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土生杨玉秀大结局-乡村狂兵完本免费阅读

《乡村狂兵》,这是由洪昊天倾情打造的一本精彩小说,故事情节围绕洪土生杨玉秀展开,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惟妙惟肖。最新章节不容错过。我是玄医兵王,病退回乡休养。针灸美容治伤,低调除恶安良。为了村富民强,发展创业太忙。佳人红颜娇娘,看我努力疯狂……

洪土生杨玉秀大结局-乡村狂兵完本免费阅读

《乡村狂兵》第3章 我只属于你

洪土生还在分析思索,杨玉秀感受到了他浑身散发的火热阳刚之气,熏得满脸通红,甚至生出了一些念想,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想到洪土生刚回来,作为女孩子的她,不能这么随便,杨玉秀有些不舍的脱离开他。

土生,你这六年多干什么去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杨玉秀看到没关好门,赶紧把门栓上好,还用长木棒抵好了院门。

玉秀姐,我们还是进屋再说吧。

洪土生随即拉着杨玉秀的手,感觉温润柔滑,越发感觉到家的温暖,很快就走进了她的卧室,顺手将门关上。

土生,这里没板凳,就坐在被单上吧。

杨玉秀点亮灯柜上的防风油灯,坐下后,洪土生也紧贴着坐在她身边,轻嗅着沁人心脾的体香,搂着她的柳条细腰,看着她泛着桃红的俏脸,小声说道:

玉秀姐,我被经过公海的一艘外国货船救下之后,就被船长强迫着留在了船上,当了六年的船员。

三个月前在风暴中搬运货物时受了重伤,已经不再适合当船员了,在经过花山岛东面的公海时,船长就派了艘小艇,送我上了岛。

受了重伤?土生,严重吗?

杨玉秀很是紧张,随即上下打量起了他。

洪土生微微一笑:现在好多了。

但双腿伤势还没完全好,另外就是力气小了些。

但我身体好,要不了多久就能恢复正常。

但这事你不要对任何人说起。

嗯。

那你这段时间好好在家里养伤,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杨玉秀说完,情不自禁的将俏脸靠在了洪土生肩上。

谢谢玉秀姐!洪土生咧嘴一笑。

土生,在你出海捕鱼失踪没几个月,父亲也驾着以往的旧船出海捕鱼死了。

我本来是想离开花山岛的,但舍不得我们一家人辛辛苦苦修建起来的这个家,怕走后被村里人霸占。

我又想到你命大、力气大,两三岁时在海里都没死掉,长大后力气更大,还精通水性更不容易死。

万一你安全回来了,我走了的话,你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就一直守着这个家,盼着你平安回来……

杨玉秀话没说完,洪土生歉意的说道:玉秀姐,辛苦你了。

从现在起,我会好好照顾你,让你过上所有人都羡慕的好日子!

杨玉秀很高兴的说道:土生,其实自从你救醒我那一刻起,我就发过毒誓。

我永远都只属于你一个人,别的男人谁都别想碰。

所以我才对父亲说过,要在你长大之后嫁给你。

现在你长大回来了,我也该嫁给你了。

洪土生听了后,心里咯噔一声,想到这六年多来的经历,脑海里瞬间浮现出了几个女孩子的倩影。

刚回来,玉秀姐就提出要结婚,但他想过自由自在的生活,可不想这么早受约束。

何况他太年轻,根本没想过结婚这事,也许快到三十岁,才会考虑结婚的事情。

父亲以往虽然对他单独说过,但玉秀姐却从没直接对他说,他也一直把玉秀姐当作最亲密无间的姐姐看待。

但现在玉秀姐竟然把话挑明了,直接拒绝是不可能的。

毕竟他跟玉秀姐之间是很有感情的,也希望玉秀姐能永远留在他身边,更不希望她嫁给别人……

洪土生飞快的转动着脑子,他很感动的点了下头,委婉的说道:嗯……

玉秀,你对我的心意我一直都明白。

只是我以往年纪小不太懂事,一直把你当姐姐看待。

我这几年没事的时候,跟着船上的医生学了些推拿针灸的医术。

等我身体彻底康复,我就带你离开这里,去大城市开一家私人诊所,怎么样?

听到洪土生要带她离开这里,而且对她的称呼也变了,杨玉秀误以为洪土生答应了,心里越发欣喜,甜甜的笑道:好啊!

土生,时候不早了,我想睡觉了。

这里本来就是你睡的卧室,今晚暂时让我睡在这里,好不好嘛?

嗯,可以啊。

玉秀,你先睡,我去把行李包拿进来。

洪土生回厨房取来双拐和行李包,看到杨玉秀已经闭着眼侧身和衣而睡,但俏脸依旧有些泛红。

本想对她做点什么,但想到来日方长,也不急于一时。

加上实在是困了,也背对着杨玉秀,很快睡了过去。

天刚亮不久,突然听到一阵阵急促的敲门声,还伴随着几个男女的叫喊声,杨玉秀醒了过来。

睁眼之后,她惊讶的发现身上盖着薄薄的被单,饱满自傲的36D完美身材正紧贴着洪土生后背,双手还搭在洪土生那浑厚结实的胸膛上。

芳心羞涩,赶紧收回双手,她抹了抹双眼,就出了卧室,顺便将门关上。

到了院门边,杨玉秀已经得知是牛大旺的老婆钟红,领着三个本家兄弟在叫门,她很快将门打开。

杨玉秀,牛大旺是不是来过你这里?

快三十岁的钟红看着比她年轻漂亮,在村里名声特别好的杨玉秀,就特别的嫉妒,马上冷着脸,指着她问起。

牛大旺?

杨玉秀一愣,夜里牛大旺来踢了几脚房门之后,突然就没了动静,后来院门打开了,她认为牛大旺应该是走了。

但这事不能说,不然谁会相信牛大旺半夜三更来她家,没对她做点什么?

呵呵,怎么的?杨玉秀,你心虚了!

我就知道你这个狐狸精耐不住寂寞,家里男人都死光了还留在我们花山村,就为了勾搭村里的男人跟你睡觉,现在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

钟红说起的同时,注意到三个本家兄弟都是直勾勾的看着杨玉秀,一副痴迷的模样,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杨玉秀受不了这种羞辱,赶紧摆手道:没有!我没有!

红姐,我没看到牛大旺啊!

没看到?骗谁啊!呵呵,敢不敢让我们搜搜看?

钟红说完,随即领着三个本家兄弟朝着正房跑去,杨玉秀根本拦不住。

洪土生突然从厨房里拄着双拐走了出来,指着正在跑来的四人,大吼一声:我洪土生回来了!看谁还敢欺负我玉秀姐!

洪土生?!你还没死啊?

《乡村狂兵》第4章 说我是废物?

二十多岁的钟雄,猛然看到天生大力气,十三四岁就能一人打十几个的洪土生出现,吓了一大跳。

但看清洪土生拄着双拐,有些艰难的朝着他们走来后,却是露出了坏坏的笑容。

洪土生,你拄着拐杖干嘛?是双腿出了啥意外吗?

钟雄现在不怕洪土生了,他随即朝着钟钟伟、钟林两个本家兄弟递了个眼色,继续朝着洪土生走去。

不用你们操心!请转告钟真妹妹,我回来了!

洪土生不想多说废话,但却提到了以往经常黏着他的稚气美少女,现在已经十八岁的钟真。

六年不见,也不知道当年古灵精怪的她,现在出落得更加水灵了,还是随着时光流逝,失去了那股灵气呢?

洪土生,你拄拐杖多久了?钟伟看似关心的问道。

几个月了!洪土生平静的说道。

钟伟听了大笑:哈哈哈哈!报应啊!

洪土生,就凭你现在这副落魄的模样,还想着我们钟家最美的妹妹,你他玛的也太高看自己了吧!

是啊!洪土生,你也不拿镜子照照,只读过小学的你,现在这个残废样,已经考上大学的钟真妹妹还会看得上你?

钟林也在钟伟说完之后,面带不屑的嘲讽起了洪土生。

呵呵,我只是让你们带个话,你们这么多废话干嘛?

面对钟伟、钟林的嘲讽,洪土生不以为意的冷笑道。

钟雄此时距离洪土生已经很近了,他突然双手就朝着洪土生猛推,想要将他推倒在地,然后好好的踩踏几脚羞辱一番,找回当年被洪土生打得屁滚尿流的自尊心。

但没想到洪土生却是敏捷的避开了,钟雄一个收势不住,就跌倒在了地上。

卧槽!洪土生,你他玛敢闪开!

兄弟们一起上,把这个废物狠狠的揍一顿!

钟雄话刚说完,洪土生一拐杖就打在了钟雄的双腿膝盖上,钟雄顿时疼得呲牙咧嘴,用双手捂着。

看到钟雄被打,钟伟、钟林嘴里骂骂咧咧的,同时朝着洪土生挥舞起了拳头。

洪土生只是抬起了右手拐杖,一个横扫,依旧扫在两人的膝盖骨上,两人瞬间跪倒在地,惨叫连连。

哼哼,我现在虽然残废了,但也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

你们三个手下败将,也敢在我面前耍横?

洪土生话说完,就朝着钟红走去,钟红见洪土生来势汹汹,就想着赶紧逃走,却发现杨玉秀挡在了已经关好的院门前。

杨玉秀,你个狐狸精,赶紧闪开!

钟红正准备骂走杨玉秀,却看到杨玉秀带着愤怒的冷笑,从身后抽出了长柄猪草刀。

那刀口明晃晃的非常锋利,还拿在手上挥舞着,吓得钟红瞬间停下,不敢继续前进。

而此时洪土生已经到了钟红身后,一拐杖打在了她的后背上,瞬间将她打趴在地,来了个狗啃泥。

钟红,我本不想打女人。

但你这个恶婆娘,竟敢骂我玉秀姐,坏我玉秀姐名声,我只能破例了!

洪土生冷酷的声音,吓得钟红浑身发抖,她赶紧求饶道:土生兄弟,我有病、身子虚,别再打我了!

玉秀妹子,我错了,求你们放过我吧!

这就是你的道歉?洪土生冷冷问道。

钟红赶忙站了起来,左右开弓的扇了自己两个响亮的耳光,说道:对不起!

玉秀妹子,牛大旺没来这里,是我错怪你了。

你这些年洁身自爱,是我嘴臭瞎说你坏话,真的很对不起!

呵呵,只是口头道歉?

离开之后,继续说我玉秀姐的坏话?说我是废物?

洪土生发现钟雄三人此时都站了起来,但都在弓着身,揉着被打得膝盖骨,朝着院门口走来,又冷笑着问道。

土生,那你要我们怎么办呀?钟红苦着脸问道。

你们回去之后,赶紧送些好吃的、能保存久些的东西,来向我玉秀姐赔礼道歉。

谁要是没来,别怪我洪土生挨家挨户的上门问候!

洪土生冷冷说起,又看向了钟雄三人。

钟雄没想到残废了的洪土生还是很厉害,害怕再被打,赶忙笑说道:土生,我家熏了不少的海鱼,我送几条来。

我家有熏牛肉,我送两块来。

钟林也赶忙表态。

钟伟和钟红还想表态,洪土生已经不耐烦的说道:都赶紧回去拿吧!我和玉秀姐还没吃早饭呢!

不到半个小时,钟红拎来两块上好的熏五花肉,笑着说起牛大旺就睡在家里,是她没注意看到,又再次对钟红道歉。

钟红离开后,杨玉秀拎着熏五花肉,进了厨房,笑道:土生,钟红送肉来了,先煮半块吃着怎么样?

正在柴灶锅旁做早饭的洪土生点头道:好啊。

玉秀,我来煮吧,你去收拾房间。

嗯,土生,那我去了。

不经意间,杨玉秀的身子稍稍跟洪土生刮蹭了下,就离开了,却让洪土生再次心神荡漾。

拿起一块熏肉,正准备切半块来煮,鼻子却敏锐的闻到有些异味。

洪土生低头用力的闻了闻,瞬间骂道:卧槽!竟然抹有砒霜!钟红这是想毒死我们啊!

洪土生再细闻另一块,也是抹着砒霜的,他赶紧叫来杨玉秀说起这事。

土生,钟红应该不敢下毒害我们吧?

刚才她又对我道歉,说起牛大旺就睡在家里,的确是误会了我呢。

杨玉秀说完,洪土生想到被他扔进后院的牛大旺,现在是完全的废人,钟红这个精明泼辣的女人,看到牛大旺那副废人的样子后,一定是猜测到了什么。

洪土生瞬间眉头一皱:糟糕!钟红下毒之后,肯定要逃!我去她家看看!

土生,你腿脚不方便,还是我去看吧。

杨玉秀说完,腰间揣着长柄猪草刀,很快跑了出去。

正在做饭菜,洪土生听到外面来了不少人,马上拄着双拐到了院门附近。

三十六岁的治保队长柳权,领着十二个背着猎枪的治保队员,此时都将枪口对准了院门。

洪土生,我是村治保队长柳权,有话要问你,你赶紧出来一趟!

  • 发布时间:2021-02-23 16:33:43
  • 作者:洪昊天
    小说名:乡村狂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