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娱乐天王什么时候更新

潘明宇是作者剁椒鱼头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以小说形式来叙述,大大增加了难度,小说可想而知作者对它倾注了多少心血。阅读体验飞起,精彩章节抓紧一睹为快。“伪娘给我滚!绿茶婊别给我装纯!”绝世临时工——潘明宇,路边买到气运罗盘重生8年前,凭借重生的经验,和气运罗盘的帮衬,一路高歌猛进,左手美女,右手金钱,脚下踩着潜规则和霸王条款,天下娱乐我为天!

小说娱乐天王什么时候更新

《娱乐天王》第3章 摸了梦中女神

可是当他的手摸到针头的时候,脑海里面突然传出来一个十分甜美的声音。

滴,继承者因为阻止车祸,使三十一人幸免于难,功德无量……

你是谁?哪怕潘明宇上一辈子在网上看了很多小说,但是这一刻也被吓了一跳,毕竟脑袋里面突然多了一个声音,那种感觉真的有点毛骨悚然。

我是气运罗盘的器灵——碧瑶,来自一个科技修真的世界的神器。

那个好听的声音声音有些高傲,甚至潘明宇可以想象出对方仰着下吧,一脸自得的样子。

如果这个声音是男的,潘明宇早就不搭理他了,装什么装,在装也是一个器灵而已,但是现在是个美女,自然优待不少,更何况还是让自己重生到现在的大恩人呢!

那气运罗盘有什么用?

顾名思义,气运罗盘,可以掌控天地气运,碧瑶刚开始还十分自得,可是后面的声音低落了很多,现在只有辅助修炼的功能。

怎么修炼?

经过甜美的声音的解释,潘明宇终于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气运罗盘,科技修真世界意外流落到地球的宝贝,现在竟然因为他获得了别人的崇拜,而意外激活,钻进了他的脑袋。

说起来这个宝贝,也逆天的没法,竟然可以通过获取别人的信任和崇拜来汇聚气运,不但可以借此成为大富大贵之人,还可以拥有非比寻常的超能力。

就比如现在,他自己的气运也不过只是最普通的白色,但是却拥有了一项能力——望气,可以看到别人运气的好坏,甚至有一定几率看到别人的资料和心理活动,虽然乍一看,这能力不咋地,但是潘明宇知道,只要运用的好,完全可以成为趋利避害的宝贝。

潘明宇按照提示,心念一动,顿时就在他的脑海里面看到了一个白色的罗盘,罗盘上空一道白色的烟柱足足有七尺多高,越往上颜色越淡,直到七尺多的位置,这才缓缓消散。

人的气运分七级九品,一品最低,九品最高,这七尺气运,就是白色七品。

碧瑶适时的解说到。

那是怎么回事?潘明宇看着气运烟柱旁边还有一条白的耀眼的气运线问道。

那是你的粉丝或者说是你的信仰者的气运线,粉丝的气运越高,对你辅助就越大。

碧瑶。

啊哈,太棒了,本来我还以为,我要迫不得已的去做明星,现在看来,我还是可以继续做我的经纪人,然后开工作室,然后开娱乐公司,只要我把自己的明星培养起来,让他们足够崇拜我就可以了。

潘明宇高兴不已的说道。

当然可以,只是初期的话,发展的会换慢一点。

没关系,这个我懂,这就相当于打地基,根基越牢固,楼才盖得越高。

不错,幸好你明白这些,相信我很快就可以重新苏醒了。

碧瑶清冷高傲的声音有了一丝暖意。

苏醒,什么意思?

你可以查看日志提示,我坚持不住……碧瑶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没了声息。

这一下可急坏了潘明宇,他还没有完全搞清楚怎么回事,碧瑶怎么就沉睡了呢。

不过还好,就在这个时候,潘明宇发现天命罗盘上有一个亮起的符文,看起来像是一个问号,潘明宇忍不住点点了一下,紧接着他脑袋里面就出现了几条信息。

1,阻止车祸发生,使31人幸免于难,气运增加一倍,由白色六品气运晋级为白色七品气运,获得拥有白色九品气运的崇拜者一名,激活气运罗盘;

2,继承者体质太渣,消耗气运罗盘剩余能量的90%,体质增强一倍,达到正常人标准,气运仙女碧瑶被迫陷入沉睡,当继承者气运变成红色之后,气运仙女方可苏醒。

3,如果有疑问可以翻看日志资料。

这一下潘明宇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稍微松了一口气,盯着‘气运仙女碧瑶’那几个字,潘明宇无比后悔当初怎么就不多锻炼一下身体,否则也不至于让一个仙女沉睡了,仙女啊,光这两个字就有着无比的诱惑力。

虽然他要坚定把赵忆嬛追到手的目标不动摇,但是他也十分期待在这长征路上收一个仙女女仆却也是无比美妙的事情,虽然只能看不能摸,但是光看着也不错啊,再说了,现在连气运罗盘这个玄幻的事都出来了,把一个器灵,啊不对,是一个仙女变成大活人也不是不可能啊!

反正闲着无聊,潘明宇就看起了日志资料,这一下,潘明宇有长见识了,人的气运可不仅仅是运气,还关系这一个人的财运、官运、寿运、福运、桃花运等等,要是损耗了太多气运那就等着倒霉吧,这也就是物极必反。

不过现在让潘明宇有些不甘心的是,他的气运等级太低,根本没有办法看到一个人的财运、官运、寿运、福运、桃花运什么的,除非他的气运晋级为红色。

红色啊!又是红色!

潘明宇怨念不已,不过想着现在他的气运只差两品就可以晋级为红色气运,顿时就又笑了,没办法,仙女奴仆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

抱着美好的憧憬,潘明宇很快就睡着了,甚至梦里她梦到一个一袭白裙的仙女来看他,还带来了香喷喷的早餐,就在他想要对着仙女倾诉衷肠的时候,那仙女竟然转身飘然而去。

别走!潘明宇忍不住伸手拉住了那仙女的手,往怀里一拉,顿时抱了一个香玉满怀。

可是还没有等他来得及好好轻薄一下怀里的仙女,就被一声惊呼惊醒了,紧接着就见一个人影砸了过来,潘明宇本能的的去挡。

可是谁想,睡得迷迷糊糊的他,动作和意识都点跟不上,只来得及将双手挡在胸前,就感觉两团柔软带着不轻不重的力道,涌到了他的两手之间。

潘明宇本能的抓了两下,滑腻柔软,还充满了弹性……

潘明宇有点发蒙,虽然刚才的惊鸿一瞥没有看清这个少女的模样,但是却也足以分辨出这是一个顶尖的美女,不仅仅有着娇俏的容颜,还有这凹凸有致的身材,特别是美女这对玉兔,更是极品中的极品。

可是现在他却没有心思享受了,要是他不能在对方回过味来之前,想到应对的办法,恐怕就不仅仅是要挨一个耳光的事了,弄不好还要扣上一个流氓的帽子。

要知道他的目标可是校花王语嫣啊,要是这件事传到校花的耳朵里面,那颗就完蛋球了。

不行!决不能让人把自己当成流氓,可是怎么办呢,尼玛要命啊,潘明宇急的背后直流汗。

此刻趴在潘明宇身上的王语嫣脑袋也有些发蒙,昨天回到家,她才知道了她妈妈当时差点被人撞死这件事,虽然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但是她还是后怕的不行,同时也对救了她妈妈一名的潘明宇感激的要命。

今天上午她妈妈还有课,于是就毛遂自荐的帮潘明宇送早餐,可是谁想她刚把保温桶放在一边的桌子上,就被这个看似无害的流氓拽倒在床上,还好死不死的抓住了她那从没有异性触碰过的双峰,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了,突然到她的脑袋有点转不过弯来。

不过就算再转不过弯来,也知道自己被占了占大便宜,当然挣扎了两下,想要起来。

王语嫣这一挣扎不要紧,可把潘明宇急坏了,直到现在除了装睡,他还没想到其他的办法。

尼玛!拼了,刚才不是在做梦吗?继续装做梦吧。

潘明宇也豁出去了,连忙闭上眼睛,然后吧嗒了几下嘴,迷迷糊糊地说道:妈妈,别走,我饿!

刚从潘明宇身上爬起来,羞愤交加的王语嫣身子猛然一僵,硬生生将将要抽到潘明宇脸上的手,停了下来,一脸愕然的看着如同婴儿一般还在吧嗒嘴的潘明宇,难道这个流氓在做梦?还把自己当成了他的妈妈?

这让青春正茂的王语嫣情何以堪,自己一个顶级大美女被人占了便宜也就算了,那勉强还说明她魅力大,可是被人当成了几十岁的大妈,这让她如何受得了,哪怕这个混蛋只在做梦,也不行。

那停在左脸旁边几厘米处的冷风让潘明宇浑身发紧,要不是上辈子他做过很多龙套,演技也着实要的,恐怕这一下就要露馅了。

妈妈,别走,我饿!妈妈!潘明宇控制着语俗和声音,那轻微而缓慢的话语跟说梦话一模一样。

就在潘明宇想着是不是要再重复一遍的时候,病房外面响起一阵脚步声,紧接着潘明宇就听到一阵悉悉索索的整理衣服的声音,然后那美女气愤的哼了一声,跺了跺脚就往外走。

校花!

王语嫣!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了,紧接着就听到一阵不可思议的惊呼。

我刚才竟然轻薄了王语嫣?我轻薄了王语嫣!

潘明宇也不知道自己是高兴还是伤心,应该高兴吗,终于近距离接触了王语嫣,还摸了摸到了被无数牲口垂涎的酥胸,伤心吧,以后王语嫣会怎么看他!

一时间,潘明宇欲哭无泪。

你们是那混……潘明宇的同学吧,等他醒了让他把早餐吃了,我还有课。

王语嫣红着脸冲出了病房,暗自庆幸她反应够快,否则被那些牲口看到刚才那一幕,还不知道怎么编排她呢?

《娱乐天王》第4章 仇人见面

这边王语嫣刚离开,病房里面就发出阵阵怪笑,潘明宇,你娘的,我们的女神来看你,你竟然睡觉,真是暴敛天物啊,啊,竟然还有爱心早餐!

爱心早餐,女神的爱心早餐啊,不行趁这个牲口还没醒,我们赶紧分了。

潘明宇不用睁开眼睛,就知道这两个声音是谁,先前那个很浑厚的声音,就是他宿舍老大甄强壮,人如其名,长得确实很强壮,身高一米九体重二百三,全身肌肉,原本是一个忠厚老实的主,可是自从跟事精混在一起之后,也变得闷骚闷骚的!

不过有一点却是让潘明宇极度无语,那就是他丫的的审美观,无比奇葩,胸大屁股圆,对就是这个,因为他老爹从小就告诉他,胸大屁股圆的女人好养活,还生儿子。

后面那个说话欠抽的,就是事精,这个事精也不仅仅是说说那么简单,而且也是说到做到的主,这不话音还没落,就去拿王语嫣带来的爱心早餐了。

你丫的给我放下。

潘明宇一声大吼,从病床上窜了下来,直接从事精手里将保温桶夺了过来,你丫的,这爱心早餐可是哥用命换来的,你丫的都好意思?

好意思,当然好意思,为了女人当然要毫不犹豫的插你两刀。

事精一脸贱笑的看着潘明宇,大有虎口夺食的倾向,不过这事精好像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陡然变得猥琐无比,明宇,哥问你件事。

不要问,我啥也不知道。

跟这个牲口认识一年多了,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没啥好事,潘明宇毫不犹豫的拒绝。

别急啊,我说,刚才校花花的脸怎么那么红啊,还有他一开始怎么说来着,‘你们是那混……潘明宇的同学吧’,那个混应该是混蛋的混吧,老实交待你到底对校花做了什么?

有吗?我怎么不知道,我睡觉来着。

潘明宇睁着眼说瞎话。

有!事精和甄强壮齐齐点头,然后威胁道:当然,你也可以不说,继续跟我们装,但是我们可不敢保证明天某人将会成为所有雄性生物的公敌!

什么都没做。

潘明宇坚决的否认,笑话,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现在三岁小屁孩都知道的事,他怎么可以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等着,等你出院了,看我们哥俩咋折腾你!甄强壮看着床头的吊瓶,只能愤愤的挥舞了一下拳头。

啊,好怕怕,告诉你们,哥性取向很正常,坚决不跟你们搞基。

你丫的,你要搞,我们还不干呢。

事精说到这里,露出了一脸猥琐的笑容,明宇,跟你商量一件事行不。

又来!潘明宇现在颇有一股交友不慎的感觉。

嘿嘿,那个你看你都住院了,明天五月天的演唱会也去不了了,你看,嘿嘿!事精激动地直搓手。

滚,没可能!经事精这么一提醒,潘明宇这才想起,明天是五月天的演唱会,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的女神王语嫣特别喜欢五月天,他当初一咬牙用了一个月的生活费买了一张门票,就是为了可以在演唱会上跟女神相遇。

不带这样的,明宇,帮帮我吧,我好不容易勾搭的妹子,你忍心让我再次陷入单身大军吗?

潘明宇眯着眼睛沉吟了一下,门票我可以给你,但是你要帮我一个忙。

说吧,只要你不让我帮你去偷女生的内衣内裤,什么事都行?事精拍着胸脯保证道。

潘明宇自动忽略了后面的话,帮我借一个或者租一个贝斯,质量最好好一点。

贝斯?甄强壮顿时挠头了,那是啥玩意?

老大,你真OUT,贝斯就是四弦琴,模样跟吉他差不多,但是少了两根琴弦,不过明宇,那玩意你能成吗?我们可从来没见你弹过。

事精难得正经了一回。

要不我们打个赌?

滚!你丫的又想算计我!事精眼珠子一转,不过那玩意据说很讲究缘分,你要是用着不顺手,再好也没用,所以你最好跟我们一起去。

明宇要是可以出去,你以为他愿意窝在这里啊,咱们来的时候辅导员不是说了吗,那艺术学院的李老师说了,他要是敢私下出院,李老师就取消他的参赛资格!甄强壮十分鄙视事精这个馊主意。

嘿嘿,我不可以出院,但是不能说我不能出去转转,嘿嘿,把手机给我用一下,我的手机坏了。

潘明宇借了甄强壮的手机,就拨通了李清怡李老师的电话,把事情说了一遍,那边沉吟了一下,终于同意了潘明宇请求,可是紧接着李老师的一句话,就让潘明宇的心跟着不争气的跳了一下。

明宇,语嫣还没有离开吧,你让她带你去我们家乐器行挑一个。

那个,李老师不用了,我这样不就成携恩图报了吗?

潘明宇,你没听说过一句话那恩大如仇吗?李老师还是一如既往的强势。

潘明宇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很想说一句,你把你女儿嫁给我吧,不过憋了半天,别到嘴边就变成了,李老师,你看,如果可以,你帮我求求情,让我可以选修艺术学院所有的课程好不好!

可以。

李老师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送潘明宇贝斯的事,因为他感受到了潘明宇的自尊。

东华大街,车水马龙,人流如织。

潘明宇三人终于来到了繁华的商业街,事精就自告奋勇的往前面带路,说是他知道一家特别好的乐器行就在附近,可是他们跟着事精转了一个多小时,不要说乐器行了,连个买光碟光盘的都没看到。

直到最后又回到了当初他们下车的公交站台,事精大手一挥,无比牛气的拦了一个的士,说是去附近最好的乐器行。

的哥用一种无比的怪异的眼神看了看事精,然后伸手指着正前方,看到那个公交站牌了没有,他对面有一条小路,直接穿过过去,就是!

事精无比尴尬的道了谢,然后就往前面冲,潘明宇和甄强壮一脸无语的跟在后面,话说没听说这事精有路痴的毛病啊,可是今天这事办的。

直到事后很久他们才知道,事精那里是带着他们找乐器行,而是打着幌子尾随了一个OL女郎!当时可把潘明宇和甄强壮给气坏了,直接把事精摁在床上就是一顿狠揍。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潘明宇三人,穿过了不过三百来米的胡同,就看到了一家装饰豪华的乐器行,三人连忙走进去,然后潘明宇就皱紧了眉头,因为他看到了一个十分讨厌的人——甄建仁。

甄建仁,绰号:贱人,师大三大校草之一,师大情歌王子,艺术学院学生会主席,性格虚伪,喜欢穿银色套装,家里小有资财,当然潘明宇看他不爽,不是因为这些,而是这个混蛋不但是他的情敌,还是上辈子将他害的凄惨无比的胡博的狗腿子。

现在仇人见面,自然分外眼红,不过潘明宇也没有冲动的立刻扑上去报仇,而是动用了每天一次的望气技能。

红色一品!

潘明宇有些惊骇的看着‘真贱人’头顶上面的红色烟柱,虽然早就料到了‘真贱人’的气运烟柱绝对绝对不弱,但是这一尺多的红色气运还是超出了潘明宇的预料,不过更让潘明宇惊讶的是,这‘真贱人’的气运烟柱竟然没有如同他般,越往上越淡,而是上下两端浓郁厚实,翻到越到中间越稀薄。

不但如此在‘真贱人’的气运烟柱周围竟然还有着一圈如同波浪一般的白色烟雾。

不过很快潘明宇就又释然了,‘真贱人’身为胡博的狗腿子,家里又是申城青东集团的高层,自然的到了情动集团合运的加持,至于那如同波浪一般的白色烟雾,就是因为这些年‘真贱人’为非作歹积累的怨气,不过很显然,这个‘真贱人’十分聪明,没有招惹过他惹不起的人,那些怨气不能对他造成实质影响。

不过十分可惜的是,这一次潘明宇没有看到‘真贱人’的资料和当前的心理活动。

话说起来很长,但是这一切也不过呼吸之间的事,事精和甄强壮也没有注意到潘明宇的异样,拉着潘明宇走到贝斯的柜台,指着中间一个白色的贝斯说道:明宇,你看这个怎么样?特范儿!

潘明宇顺着事精的手指看去,那是一把白色的贝斯,有着两个豪华的弧度,翘脚让人看起来有一阵善心悦目,华贵而精美,一看就知道是一个高档的货色。

潘明宇翻了翻白眼说道:看起来不错,不过你还是看看标签在说话。

事精和甄强壮便将自己的目光转移到了标签身上,看到那一万六千的报价和概不出租的标签,脸色变得有些尴尬,潘明宇家里什么情况他们一清二楚,不要说一万六的报价,就算是打个一折,恐怕都拿不出来。

而他们两个虽然有心帮明宇,但是这个数字却也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算。

明宇,你想要买贝斯?贝斯价格昂贵不说,还很难入手,想要弹好就更难了,恕我直言,你还是先从吉他入手吧,否则又浪费钱又浪费时间!就在这时,潘明宇最不想听到的声音响了起来。

潘明宇看着‘真贱人’看彬彬有礼的笑容,就恶心的想吐,要不是有着上辈子的经历,现在他说不得还会跟傻子一般,被人狠狠踩了两脚,还感恩戴德。

‘真贱人’这话乍一听好像没有什么,但是仔细品味一下就可以咀嚼的出来,什么价格昂贵,什么难以入手,不就是说他买不起,更没资格玩贝斯。

潘明宇心中冷笑,脸上却是不动声色说道:不劳你费心了,贝斯反正是我在买,学不学得成也是我的事,你说呢?

‘真贱人’的脸色变了变,他是在想不通,往常这个被他玩弄于鼓掌之间的小瘪三,不但突然开了窍,还学会反击了,难道真的是被车撞了一下,变聪明了?

哼,不管你是变聪明了也好,吃了雄心豹子胆不知道天高地厚也罢,今天要是不睬你计较我一天都不会舒服。

‘真贱人’再也不掩饰眼底的嘲讽之色,慢悠悠的说道:每一件乐器都有他的灵魂,当然身为乐器中的小贵族的贝斯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要运用好一把贝斯,就必须要了解它的脾性,否则又谈何完好地运用呢?我觉得贝斯就是一件需要用心雕琢的事情,不是什么不学无术的人都可以掌控的,你说呢?

到了这个时候,事精和甄强壮也听出来‘真贱人’这指桑骂槐的意思,顿时脸上不由怒气上涌,当下就想在那张欠抽的脸上来几巴掌。

潘明宇心里一阵冷笑,上辈子拜他所赐,可是不断转换了各种职业,其中吉他和贝斯更是强项,这么一点问题自然难不住他。

当下,潘明宇上前一步,挡在事精和甄强壮的前面,胸有成竹的指着那把贝斯说道:【品牌】Fender,【型号】新美标019-3600-700,【琴体】桤木,【琴颈】枫木,【指板】玫瑰木,【品格】20品,【琴颈手感】C型,【拾音器】CustomShop'60sPBassSplitSingle-coil,【琴桥】HighMassVintageBridge,【金属部件】全部镀铬,【电路设计】一个总音量,一个音色。

说到这里,潘明宇一阵轻笑,看样子,甄学长对这些也不是很了解,要不要,我再给你介绍一下Fender的发展史?

你!‘真贱人’一脸铁青的看着潘明宇,小瘪三,不要以为在网上了解了一点信息,就可以拿出来卖弄,艺术不是你这样的小瘪三玩得起的。

老大,难道你被狗咬了,咱们还能要能咬回去吗?潘明宇拉住了想要动拳头的甄强壮,然后转身对着一旁的店员说道:麻烦你把那个贝斯拿给我,我试用一下。

  • 发布时间:2021-02-23 16:58:43
  • 作者:剁椒鱼头
    小说名:娱乐天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