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主焚天by白面书生在哪可以看

王天宝郭千荷是著名作者白面书生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简短的语句就能渲染出紧张的气氛。小说结局究竟会如何发展,让我们一起来看吧。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他一两银子从街上买回的杀猪刀,竟然是万年前失落的神兵,从此走上血雨腥风的道路。看他如何成为一界魔主,屠戮众人,杀上天界............

魔主焚天by白面书生在哪可以看

《魔主焚天》第3章 逃命

牛头兽的主人皇族将军,根本也没想到,被牛头兽踩成肉泥的屠夫居然没死,而且越发的刚勇,拿着屠刀向自己扑来!

不过,他丝毫没有将眼前的人放在眼里,拔出腰间的兵器,催动牛头兽想要彻底了断了王天宝。

但是他的牛头兽却表现的十分惊恐,迫不及待地想要逃离比武场。

皇族将军不断地努力地操控屁股下面的坐骑,但是牛头兽根本不听他的,一个劲儿的撩蹶子,差点把他从上面摔下来。

转眼间,天宝扑倒近前,挥手一刀,吓得牛头兽再也不管主人的喝止,掉头就跑。

但是,天宝能让他跑的脱吗?拎着杀猪刀可着比武场,满场地追着牛头兽砍。

啧啧,这个人是杀猪的,在城东杀了十几年的猪,浑身都是杀气。

这牛头兽恐怕是被他身上的血腥之气给吓尿了!一个观望着自以为是地点着头,对身边人说,这类人杀气太重,一般的生物都不敢靠近。

有这么厉害?

那当然!

以后我也开个肉铺,杀个十几年猪,一定也能聚集满身的血腥杀气。

恩,我看行!

所有人都在悄声地议论着。

他们不知道,遗失万年的天龙刀,在刚才已经成功认主,它的威力正在慢慢展现。

虽然在万年前,被一个超级古神给打断封印,但是它的威力和威严,可以让任何通灵的生物惧怕。

好端端地飘香大会开幕式,还没开始,就上演了一出鸡飞狗跳的耍猴之战。

已经被天宝追的发狂的将军,狠不得杀了身体下面的牛头兽。

好端端的一个杀一儆百的局面,被搞得乱七八糟,而且被一个小屠夫给追的满场跑,这太丢人了,简直把京城皇族的脸面给丢尽了。

给我将这小子拿下!他一边驱使牛头兽,一边给士兵下令。

他带领的皇族士兵这才缓过神来,纷纷追上去将天宝团团围住。

面对这么多正规的军队,天宝竟然没有丝毫的惧怕之情。

手握杀猪刀,充满杀意,从来未有过的杀意。

他的血在沸腾,好像有无穷的力量需要爆发,杀!

天宝手中刀口一番,直劈前方堵截的皇族士兵。

一道亮丽的实质化刀气,带着呼啸破空而去,连同兵器和士兵的身体拦腰斩断。

二段武者!人群中一声惊叹,城郊肉铺杀猪的年轻人竟然一个二段武者!

此时的郭千荷,心中焦急万分。

这名来历不清的年轻人,依仗手中的天龙刀出手不凡,但毕竟不是修炼中人,遇到真正的高手肯定不敌。

他身怀至宝,这消息肯定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整个东土大陆。

到时候又是一场腥风血雨,宝刀最后无论落入哪一方,势必会引起各方力量的倾斜。

东土大陆的势力格局,恐怕会重新洗牌,整个江湖乃至修炼界,将迎来一场新的争夺与杀戮。

为了站到巅峰,将有无数的人、妖前赴后继惨死于争斗之中。

每杀一人,手中的断刀更强一分,不过,他渐渐地有些体力不支,刚才体内充满力量的感觉正在慢慢消失。

随后,天宝的头脑慢慢清醒,看着地上的几具尸体,胆怯开始占据脑海。

狼狈不堪的皇族将军终于喝停牛头兽,翻身下来,都给我让开,今天我要亲手结果了这个王.八蛋!

话音刚落,一股劲风袭来,三段武者爆发出的剑气如同破空的利器斩向王天宝。

他本能地举刀招架,当啷一声,天宝再次被击飞了出去。

不过,这一次他没有吐血。

他感觉到手中的断刀仿佛在怒吼,狂躁的感觉越来越重。

面对真正的修炼界高手,天宝真的抓瞎了。

他不会别的武技,只会杀猪般的砍杀,劈杀。

但是都被皇族将军一次次躲过去了。

手中的杀猪刀再也没有劈出破空的刀气,又恢复如初平凡的样子。

皇族将军的利剑直接刺穿了他的胸膛,他挥刀斩断了利剑,但是被皇族将军一脚给踹飞了出去。

三段武者的爆发力,哪是平常人所能承受,这一脚下去,比牛头兽的踩踏好不了多少。

天宝直直地飞到对面的看台上,手中的杀猪刀也飞落在远处。

无双楼楼主郭千荷赶紧上前一步,在抓住天宝手臂的一瞬间悄悄为他注入了一股真气保命,吴将军请息怒,您是皇族将军,与一平民不死不休,恐怕让人耻笑啊!

我呸!地上的天宝骂道,什么皇族,视平民如草芥,如何为尊!如何让人臣服!

皇族将军面无表情,大步走上看台,郭小姐请让开!说完,手中的利剑直逼王天宝的心窝刺来。

郭千荷香袖轻挥,噹一声磕飞了皇族将军的利剑,一把扶起地上的天宝。

你竟然与我动手!皇族将军喝道!

那小子手里拿的断刀,就是传说中被天神折断封印的天龙刀!场下的众人正在聚精会神地看电影,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嗓子。

片刻的安静之后,全场立刻炸窝了!

我说那小子怎么这么厉害。

明明一个杀猪的,却在段位修炼者面前舞刀弄枪,还耍的有模有样。

谁要是得到天龙刀,就可以在东土大陆横着走!抢啊!

对,谁抢到算谁的。

哗~~~~~~~全场上万的人一下炸锅了,平民百姓四散奔逃,无数的习武之人黑压压地朝主看台扑来。

听到有人喊天龙刀,皇族将军顿时明白过来,眼前这个小子为什么会不死,为什么会突然变得厉害了,为什么的牛头兽刚才为什么会吓得跑了。

掉落在地上的天龙刀,瞬间就淹没在人海中。

有人刚刚拿到天龙刀,手臂就被人砍掉了,兴奋的喊叫与惨叫响成了一锅粥,不管是谁拿到天龙刀都会被后面的人一起围杀。

不多时,看台下面的比武场已是血流成河。

可是厮杀与抢夺愈发的激烈,从开始的混抢,到最后演变成段位高手的对决。

有人想浑水摸鱼。

郭千荷脑子里瞬间就想到了这个问题。

此刻,皇族将军也顾不上杀掉王天宝了。

指挥在场的士兵开始加入争夺天龙刀的序幕之中。

天宝得到郭千荷的真气救助,剑伤对他的伤害正在慢慢减弱。

看到自己用了十几年的杀猪刀,成了众人口中的天龙宝刀,竟然一时无法接受。

他想抢回宝刀,但是他知道,自己还没到跟前就会被人击杀在外围。

我帮你抢回宝刀!但你要记住,从今以后不要现身,躲的越远越好!郭千荷飞身而去,今日到场的修炼者,要数这无双楼的楼主段位最高了,她可以御空飞行。

抢到天龙刀,反身抓起天宝就飞了出去。

已经杀红眼的人群,看到郭千荷夺走宝刀,连人都抢走了。

怒骂声响成一片。

为了不招致杀身之祸,郭千荷并未跑多远就放下了天宝。

她暗自运气,在几条主要路口设置下了结界,你赶紧跑,我抵挡不了多久!

你为什么不抢我的刀!天宝傻傻地问道。

正在运功的郭千荷,淡然一笑,我抢到你的刀也没用,有可能还会送了命。

天宝双手一抱拳,后会有期!掉头就开始狂奔。

这么多年来,他就呆在洛水城,就呆在城郊的屠户家里杀猪做梦。

真要逃跑,他都不知道往哪里逃,下意识地就开始往城郊的肉铺跑。

跑着跑着,他觉得不对劲,这样跑回去,岂不是把老板娘一家人都给害了吗?他又开始转向,对,清风山,往山里跑,那里有猪妖,可以到它那里躲一躲。

见他跑远,郭千荷撤掉结界,傲然立于半空。

皇族将军愤怒地瞪了她一眼,催动牛头兽领着官兵直追王天宝,无数的修炼者也紧随其后。

看着天龙刀所带来的魔力与疯狂,郭千荷默默地为天宝祈祷。

神兵天龙刀的出现,绝不是偶然,一定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而且还会是从这个不起眼的屠夫身上。

这场动荡可能波及整个人间界,甚至连天界的仙神都要圈进来。

不久的将来,一定会生灵涂炭,民不聊生。

她需要做的,就是等待,等待动乱的开始。

清风山深处,人迹罕至,这里是奇兽猛禽的出没之地,很少会出现人类的踪迹。

王天宝手握天龙刀披荆斩棘,一股脑地扎了进来。

虽然被人紧紧追杀,但是内心却是异常兴奋。

他不知道天龙刀是怎样的一把刀,不过看人们疯狂的样子,他相信这一定是一把旷世绝刀,任何兵器都无法与之匹敌。

没想到自己一两银子买回来的破刀居然是传说中失落的天龙宝刀,而且杀了十几年的猪,真是暴殄天物啊。

他边跑边大声地呼喊早上被他放走的猪妖。

空旷的原始森林,惊起阵阵飞鸟,不时地传来陌生的兽鸣与鸟叫。

在清风山里转悠了大半天,猪妖也没有现身。

麻辣个巴子,妖怪都是不可信的,关键时候谁都指望不上。

傍晚时分,追兵终于寻到了天宝的踪迹,一时间整个清风山上群鸟起飞,万兽奔走,吵吵闹闹地喊杀声此起彼伏。

天宝没有什么遁迹经验,更何况这深山里人迹罕至,是天宝拿着天龙杀猪刀砍劈出来的道路,很容易就让人发现逃跑的路线。

我.日.你个仙人板板,猪妖,你赶紧现身救救啊!天宝一边跑一边骂,一定是这猪妖编个瞎话骗我,它根本就不在这清风山上,特奶奶个大猪腿的。

所有士兵听令,活捉卖猪的小屠夫赏银500,夺得天龙刀的升官封地。

皇族将军大声地指挥着手下,按照天宝的逃跑的踪迹准备来个迂回大包抄。

谁他.妈的稀罕你的银子和官位啊。

散兵游勇的修炼者自行结成团伙,漫山遍野的追捕王天宝。

无数闻讯而来的段位高手根本没把这个三段皇族将军放在眼里。

放在平时大家还会忌惮他的皇族身份,现在谁还管这个啊。

这宝刀在手,天下我有,杀进京城当皇帝都可以,还怕你个鸟将军。

夜幕降临,整个清风山上灯火通明,拉网式的搜索渐渐将天宝逼入绝境。

《魔主焚天》第4章 绝命跳崖

那小子就在前面,大家快上啊!终于有人发现了正在丛林中穿梭的王天宝。

他破旧的衣衫早已被丛林的荆棘给挂的残破不堪,周身上下全是血痕,活脱脱一个叫花子。

三面都有喊杀声,他无路可逃,咬咬牙继续往更深处钻。

老子就是死在这儿,也不能把宝刀扔给这些龟孙子。

再说了,凭什么啊。

凭什么给你们啊。

老子得到宝刀这么年,毫无察觉,就杀过猪,一天都还没爽呢,就想抢走,没门。

天宝满脑子胡思乱想,顾上不身体的疼痛,一门心思的,逃,逃。

直至跑到后半夜,前方出现一处断崖,借着微弱的夜光,根本看不到边际。

完了!天宝心道,莫非老子真的是贱命一条吗?寄人篱下杀猪十余载,一天好日子没过,忍气吞声,今日刚刚想要出头,竟然落到这步田地。

此时的天龙刀静静地躺在天宝的右手心里,与平时无恙,白天那道道金光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那缠绕在刀背上的龙纹也不见了。

看着手中稀疏平常的杀猪刀,你真的是天龙刀吗?你要真的是天龙刀,可以助我脱困吗?

瞧了片刻,所谓的天龙刀又如平日里那般平凡,貌似一把断裂的砍刀,平淡无奇。

白天的经历在这一刻仿佛做梦境一般。

无处可逃,天宝呆呆地站在崖边。

悬崖深处阵阵的阴风,吹的天宝浑身发冷,饥渴劳累的身体忍不住打颤。

三面的追兵终于围了上来,明亮的火把下一张张狰狞的笑脸犹如看到了猎物一般,笑的花枝招展。

皇族将军骑着牛头兽,慢慢悠悠走到近前,只要你交出天龙刀,今天的事情一笔勾销,我还会带你去京城,加官进爵!

凭什么交给你!天龙刀,有能力者据之。

一名灰袍男子踱步走出人群,小伙子,你若肯将手中天龙刀交给我,今后便是铸剑山庄座上贵宾,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哼!皇族将军轻蔑地说道,铸剑山庄也敢与整个大燕国为敌吗?惹恼了本将军,奏明皇上,定当让你铸剑山庄片瓦不存。

不要以为你们铸剑山庄富可敌国就能为所欲为,在圣龙殿面前,铸剑山庄算个屁啊。

有我在这儿,天龙刀谁也别想抢走!

哎呀,你们圣龙殿虽说是四大名门之首。

这么多年的衰落,恐怕实力大不如以前了。

少在这儿吓唬人。

各方人士根本没把天宝当回事,纷纷展开口舌之争,此刻的天宝就如平日里自己捆在石板的肥猪,谁想下刀都可以下刀。

去你大爷的,你们都别争了!天宝大声喊道,你们算什么玩意啊,都一个一个有身份有脸的,想把我的杀猪刀占为己有还说的那么大言不惭,也不害臊。

我不管它是杀猪刀,还是你们说的天龙刀,但我只告诉你们一件事,谁也别想拿走。

它是我的!是我花了1两银子从街上买回来的。

我.靠,一两银子,我的乖乖!一两银子就买了把天龙刀!人群中再次发出惊叹,在哪儿买的,我去将剩下的半把天龙刀给买回来。

皇族将军遥指手中的利剑,杀猪的,我告诉你,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今天你不把天龙刀交给我,哪怕你跑到天涯海角,大燕国皇族举全国之力也会把你找到,到那个时候,不但是你的刀没有了,就连你也要碎尸万段。

我呸。

那我也告诉你,老子今后无论是扬名立万,还是碎尸万段!跟你没关系。

王天宝,心中一横,心里默默道,老板娘你再找个人杀猪吧,我不能回去了。

他站在悬崖边上,回头望了一眼下面黑乎乎的情形,什么也看不到,只是阵阵阴风,吹的他浑身起鸡皮疙瘩,我打不过你们,而且无论我落在你们哪一方手里。

只要得到宝刀,你们才不会管我的死活呢!但我告诉你们,谁要是再逼我,我就从这儿跳下去,你们谁也别想得到宝刀。

哈哈,你跳吧,摔成肉泥,还省不了少事儿!那名铸剑山庄的灰袍男子冷笑道。

跳吧!一会我绕到崖底去捡刀!

哈哈,跳吧,要不要我推你一把。

天宝气的血气上涌,真想挥刀跟他们干一架,但是体内白天那种力量爆棚的感觉早已消失不见,而手中的断刀又回复成平日里的那番模样,根本没有宝刀的样子。

现在出手,恐怕连个小喽啰都打不过。

你们不要逼我!天宝愤怒地大吼。

回答他的又是一阵无情的嘲笑,跳吧,你跳吧,我们现在就去悬崖下等着。

你们!王天宝心灰意冷,仰天长叹,我自幼无父无母,被拾荒老人收留,又寄宿在屠户家里十余载,今日又被人逼到如此绝境。

老天,你为何如此不公!为什么!

歇斯底里的喊声在山谷里回荡,加杂着众人的笑声,显得那么寂寥。

他呆呆地看着手中用了十年的杀猪刀,不管你是不是天龙刀,你只属于我,谁也别想抢走。

他回过头去,你们,谁也别想抢到刀!

他纵身一跃,掉进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那杀猪的小子真跳崖了!人群中一阵慌乱。

不要!虚空之中的郭千荷,看到被逼入绝境的天宝真的跳崖,急忙从空中飞下来,想要抓住他。

崖底突然涌起一股强劲的阴风,犹如一层透明的结界将她阻挡在悬崖的上方。

郭千荷身体突然爆发出明亮的护体真气,她运尽功力挥出一掌,迈入六段仙武境界的郭千荷打出的掌力翻江倒海,犹如一场巨大的能量风暴直接砸向悬崖深处。

轰……

一阵巨响过后,站在悬崖边的无数段位修炼者,包括那名皇族将军全部给震翻了出去。

悬崖周边的树林瞬间被摧毁,成为了一片荒地。

许多低级的武者,被震的大口吐血,现场一片狼藉。

六段仙武境界的修炼者雷霆一击,果然不是寻常人所能承受的。

可是这六段仙武境界的能量被悬崖底部吹上来的阴风给激荡的粉碎,郭千荷再次探身冲入悬崖,仍然被那无形的力量给击飞到半空。

悬崖下面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会有如此强大的能量,就连六段仙武境界的人修炼者都不能下去。

在东土大陆,六段仙武境界的修炼者,只可再进一步就能破碎虚空对抗天罚,成为人们敬拜的仙神至尊。

换句话说,东土大陆除了天界的仙神,六段的武者和修炼者可以说是已经属于无敌之境了,这悬崖下面难道是另一番天地?

郭千荷思索片刻,脚踏祥云便离开了清风山。

清风山山上的这群人,想尽一切办法要绕到崖底,但是他们找不到路。

有人想尝试着跳下去,结果被下面的阴风吹了上来,吹到半空,直接摔成了肉泥。

天宝握着杀猪刀纵身一跳,坠入无尽的黑暗之中。

崖底吹上来的阴风,刺骨的寒冷,冷入骨髓。

他希望会有长在悬崖峭壁的树木遮挡一下下坠的冲击力,可是什么都没有。

除了黑暗与寒冷,还有呼啸的风声。

或许,这就是死亡的过程。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宝依然没有坠入崖底,他心中开始泛嘀咕,这悬崖也太特么的深了吧,这样的速度,就算十八层地狱的最低一层也应该到了啊!

阴风越来越重,渐渐地阻挡了天宝下坠的速度,他被邪气的阴冷吹的如同空中的落叶,慢慢飘落,不知道飘向何方。

  • 发布时间:2021-02-23 16:08:43
  • 作者:白面书生
    小说名:魔主焚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