人说着话,兴冲冲地朝洛水城走去。

洛水城无双楼的楼主郭千荷每年都会拿出奇珍异宝,吸引各处武者进行比武。

没有人知道她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或许只是无聊,想看表演吧。

老板娘,我去城里看看热闹,中午就不回来吃饭了。

天宝这会没事,跟随着人群进入洛水城,打算看看飘香大会的盛况,开开眼界。

老板娘翻起白眼,你小子做梦还真做上瘾了,那飘香盛会也是你这小瘪三能参加的?

嘿嘿,我就是去凑凑热闹。

天宝自嘲地摇着头,就去凑凑热闹。

燕国的几个大的城镇,除了京城之后,就属洛水城最为繁华,今日飘香盛会开幕,更是热闹非凡,无数想要一睹盛会精彩的平民、武者全都聚集了到了洛水城中央的巨大广场。

此时,广场之上已是人山人海,有脸有头有身份的全都可以到两边的看台上观看,正面的高台上是盛会主办方无双楼以及各大名门望族的位置。

王天宝挤在人流中,翘首以盼。

场中,已经有各界高手正在报名。

真正的对决,还要过几天才能看到。

突然,人群中一顿骚乱。

哪来的疯狗,快跑啊!拥挤的人群潮水般地各自散去,叫骂声、哭喊声顿时响彻整个比武场,左右看台上的高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纷纷拔出兵器严阵以待。

何人胆敢捣乱飘香盛会!一名身穿盔甲骑着牛头兽的皇族将军,带着一队士兵前来探查情况。

不知道谁家的十几条疯狗闯入了人群,狗眼红似血,见人就是撕咬,看上去像是中毒或者是得病发狂的症状,惊的人群四散奔逃。

天宝被人挤的昏头脑涨的,迷糊了半天,正撞上正在发狂的疯狗,他下意识地抽出腰间的半截断刀,发起狠来,十年的杀生生涯让他浑身散发着浓重的血腥味与杀气,疯狗虽疯,但是天宝手下宰杀过的猪狗牛羊不计其数。

屠夫与屠刀的彪悍之气,在畜生面前展现的淋漓尽致。

《魔主焚天》第2章 妖刀认主

疯狗看到他,呲着牙竟然不敢近前。

只见天宝挥起断刀,上前一步,手起刀落,狗头瞬间就轱辘出去很远,血溅当场。

转眼间十几条疯狗被王天宝和官兵杀的干干净净。

现场秩序又恢复如初。

没有人注意到这屠狗的过程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大家继续看热闹。

不过,这一切被主看台上的无双楼楼主郭千荷看的真切。

疯狗见到王天宝,被他一身血腥之气所震慑,更如凡人遇天神,除了等待发落,再无其他。

引起郭千荷注意的不是王天宝,而是他手中的残破的杀猪刀。

那就是一把普通的杀猪刀,而且连真正意义上的杀猪刀不都算。

天宝屠狗的这一过程,引起另外一人注意的是,比武场远处的茶楼之上。

倚窗而坐,慢慢品茶的是洛水城富甲一方的李员外。

这老头也是借飘香盛会之机,前来凑个热闹,开开眼界。

恰巧遇见骚乱,天宝屠狗那一幕。

他认得天宝,知道他是城郊肉铺的小伙计。

天宝挥舞残破断刀的瞬间,看在李员外的眼里,让他想起了传说中的一把神兵——天龙刀。

这是一把传说中的妖刀,嗜血成性,甚至可以控制主人的心智,令主人坠入魔道,为刀所控,屠戮杀伐。

不过,瞧到天宝的打扮,李员外微微摇头,此等神兵,遗失已经近万年,怎么可能会出现在一个屠夫打扮的人手中呢?肯定是自己想多了。

屠狗之后的天宝,将杀猪刀重新插回腰间。

但他的刀仿佛有了生命,仿佛刀里隐藏了一个生灵,在强烈地呼唤,躁动不安。

那名耀武扬威的皇族将领,见疯狗被屠毙,端坐于牛头兽之上,扫了一眼旁边的天宝,见他一身屠户打扮,嘴角轻哼一声,催动坐骑,就要离去。

天宝看着威猛的牛头兽,羡慕的不得了。

这种凶猛的坐骑,都是大山深处成了精的猛兽,被高手击败驯化,逐渐混为人类的坐骑。

他也梦想着有一天能有一头属于自己的坐骑,威风凛凛地在洛水城里走动,那该是多么的威武啊。

疯狗小插曲并不能浇灭人们对飘香盛会的热情。

参赛者与围观者瞬间又将现场围的水泄不通,熙熙攘攘的人群,挤都不挤不动。

皇族将军根本不管这些,牛头兽横冲直撞,大摇大摆地朝比武场中走去。

来不及躲避的人群纷纷被撞到在地,爬的慢一点,就被牛头兽踩断了胳膊腿。

兽头摆动,不断有人被撞飞了出去。

人群的慌乱和惨叫声比疯狗闯入时更甚。

这一幕引来其他围观者的大笑,只要不是自己受伤,其他的事情都是有看头的笑料。

这样的情景,更让牛头兽背上的将军觉得倍儿爽。

站住!王天宝在身后大吼一声,等着一声喊出来之后,他自己也愣在了当场。

他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去管这样的闲事。

不过看着四周异样的眼光,和皇族将军惊愕愤怒的眼神,他的背又挺了挺。

你身为皇家官差,本应守土安民,为什么可以纵容骑乘伤害无辜?王天宝义正言辞,把将军质问的当场愣住。

几名士兵拿着武器将天宝围在中间,牛头兽上的将军鄙夷的骂道,你个小瘪三,竟敢管老子的闲事,找死!

你来这里就是维护秩序,现在却践踏无辜,比疯狗都不如。

天宝愤然道。

好,好你个不知好歹的小瘪三!现场的士兵要出手拿下天宝,但被将军制止了,你们都别动,正好我的牛头兽该进食了,现在让你知道管闲事的下场。

牛头兽已经通灵,可以领回主人的意愿。

发出一声震天吼声,直扑天宝,一股腥臭的恶风铺面而来。

天宝哪里经历过这种场面,顿时往后退去。

待他站稳脚跟,手里握住腰中的杀猪刀,心中豪气立时上涌。

他不想做凡人,他想成为英雄,所以,他不能再平庸,腹中豪气油然而生。

横刀立定,不在有半分退缩。

且慢!主看台上的郭千荷,看到这一幕出声制止,吴将军,您大人海量,奈何与一介平民见识,实在有损您的威名。

皇族将军听了郭千荷的话,又是冷哼一声,根本没将她放在眼里,催动牛头兽欲将天宝置于死地。

这头牛头兽身形数丈,头上的犄角坚硬如铁,带着风声就扑了过来,这要是被它撞上,就会被穿葫芦一样,挑破肚皮,死于非命。

天宝不敢大意,迈步躲过牛头兽的头,挥起刀如同杀猪一般,想要将牛头兽的脑袋给剁下来。

牛头兽体型庞大却灵活无比,见天宝躲过。

一声怒吼,头上的犄角斜着又朝天宝撞来。

噹一声,杀猪刀砍上牛头兽的犄角就像砍到了铁棍一般,发处一声震耳的脆响,震的天宝臂膀发麻。

牛头兽的犄角愣是被杀猪刀给削掉一块,不过巨大的兽头还是撞在了天宝的身上。

把天宝撞的像是断了线的风筝,直接飞了出去,砸翻五六个人。

一口鲜血喷涌而出,胸口的肋骨折了几根,天宝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不过,牛头兽柱子般的蹄子踏在他的背上,一下子将将天宝给踏昏了过去。

牛头兽身上的将军,冷冷笑道,不知死活的东西。

牛头兽的犄角被天宝削去一块,它恼羞成怒,疯狂地咆哮起来,全场震耳欲聋,吓得无数围观者再也不敢靠前,跑的远远的。

那是东郊肉铺的小伙计,我认识他。

太惨了。

谁让他多管闲事了。

唉,太年轻啊。

好人不长命。

众人只能远远地看着这血腥的一幕。

昏死过去的天宝,被牛头兽再次狠狠地踩踏了几次。

天宝所有的肋骨给尽数踩的粉碎,活生生给踩成了肉泥。

但是,他身子下面的杀猪刀正在贪婪地吸食着他大口喷出的血液,同时,刀体内一道金黄色的真气正在不断地输入到天宝的体内,修复着他粉碎的筋骨。

看到他不再动弹,皇族将军满意地扫视着全场,胆敢与我们皇族做对,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狂妄的言语在全场回荡。

主看台上的名门望族,各自心中愤然,包括无双楼的楼主郭千荷十分明白,这皇族将军不单单是要杀一个老百姓那么简单,他是在宣示主权。

无论你各大门派如何有影响力,燕国还是要京城的皇族说了算。

他这是在威胁,是在警告。

咳!地上的天宝,艰难地爬了起来,他咳嗽了几声,连续吐了几口嘴里的血沫子,拎着杀猪刀,用脏兮兮的袖口擦拭了嘴角的血迹。

我的天啊!这个年轻人居然没死!人群中爆发出了一声惊叹。

同时主看台上所有的人全部起立,这个情况让他们十分震惊,纷纷打量着这个被牛头兽踩成肉泥的年轻人。

在东土大陆,无论是什么样的修炼者,只要还没有达到破碎虚空、遁入仙道之境的人,肉.体被毁坏的到这种程度,可以说是必死无疑,就算筋骨强劲,也是不可能这么快就复原的。

这太让人惊奇了,何况,那是一个平民百姓,一个屠户打扮的老百姓。

看年纪,也就二十出头,而且一点武技都不会,更不用说达到段位高手的级别了。

咳嗽了几声,天宝觉得五脏六腑不难受了,摸摸胸口,断裂的肋骨也跟没事了一样。

浑身涌动着无穷的力量,好想爆发。

手中的杀猪刀,此时耀眼无比,通体泛着淡淡的金光,一道龙形图案若隐若现,仿佛缠绕着整个刀体。

天龙刀!真的是天龙刀!茶楼之上李员外的眼睛爆射出精光,死死地盯住天宝的右手!

天龙刀是失传万年的神兵,大家只是听说过,真正见过、见识过它的威力的,恐怕今天在场的没有几个人。

飘香盛会,说是比武大会,最明显的目的就是一年一度新人展露头角的地方,就像科举考试。

根骨正的人,会被各大门派招去,为门派效力。

今天到场的都是各门派的代表,真正阅历丰富,身怀绝技的人并没有到场,所以,能看的出天宝手中的杀猪刀是天龙刀的,只有无双楼楼主郭千荷和洛水城李员外。

众人只是震惊天宝的不死之身,而郭千荷却在苦苦思索。

消失万年的天龙刀,突然出现在今年的飘香大会,究竟意味着什么。

而刀的主人,竟然是屠夫打扮的年轻人。

恐怕,他自己都不知道手中拿的是万年前,让修炼界血雨腥风的天龙刀吧!

仿佛在验证她的猜想,王天宝吐掉最后一口血水,提刀指向皇族将军,老子的刀,杀过猪,宰过羊,屠过狗,诛过牛,还就是没有给牛头兽放过血。

今天算你走运。

说完,他的身体突然爆发出一股强烈的能量波动,在众人还未回神的惊奇中飞速奔向骑着牛头兽的将军。

  • 发布时间:2021-02-23 15:53:44
  • 作者:白面书生
    小说名:魔主焚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