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荒春秋by夜半歌行免费版在线阅读

一些网友对《神荒春秋》很感兴趣,其实,它的作者是夜半歌行,作为一名实力派,夜半歌行成功刻画狄靖形象,令小说看点成倍增加,小说文笔绝佳,剧情栩栩如生,值得推荐。掌乾坤,覆阴阳,一步一轮天,一式一春秋······狄靖因激发古墓阵法,被传送到名为神荒大陆的修行世界,凭借手段和机缘,搜罗了不少珍宝,九死一生,观遍太古石刻,修炼古荒一族秘法,九重神宫化鼎,引来混沌大劫,惊动神界,为神中之王。

神荒春秋by夜半歌行免费版在线阅读

《神荒春秋》第3章 山底岩穴

急急下山,发现说话声越来越近,慌忙躲在山脚下一个隐藏的洞穴里。

师弟师妹们,快点,想不到这昆墟神山竟然提前了数天开启,这次简直便宜我们了!我们赶在其他人来到之前,先将里面的灵果搜刮一遍!不远处,一个兴奋地声音回荡在山间,透着无比的高兴。

一个娇柔的女子声音响起,透着妩媚:宋陵师兄,几派掌门推算这昆墟神山还要六天才会开启,怎么会提前了呢?听其他师兄师姐说,以往各派掌门联合推算,都不会错的。

这天地间的事,谁说得准呢?虽然各派掌门神通广大,但也无法与天地相争啊!也好在各派掌门推算错误,否则我们也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呀!又一个男子说道,笑得很欢畅。

就是,也亏得宋陵师兄说带我们来看看,恰巧遇到昆墟神山开启,这岂不是天意,要我们得一番造化!雨柔师妹,你资质不凡,远超我和王涛,与宋陵师兄相当了,只怕不出半年,就可赶上我们两个了。

最后一人也笑着说道。

这一行四人,一路奔行一路笑谈,朝着主峰这边过来。

狄靖将他们的对话听得分明,心中暗道:我来到了个什么世界?听他们言语,似乎都是修行的修士,而我所在的地方,叫做昆墟神山,难道我真来到了仙家之地?

几人来到山脚下,那名叫雨柔的女子妖柔地道:这山势巍峨雄壮,有浓郁的灵气蕴育,莫非就是大势峰?

不错,这就是大势峰,当年昆墟神山的主峰,灵气异常充裕,上面灵果遍地,都堪称上品,随便一枚,都顶的上我们修炼半月。

四人中以宋陵为首,他意气风发,指点神山。

听说这昆墟神山曾经是一个大派,别说在我们无量域,就是整个神荒大陆,也算得上顶尖门派。

如此强大一个门派,怎么会凋零如此?雨柔显然对一些传闻典故有所了解,但却不十分明了。

宋陵笑道:这昆墟神山的确是一个大派,可以说曾经是无量域第一派,以‘神山’为名,自然非同一般,而且其起源于何时,已经无法考证,不说上万年起码也有七八千年。

然而再强大的势力,最终也有烟消云散的时候。

似乎是两千多年前,昆墟神山不知因为什么缘故,一夕覆灭,所有过往化为云烟,只留下曾经辉煌的原址。

亢龙有悔,物极必反,鼎盛之极的辉煌,也是衰败时的开端。

只是曾经极度辉煌,问鼎一方的昆墟神山,究竟是因为什么缘故在一夕之间成为过往云烟,却是无人知晓。

千年时间,对于修为有成的修士来说,不算长久,但是没有人知道其中的秘密。

昆墟神山当年的盛况一时无两,据说地底之下有一条巨大的灵脉,夺天地造化,充斥无穷的灵气;另外历代掌门在登位之时,都会从其他地方拘禁来一条灵脉,禁于地底,成为附脉。

古书上曾对昆墟神山做过记录:气化成龙,龙行于天,吐灵雨,沐神山。

可见当时昆墟神山的弟子,简直就是置身在灵气包裹中。

宋陵卖弄学识,得意非凡,两个师弟不住赞叹,雨柔更是秋波流转,眼露春水。

宋陵四人顺着石阶往山上行去,一路不断感慨风物。

狄靖见他们去得远了,便从岩穴中钻出,朝着几人来处小心翼翼行去,那个方向必然是出山的道路。

然而没走几步,便听到山上传来惊疑的叫声。

这树枝上的灵果被人摘了!雨柔的声音变得尖细,显然是吃惊不小。

难道有人先我们进入了神山?王涛也是诧异,看这里有两枚果核,而且还是刚吃完扔下的!

沉默片刻,宋陵的声音响起:昆墟神山自封数千年,历来开启都只有一个入口,而这次开启,正逢我们亲眼所见,并没有人先我们进入。

难道是这神山中的生灵吃的?

昆墟神山自从封印之后,便没有任何生灵存在,自古进来的先辈,都说这里面不曾遇见过生灵,连蚊虫都没有。

只有昆墟十九峰上,数不尽的灵果,以及残败古迹。

宋陵师兄,你看这果核,分明就是人类的齿痕,还有汁水滴落,很显然是有人先我们进入,说不定还有其他的通道进入此地。

女子心细,雨柔仔细一观察,便看出端倪。

四人虽然上了山腰,但狄靖仍然听得见几人谈话,心里不禁慌乱起来,暗骂自己有手无脚,不知道收拾。

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竟是一片神山,为几个大门派所掌管,相当于是共有的果园。

不知道这几人是善是恶?我初到此地,一切都不明朗,一个不小心,就可能断送在这里了,还是谨慎一些为妙。

狄靖心思急转,筹措办法,这四人毫无疑问是修士,若是要杀自己出气,自己绝对无法幸免:刚才听他们言语,似乎过几天会有大批人会进入这里,到时人多眼杂,我或许就可以逃出去了。

索性自己兜里还有几枚灵果,都是口感不错,色泽饱满,凭着这几个果子,能撑过几天。

于是打定主意,又转回方才那个洞穴,将洞口做一番手脚,免得被看出破绽。

而就在整理时,发现一块石板斜倚,上面还有纹路字迹刻画。

狄靖将石块上的苔藓撕落,见石块已经腐朽剥落,上面的字迹已经无法分辨:难道这洞穴还有什么来历不成?

宋师兄,这上面也有果核,汁水干枯,看来对方的路线是从山顶扫荡下来的!

狄靖隐隐听得上面说话声,心里暗惊:若是他们下来寻找,说不定就会发现我的踪迹。

看看四周,这处岩穴洞口较小,进来之后,往里面深入一点,地势便开阔了一些。

仔细探查,发现者不仅仅是一个洞穴,更像是一个甬道,直通里面,漆黑一片,不知道尽头。

在身上一摸,发现腰包还在,喜道:还好腰包没有失落。

从腰包里拿出小型探照手电,往洞穴深处走去。

这甬道是青石堆砌,相当规整平滑,不像是天然形成,也不是猛兽挖掘出来的,更像是认为精心筑造而成。

狄靖又是好奇又是疑惑,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数千年前的一个大派,即便荒败凋零,随便留下一些东西,应该也不会差。

手电光芒下,狄靖小心翼翼前行,不久之后,竟发现前面一根巨大的树根盘曲,根须遒劲,宛若筋骨,透着强大的生命气息。

这里应该算是山腹里面了,一支如此庞大的根茎扎根于此,可见树身该是何等壮阔!莫非这大势峰,是一株巨树撑起来的不成?

这个想法,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一株树要长成山峰般的气象,该要多少万万年才能达到如此?

看着树根被青石和泥土掩盖,狄靖心中感慨不已,暗叹这个世界当真神妙,一切都那么不可思议。

树根之下,撑起一个地洞,如黑暗深渊,但仍然有青石阶铺展下去。

深入一观究竟。

也不知走了多久,终于到了地底,而眼前景象,却是让狄靖一阵失望。

只见前面两扇石门坍塌,碎石堆积,阻挡了去路。

而周围几尊石像同样倒落地上,或断头折臂,完全没有了之前的宏伟气象。

唉!

叹息了一声,狄靖准备离开,就在此时,一个轻细的声音在黑暗中回响。

吱!

狄靖大惊,浑身直冒冷汗,手电光线四处探照,却没有发现任何异状。

吱吱。

吱。

吱吱。

那个声音不断响起,整个空间都在回响,异常地诡异。

《神荒春秋》第4章 解救小兽

狄靖虽然惊骇,但经常下墓,练就一身胆量,强自镇定,挪步退到墙角,拿着手电寻找声音来源。

突然,前面石门坍塌的地方,碎石堆积之处,一丝红色光芒从石块缝隙中透出来,伴随着那一阵阵急促的声音,显得相当诡异。

狄靖不敢乱动,关了手电,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红光。

吱吱吱!

那叫声更加急促了,伴随着红光闪灭,似乎是在求救。

难道是有什么生物被压在了下面?

狄靖上前,将石块一一搬开,红色光芒越来越盛,如同宝石。

片刻后,石块挪开,只见下面一只小兽被一支树根压着。

那树根有一截树皮已经被啃掉,露出里面的内骨,散着微微蓝光,有精华流转,神奇不凡。

而那只小兽只有巴掌大小,身躯光滑,只有头颈上长有一点红色毛发,晶莹光滑。

更神奇的地方,就是两颗眼睛,散发着强烈的红光,吸引着狄靖过来。

原来是你被困在了下面。

这只小兽睁着大眼睛,泪光点点,不住点头,整个身躯被树根压着,只留下四肢和脑袋在外面,显得相当可怜。

你是什么生物?长相如此奇怪。

吱吱吱!小兽连连叫唤,前面两只毛茸茸的脚如人类拱手一般抱在一起,做出祈求的样子。

两眼泪光点点,嘴唇翕动,如同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孩要哭了一般。

狄靖看得又惊又喜,这小兽灵智可不属于人类:你是被困在这里,向我求救?

小兽连连点头,露出欢喜之色,四肢伏地,一颗小脑袋不停点触地面,在向狄靖磕头。

我这就救你出来。

可惜你不会说话,我也不懂你的兽语,不然还可以向你问许多问题。

狄靖抛开石头,露出根茎,伸手便去扯树根。

哪知那树根虽然只有三指粗细,但是却相当坚硬,狄靖使出所有力气,竟是纹丝不动,摇摇缠住小兽。

怎么会这么牢固?你之前是怎么被压制在树根下的?

狄靖从腰包里拿出万能刀,也无法割断根茎。

小兽在树根下不断挣扎,嘴里吱吱乱叫,一只爪子不断朝着一个方向指去,而且表情万分痛苦,双眼红色光芒闪烁,几乎就要幻灭了。

怎么回事?

狄靖仔细观察,发现压制小兽的树根竟收缩了一圈,小兽龇牙咧嘴,痛得直翻白眼。

我明白了,这树根有灵,越是较劲,收缩得越紧,看来不能以寻常方法解救小兽。

蹲在碎石上,看着小兽奄奄一息,翻着白眼,吐着白泡,一副命不久矣的样子,狄靖也是焦急万分。

见小兽一只爪子斜指着一个方位,不断颤抖,无论怎么痛苦都没有收回,灵心一动,急忙将前面石块搬开。

却见又有一根手臂粗的树茎,而压着小兽的树茎,乃是从这根粗茎上延伸出来。

小兽见到主树茎,两眼放光,兽爪连指,嘴里嘶哑地叫着。

难道是这根主茎的原因?

观察一番,却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之处,伸手一摸,却见根茎轻轻一抖,如同活物。

狄靖初时吓了一跳,不过瞬间明白过来:我知道了,这东西怕痒!

再看小兽,已经稍微轻松了一点,一听狄靖说树茎怕痒,咧嘴露出笑容,连连点头。

狄靖再探手挠动抚摸,树茎连番跳动,松开了小兽。

小兽脱困,连忙跳了出来,踉踉跄跄跌出老远,再也不敢靠近树茎。

想它当年以秘法遁入这片空间,找到灵根,想汲取灵根之精,却不想反被灵根镇压,许多年不能脱困。

今日所幸遇到狄靖歪打正着进入这里,将它救出。

小兽虽然脱困,但是被压许多年,耗尽精力与树茎抗争,也没有任何东西补给,只能靠吞食流进来的淡淡灵气为生,如今已不复当年神勇了。

耗尽力气,双眼的红光霎时湮灭。

狄靖打开手电,却见小兽腰身上有许多脱皮的伤痕斑迹,相当难看。

可怜的小家伙,被这般压制,相比受了不少苦头。

见它浑身软绵绵,气力全无,就连身上的毛发也失去了光泽,大为心疼。

将兜里的灵果拿出一枚,剥开后将汁液滴入小兽口中。

小兽闻着香味,立马跳了起来,抢过灵果,一口便整个吞了下去,连核都不吐。

吃完之

后,全身毛孔翕张,一股气息环绕全身,令它瞬间恢复了生气。

一枚灵果下肚,小兽还不满足,知道狄靖身上还有几枚,围在他脚边直打转,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露出讨好之色。

狄靖不禁莞尔,又掏出一枚灵果,这枚灵果有拳头大小,跟小兽身躯差不多了,笑道:这次应该能喂饱你了吧?

没想到小兽接过后,几口便吞完了,只剩下一枚果核,被它深处猩红柔软的舌头舔来舔去,回味无穷。

吃完之后,又望着狄靖衣兜。

狄靖拿出三枚果子,说道:我只剩这几个了,你若是全吃了,这几天我就要饿死了。

小兽侧着小脑袋,爪子挠着头上的毛发,灵动的大眼睛疑惑地看着他,指了指通道。

狄靖明白它的意思,说道:外面有人,我的果子就是摘的他们的,若是现在出去,他们必然会杀了我。

小兽听了,嘴巴一咧,夸张地笑了起来,发出尼尼尼尼’的声音,随即身躯一闪,便顺着甬道往外面冲去。

你要干什么?

狄靖连忙跟上,只是小兽速度极快,一眨眼便消失了。

而狄靖又不敢出通道,只能带在里面。

不多时,洞口窸窣响动,小兽跳了进来,两只前爪各拿了一枚灵果,献给狄靖。

多谢你了!

看着小兽身躯敏捷,来去自如,加上只有巴掌大的体型,完全不用担心会被发现,心里也放心不少。

狄靖吃了一枚果子,将其余收了起来,便坐在甬道内休息。

一想到要等好几天才会有人大量进入,又不免觉得无聊。

不知不觉,困意袭来,迷迷糊糊睡去。

睡梦中,被一阵嘈杂声吵醒,却是小兽将他弄醒,嘴里叼着一卷兽皮,放在身前。

是什么东西?

那兽皮背部很粗糙,但是入手却有一股温润的感觉,狄靖将兽皮摊开,正面却是相当光滑,而且一抹柔和的金光浮现,映得狄靖整个脸庞都是一片金色。

狄靖心头砰砰乱跳,那兽皮画卷中,金光蕴绕,有一圈圈波纹传出,进入狄靖脑海。

瞬间,一道道信息浮现,出现在他脑海中,竟是一片修炼的经文,将一个初学修行者如何入门的方法都阐述了一番,相当详细。

随着波纹从画卷中荡漾而出,狄靖所接收到得信息也越来越多,而越是往后,经文的内容越加深奥,到了后来,几乎无法理解经文内容。

画卷中所传出的波纹,并非文字,也不是符号纹络,而是一种玄之又玄的烙印,让人一接触就明白其所要表达的意思,虽然后面的内容无法理解,但却已经深深烙印在了狄靖脑海中。

是一篇修行经文,太过神奇了,你是从哪儿弄来的?狄靖喜形于色,向小兽问道。

小兽尼尼直笑,憨态可掬。

当兽皮卷停止散放波纹后,金色光晕也渐渐消失,和普通兽皮没有什么其别。

小兽又收了回去,叼在嘴里奔回洞穴深处。

狄靖获得了修炼方法,心想这几天左右无事,便开始研究修炼法门。

修炼之初,便是吸纳灵气,吞吐精华,用以熬炼身体,是自身达到能将体内灵气炼化成精气神华的地步。

灵气乃是天地自然而衍生,而人体则又是一片天地,只有将灵气及其他能源转化为精气神华,才能成为自身的力量。

万事开头难,这修炼道路漫长,不知道后面是否仍然需要以灵气为助力,或许需要感悟大道,或许需要其他路途变强。

但刚开始却是需要巨量的灵气,灵气积累不够,是无法成功的,可惜没能在最开始就得到这部法门,否则凭借刚来此地的灵气浓郁程度,必然能有所成。

想到之前那几乎化成实质的灵气,不免感慨惋惜。

兽皮卷上的修炼之法并不深奥,以思维的方式直接阐述明白,所以狄靖体悟起来也并不困难,肯快便上手,开始吸纳灵气。

可惜灵气太薄弱了,像这样吞食灵气,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有质的飞跃?

像这样打坐吸纳灵气,估计有个把时辰之后,突然发觉自己体内灵气充沛,如江河湖海般,浩浩荡荡,肆意奔腾。

怎么会有这么充足的灵气?狄靖不觉感到疑问,时间并不长,按理说方才所吞纳的灵气还不足十分之一才对,难道是之前吞食的原因?或者是吃了太多的灵果,积存在了体内?

但不管如何,既然灵气充斥体内,那是再好不过,于是便按照兽皮卷上的修行门路,开始凝练精气神华。

  • 发布时间:2021-02-23 16:13:43
  • 作者:夜半歌行
    小说名:神荒春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