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十本小说医道花都在哪里可以看

会痛的石头的小说《医道花都》只看名字就知道非常好看,故事发展高潮迭起,《医道花都》是一部都市文小说,会痛的石头的良心之作,大大笔下的陆峰夏悦真的是让人又迷恋又心疼,主角陆峰夏悦的人设完全是不走寻常路,一起来看都市文小说《医道花都》吧一个来自中越边境的山村,身怀针灸奇术,鬼谷十三针的医术传人,踏入纷扰的繁华大都市。看病施针,入住美女别墅。。。

好看的十本小说医道花都在哪里可以看

《医道花都》第10章 棋局

对方闻言,似乎知道陆峰口中的是谁,笑着道:你说的是夏悦,夏医生吧。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陆峰还是点了点头。

只见那个护士面露好奇的上下打量了一番陆峰后,看着他身上朴素的衣着,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是,还是落入了陆峰的眼中,这让陆峰微微皱起了眉头,奈何有求于人,不好发作。

许久后,对方才开口道:你是病人的家属?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问,陆峰还是摇了摇头道:我找她有点事情。

对方闻言点了点头,抬手朝着身旁指去道:你直走,第三个房间就是夏医生的办公室了,这个时候,她应该在里面。

陆峰心中一喜,点头连连道谢,转身快步朝前走去,刚迈开脚步,耳边就听到一阵急促的声音道:通知一下夏医生他们,有一个新生儿刚转院过来,马上就到了,让她们马上下去。

听了对方的话,那个护士嗯了声,拿起了电话,陆峰虽然没有留意对方说什么,但是,却看到她刚才所说的那个办公室,房门随之打开来,身披白大褂的夏悦,一脸着急的朝着他所在的方向走去。

陆峰见状,上前几步,刚想说些什么,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夏悦开口道:病人呢?

马上就到了。

那个护士回答道,夏悦嗯了声,转身加快了脚步,看着夏悦的背影,陆峰好几次想要开口,直到对方的身影消失在眼前,只好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样子,一时半会是不可能拿回自己的那株石斛了。

不过,既然知道她人在那里,自然不用担心,想着,陆峰也不再停留,询问了一下护士,中医科所在的地方后,这才转身离开。

就在陆峰出了住院部,刚踏出门口,就看到一个神色匆匆的女孩子朝自己走来,微低着头,猝不及防下来,猛然撞在了陆峰的胸口上。

只听耳边传来一声叮咛声,早上胸口硬挨了那个老爷子一拳的地方,一阵疼痛袭来,让陆峰不由自主的倒吸了口凉气,下意识的朝后退去。

而那个女孩子似乎也被吓到似得,急忙抬头看去,面露歉意的道:对不起啊,你没事吧?

陆峰闻言,刚想说些什么,当他看到对方时,却不禁一愣,玲珑有致的身躯,高挑的身材,精致的五官,好比是天上的繁星般,显得十分的迷人,洁白的贝齿轻咬着唇角,给人一种妩媚感,修长白皙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之中,淡淡的幽香,更是随之传来。

一身裁剪得体的职业装,包裹着玲珑有致的娇躯,妙曼的身材一览无余的展露在眼前,空气中飘散着的幽香,让人不禁深吸了口气,见陆峰迟迟没有开口,或许是因为见陆峰眼神痴迷的看着自己,女孩子面露不悦般,顿时皱起了眉头。

见状,陆峰不禁回过神来,神色显得有些尴尬般,刚说些什么,女孩子却已经转身朝着住院部走去。

看着对方妙曼的身躯,直到对方的身形消失在眼前,才收回了目光,深吸了口气,看了眼天色,这才朝着中医楼所在的方向走去。

就在陆峰朝前走去时,一行人的话语让他不禁停下了脚步,只听其中一人无奈的道:夏医生今天又没看诊,又白跑了。

说着,不禁叹了口气。

陆峰闻言,顿时皱起了眉头,急忙上前道:你说的夏医生是不是中医夏国丰啊?

对方看了陆峰一眼后,点头道:是啊,小兄弟,你也来看诊啊,今天夏老不在,明天再来吧。

说着,不等陆峰开口,跟着同伴就朝前走去。

陆峰愣了愣神,一时间似乎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沉默了片刻后,只见他无奈的叹了口气,转身朝着来时的方向走去,既然不在,陆峰也没必要在花时间,只是让陆峰感到不满的是,身为医生,居然不为人看诊断症,倒是让陆峰有些疑惑。

不过,每个人都有写怪癖,只是,身为医生居然这么做,让陆峰心生不满。

阳光洒落在身上,给人一种暖洋洋的感觉,陆峰回到宿舍中,躺在床上,看着有些发霉的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看陆峰的样子,似乎并不打算前往市医院,随着时间的流逝,陆峰就这么静静的躺在床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陆峰才从愣神中回过神来。

深吸了口气,陆峰透过窗户朝外看去,天色早已经变得昏暗,陆峰微微一愣,没想到自己居然在床上躺了这么久。

翻身而起,伸了个懒腰,活动了一下有些僵硬的身子,从床上下来,伸手打开了房门,出了房间。

来到外面,看着眼前车水马龙的街道,陆峰转身走进了一间面铺,填饱肚子后,才朝着公园走去,此时天色早已经被黑暗给占据,但是,明亮的灯光,却给宋海别样的景色。

不远处的市医院,硕大的招牌,闪烁着明亮得到光芒,借着路灯的光芒,陆峰走进了公园之中,径直来到了昨天那个老中医给人看病的凉亭前。

远远的就看到那个老中医一脸转专注的看着棋盘上的棋子,神色略带凝重,反观面前一脸笑意的老人家,看样子是陷入了瓶颈中。

陆峰上前,没有开口打扰两人,而是静静的站在一旁,只听那个面带笑容的老人家笑着道:怎么样啊,为了赢你,我可是费了很多的心思,是不是不知道该怎么走了啊。

|

老中医文言,看了一眼对方,吹胡子瞪眼般的道:怎么,下棋还不让人想想啊。

看着老中医一副老顽童的样子,陆峰不禁感到有些好笑。

陆峰就这么站在一旁,低头看着棋盘中的黑白子,虽然,不懂围棋,但是,陆峰还是能够看得出;老中医所掷的黑棋,被白棋重重包围,老中医好几次想要落子,科室都在半空中停了下来。

陷入了沉思之中,面前的老人家也不催促,就这么等待着,纵使不懂棋,似乎也看出了些许端倪,见老中医迟迟难以决定,陆峰下意识的开口道:老爷子,如果棋子落于边角,第三格的话,不就可以了吗?

陆峰的话,让老中医顺势看去,面前的那个老人家却脸色一边,抬头朝着陆峰看去,埋怨的道:小伙子,不知道观棋不语这个道理吗?

话音落下,就听到老中医传来一阵哈哈大笑,看样子是想到了解决般,虽然棋子没有落于陆峰所说的位置,但是,随着黑子落地,老人家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皱着眉头道:不算,这局不算,小伙子提醒你,你才找到破绽的。

|

老中医却笑着道:虽然是这样,但是,我可没按照他说的去做啊,老范,别耍赖,一大把年纪了,输了就是输了。

听了老中医的话,老人家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眼前的棋局依然是一局残局,不管自己如果落子,都只能是输,他也不过是放手一搏,没想到陆峰一语惊人,让老中医找到了破绽。

只见对方瞪了陆峰一眼后,没好气的道:算你赢了,不过,下次可就没这么好运气了。

|陆峰见对方看着自己的眼神,脸色显得有些尴尬,面露歉意。

老中医点头得意道:明天记得把东西带来。

见对方一脸的不舍,老中医继续道:东西给我,那叫物有所用,你留着,那叫暴殄天物。

看着老中医一脸得意的样子,老人家不禁轻哼了一声,好像在发泄心中的不满,缓缓的站起了身子,见状老中医开口道:老范,怎么不来了啊,我记得你还有一包好茶啊。

听到他的话,吹胡子瞪眼的道:你别打我水仙的注意,下次,我一定会把东西给赢回来的,今天不行了,孙子回来看我,我该早点回去。

说着,满脸笑意的对着老中医挥了挥手,转身朝前走去。

老中医看着他的背影,笑着道:那几幅药记得要吃,别忘记了。

老人家挥了挥手,没有多说,直到消失在眼前,老中医才收回了目光,将黑白棋子收起。

陆峰见状,急忙上前,老中医见状,看着陆峰摇头道:你这小子!

闻言,陆峰面露疑惑的看了看自己的身上,并没有什么不妥,不解的道:老爷子,我怎么了?

看着陆峰一脸无辜的样子,老中医没好气的道:你个臭小子,不知道观棋不语啊,你没看到老范的模样,恨不得揍你。

话虽如此,但是,脸上却满是笑意。

陆峰听了老中医的话,笑着道:其实,我也不懂,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老中医并没有责怪陆峰的意思,将棋盘收好,老中医这才看着陆峰道:小子,你昨天还没告诉我你师傅是谁?

听到老中医的询问,陆峰有些为难般,沉默了片刻后,摇头道:老爷子您为什么这么问啊?

《医道花都》第11章路遇美女

小子,别跟我打马虎眼,我虽然老,但是,看人的眼力还是有的,就你昨天所说的话,就不是在学校里学来的,而且,看你双指柔和细长,想必学的应该是针灸之术吧。

虽然是询问,但是,话中语气却匆忙了肯定。

陆峰心中一紧,没想到老中医仅仅见过两次而已,居然就看出了这么多的端倪,深吸了口气,点了点头,老中医见状,继续道:说起针灸之术,华夏众多的中医中,多半都会,但也只是初窥门道而已,唯独一人。

说着,不禁轻叹了口气,好似感觉可惜般。

陆峰闻言,开口道:谁啊?老中医摇头道:告诉你也没用,这老鬼我都已经有十几年没见了,如今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陆峰看着对方,神色有些落寞似的,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了李家村的洛老爷子,难不成还有比他更懂针灸之术的人。

许久后,陆峰好似想到了什么般,看着眼前的老中医道:|那么这个人和宋海的夏国丰相比,又如何啊?

老中医似乎没想到陆峰会这么问,先是一愣,看着陆峰回过神来,疑惑的道:为什么这么问啊?

没什么,只是觉得有些好奇而已。

好奇?老中医看着陆峰,笑着道;有什么好奇的,不就都是糟老头一个,也就是医术高点而已,除此之外,和普通的老头子有什么区别。

陆峰看着眼前的老中医,皱着眉头道:其实也没什么,我本来是来这里找夏国丰老先生的,之不过……

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打断道:找他,找他干什么啊,如果是学医的话,我劝你尽早离开,这老头根本就是一个欺世盗名之人,仗着略知一点医生,诸多要求。

|

听了眼前老中医的话,似乎显然对夏国丰没什么好感,他点头道:的确,今天我去市医院,本来想看看这个夏国丰到底是谁,可是,居然连给病人看诊,都有限制和要求,医生不就是为了看病医人,他这么做,根本就没有医道可言,更愧对中医这个名称。

陆峰一脸的不满。

而老中医听了陆峰的话,脸上的笑容不禁变得凝固起来,嘴角微微抽动,微皱着眉头道:小伙子,看你的样子,似乎对他的做法十分不满啊?

陆峰毫不顾忌的点头道:当然了,如果不愿看病,何必开诊,不如退休回家。

陆峰的话,让老中医的脸色猛然一边,皱着眉头道:小伙子,你知道人家为什么这么做,就妄下决断,会不会太过于草率了。

陆峰见眼前的老中医话风一转,不解的道:老爷子你刚才不是还说,夏国丰只不过是庸医一个的吗?

闻言老中医老脸微红不知道是为什么,深吸了口气道:我什么时候说夏国丰是庸医了啊,你小子可别给我乱扣帽子。

看着对方略带怒意的模样,不禁显得有些疑惑,没好气的道:老爷子,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

老中医听了陆峰的话,看着他刚想说些什么,摇了摇头道:你个臭小子,一点都不知道尊老爱幼。

,说着,将棋盘收起,缓缓的站起了身子。

见状,陆峰疑惑道:老爷子,你去哪里啊?

老中医哼声道:还能去哪里啊,回家啊。

陆峰不禁一愣,老中医笑着道:顺便去看看你口中的夏国丰,是不是这种人。

说着,不理会神色怪异的陆峰,迈开了脚步朝前走去。

看着老中医的身影,许久后,陆峰才回过神来,想着他刚才所说的话,不禁露出一丝无奈的笑容,深吸了口气,这才转身朝着公园外走去。

医院的别院中,那个老中医停下了脚步,看着眼前仁和堂三个字,朝着院中走去。

陆峰走出了公园,看了眼天色,见天色还早,陆峰并没有转身回到旅社中,而是,朝前走去,漫步在街道上,四周形形色色的人群从自己的身边走过,陆峰顿时没入了人群之中。

随着时间的流逝,陆峰漫无目的的走在街道上,许久后,好似回过神来般,朝着四周看去,看着眼前陌生的地方,不禁微微一愣。

耳边传来的阵阵刺耳的音乐声,让他顿时皱起了眉头,看着四周琳琅满目的酒吧和娱乐场所,陆峰有些错愕,似乎没想到自己居然走到了这里。

不管是哪个城市,总有一个地方是属于年轻人的天地,夜晚或许对于很多人来说,是一天的结束,可是对于年轻人来说,只是这一天的开始而已。

看着四周的年轻男女,纸醉灯谜在这一刻展露无遗,耳边传来的音乐声不断的传入耳中,或许只有这一刻,才能让所有年轻人放下所有的一切,沉醉与此。

注视着眼前不时从身边走过的美女,陆峰显得有些痴迷般,深吸了口气,才回过神来,环顾了一周后,就在陆峰转身打算离开时,一个妙曼的身姿出现在了眼前,看着对方摇摇欲坠的样子,让陆峰微微皱起了眉头。

只见对方一身白色略显紧身的长裙,包裹其中,妙曼的身姿完全展露在眼前,长发披落而下,修长的美腿下,一双径直的玉足给一双细脚高跟鞋所包裹。

看着对方面色红润的样子,显然是喝了不少,站在路牙变,身子微微摇晃着,好像只要一阵风就会将其吹到,这让陆峰不禁多看了对方一眼。

或许是察觉到有人注视着自己,撩开了披肩而下的秀发,侧着脸朝着陆峰所在的方向看去,纤细的玉指放于唇角,尽显诱人之色,不过,当陆峰看到对方的容貌时,不禁瞪大了了双眼。

紧致的五官,没有丝毫的瑕疵,弯弯的柳叶眉下,一双尽显诱惑之色的迷人双眼,好像充满了魔力般,让人难以移开注视的目光,巧鼻下,粉嫩的嘴唇微张着,眼神迷离的注视着陆峰。

见状,陆峰一脸的呆滞,不由自主的咽了口唾沫,深吸了口气,急忙收回了目光,只见对方嘴角微微上扬,转过头去。

陆峰这才长舒了口气,但是不得不说,对方那迷离的眼神,给人一种妩媚感,红润的脸颊尽显迷人之色,见对方收回了目光,陆峰这才抬头看去,看着对方微微摇晃的身子,好像随时都会跌落到马路上一样,看着从她身边不时疾驰而过的车子,让陆峰着实捏了把汗。

随着一抹明亮的车灯照射在眼前,原本就站立不稳的女子,似乎失去了重心般,整个人朝着街道跌去,就在这时,她突然感到手臂一紧,被人猛然一拉,疾驰而过的车辆呼啸的从她身边掠过。

如果,要是在晚一步的话,结果可想而知,顿时一股浓重的酒精味混着淡淡的香味涌入鼻息之中,让陆峰不禁皱起了眉头,看着怀中的女孩子,陆峰开口道:小姐,你没事吧?

听到声音,怀中的女孩子缓缓的抬起头,看了眼陆峰,只见她露出一抹笑容,没等陆峰明白是什么意思,对方猛然用力推开了陆峰,在酒精的作用下,眼神迷离的看着陆峰,冷哼了一声,浓重的酒精味涌出道:流氓!

陆峰闻言,愣神的看着对方,随后,不禁露出一丝苦笑,心生不悦,刚想说些什么,对方却已经转身朝前走去,脚步虚幻,让人看了不禁有些担心,陆峰见状,想要上前,想起自己刚刚做了好事,还被人当成流氓,沉默了片刻,陆峰摇了摇头,转过身,迈开了脚步。

走了几步,陆峰不禁停下了脚步,神色带着犹豫,许久后,只见他叹了口气,转身朝着那个女孩子看去,可是此时哪里还有对方的身影,这让陆峰顿时皱起了眉头。

陆峰快步上前,找寻了一番,并没有看到对方,陆峰心中隐隐有些着急,不管怎么样对方也是女孩子,陆峰只好加快了脚步,就在陆峰朝前走去时,突然停下了脚下的步伐。

转身朝着身旁的胡同看去,昏暗的灯光看的出胡同中的杂乱,隐隐里面有声响传来,陆峰转身步入其中,在一个拐角处,就听到一个声音带着笑意响起道:小姐,怎么喝的这么多啊,是不是不开心啊?

陆峰闻声看去,只见在不远处三个看上去像是小混混的男子正围着一个女子,虽然看不到对方的样貌,但是,从对方的穿着就能够看出对方正是刚才那个喝醉的女孩子。

听到为首那个男子的话,女孩子借着一丝清醒,就想要离开,但是,对方岂能那么容易让她离开这里,伸手拦下道:小姐,别那么着急啊,要不然哥哥带你去玩啊!

走开,你个流氓。

女子的声音显得有些尖锐,面露不悦,抬手就朝着对方挥去,或许是因为酒精上涌,挥出的手臂根本没有丝毫的力道,反而脚下一软,整个人好似扑倒在对方的身上一样。

  • 发布时间:2021-02-23 16:13:43
  • 作者:会痛的石头
    小说名:医道花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