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值得推荐的小说骆成晚婷全章节免费试读(神武大转盘)

玄幻文小说《神武大转盘》的主角是骆成晚婷,该小说展现了丰富的故事情节,特别是人物情感刻画细致,看过后就很难从中抽离,小编推荐这部小说主要是因为故事主角骆成晚婷,人物动线和细节作者六尺相把控的都很好,非常值得一看,一起来看玄幻文小说《神武大转盘》吧人有三魂七魄,神魔二性混淆不分。魂即神性,为道;魄即魔性,为情。骆成,在炼化五色转盘之后,神魔二性已分。至此淬武色、凝神意、化魔象、衍臻身、九炼神通……他于浩瀚世界间,凭神魔之威破尽万般险阻,以万丈豪情上演生杀予夺。

有哪些值得推荐的小说骆成晚婷全章节免费试读(神武大转盘)

《神武大转盘》第10章 乱剑式

头上是一片星辰,皎月当空。

脚下则是平地,由见方岩灰色石板铺设而成,古朴厚重范围甚广,瞧不见尽头。

这里,并非真实。

转动身体打量一圈周围,骆成心有紧促。

对五色转盘的各色之用,虽有初步的了解,但并不全面,究竟怎样,他还难以断定。

看了看手中的青钢剑,满是豁口,无论触感、重量等都无偏差,正是他所有的那一把。

一咬舌尖,有真切的疼痛感。

这时,在骆成的面前有一身形快速形成,眨眼之后,形成了一人。

其相貌与骆成一般无二,神色肃然,手中持着一把同样满是豁口的青钢剑。

唯一的不同就是,此位骆成着一身青色的长袍,样式倒是相同。

原来是这样。

修炼乱剑式!

无需旁人告知,骆成已有所明白,说完之后,他直接向青袍冲杀而去。

还难以用于实战的乱剑式就此施展,一招三剑罩向青袍。

青袍的肃然神色无一丝波动,同样是乱剑式出手。

锵、锵!

双剑交击,火星迸溅。

骆成与青袍又是急退开来,均是手臂部分各中一剑。

伤不是真实的。

伤口的疼痛感让骆成眉头微皱。

但伤口并未流血,眨眼之后已经痊愈,便是衣物的损伤都复原如初。

骆成未立即再攻,而走到了一旁,修炼起乱剑式。

青袍依旧神色肃然,同样如此。

乱剑式的剑招很短,几息许的工夫便可修炼一遍。

起初时,各自的修炼看起来并无两样,均是不断的出剑,偶尔琢磨。

但逐渐的出现了差别,青袍的乱剑式更加杂乱,一招三剑,似有三道清冷剑光错落迸进,已达到初学乍练足以用于实战的程度,且与杜山所施展时,隐有一分不同,多了一丝清冽之感。

再来!

千余遍的修炼后,骆成不见丝毫疲累,双目迥然,持剑与青袍厮杀在一处。

短短十余下交击,骆成便已重伤。

除了喉咙与心脏,身躯布有近十道剑伤,深可及骨的斩伤、洞穿的刺伤……

此刻,肉身的损伤已让他无法站立,栽倒在地。

疼痛与虚弱,无比的真实,即便在荒迷禁地,他都未受到过如此伤势,能清晰的感受到死亡的气息。

百息之后,又站起身来,伤势已丝毫不在。

我在乱剑式的修炼上,走了弯路。

心有体悟,暗想一句后,骆成再次修炼起乱剑式。

若根据修炼一遍乱剑式的所用时间推算,他来到此地已约过了大半日,外面可能临近了夜巡戾山的时候,但骆成并未打算离开,离开后将会在短时间内进入不得,那便等到无法留在此地,不得不离开之时再说。

若外界到了夜巡戾山时,齐飞利见不到人定会来住处寻找他,找不到人的话,或去寻守卫执事丁松寒再派人手。

到时就算给他定下失职之责,他也会承担。

不想闲杂之事,他专注于修炼。

又过了一日光景,骆成对乱剑式的掌握,已达到足以实战的层次。

这是,他平日不敢去想的进展速度。

原本他对自己的要求,是一个月要能以乱剑式实战,一年略有小成。

然而,青袍却已经达到了一招四剑的地步,且每一剑的威力都非寻常气力可比,至少提升三成,为略有小成的层次,若达一招九剑则是融会贯通,之后,则会因修为的提升,对力劲的控制更加入微精妙,而不断分化,一招十八剑、一招三十六剑等等。

再来!

停下修炼,骆成再次主动冲杀,单纯的以乱剑式碰撞乱剑式。

却被不料一剑四招迎面罩下,险些被瞬杀当场。

伤势不出意外的痊愈,骆成接着继续修炼。

在这里,他没感觉到饥饿疲累或是疲倦,仿佛有无穷无尽的精气神。

可能过了十日,也可能已过了一个月。

不停的修炼,施展了几十万次乱剑式,期间,骆成更有十余次被一剑封喉,而丢了‘性命’。

此时,青袍对乱剑式的掌握已达一招九剑,乱剑式融汇贯通的程度。

此等武技的修炼速度,只有在各种典籍中,描写绝世天才顿悟的趣事轶闻中见过。

骆成对乱剑式的掌握,终是达到了略有小成的层次。

再来!

刚一交手,面对天罗地网般绞杀而来的剑光,骆成毫无还手之力,更无处遁逃。

被瞬杀之后,继续修炼。

待达到一招七剑时,一番毫无征兆的天旋地转后,醒了过来。

融汇贯通的感悟传递,还在保持着。

站立于修炼室的骆成睁开眼睛,目有喜色。

转盘的蓝色区域之用,让他感到尤为惊喜。

简单的说,蓝色区域是用于修炼武技,而他的肉身不曾离开过楼阁的修炼室。

是意识,处在蓝色区域形成的‘青袍修炼室’中。

在此‘青袍修炼室’内,除了他,还有青袍。

青袍可以说是他,却是没有七情六物的他,处于空灵之境。

拥有超乎想象悟性,会对武技等进行完善与推衍。

只是,青袍对武技等的完善推衍,不能全然的灌输给他,而二人的相互交手,不仅是印证武技,骆成则可在此期间得到武技修炼感悟的快速传递,继而进行修炼,提升武技的层次。

骆成认为,即便不是乱剑式,而是由他胡编乱造的一个武技,青袍都可会对其进行完善与推衍。

至于结果,可能会因骆成的修为领悟等欠缺,不足以自创武技,完善推衍后武技,也与乱剑式相差甚远,不值一提。

究竟过了多久时间,得先确认下再说

到了齐飞利的住处,只交谈一句,见其面无异色,骆成便赶回了住处。

在青袍修炼室的修炼看似颇长,但在青袍修炼室外,过了还不到半日。

骆成想不明白是何原因,他未听闻过类似的事情,想再进入其中,需再选中蓝色区域消耗魔晶才可。

好事一件,不去纠结,便在院子里修炼起来。

眼下转化过的元气所剩无几,转动转盘需要二十颗元气丹,手中又无一颗,修为难以得到提升,倒无妨,修炼武技是以武练道,是对功法、对道的领悟,这两日着重于修炼乱剑式不无不可。

骆成能察觉到,青袍对乱剑式融会贯通的感悟,在缓慢的传递过来。

唰唰唰!

似有剑光闪烁,一招七剑。

一遍又一遍的施展,骆成心无旁骛,修炼不辍。

但毕竟不是在青袍修炼室中,精气神会消耗,会疲累会困倦,需要张弛有度劳逸结合。

乱剑式的进展速度,要慢于在青袍修炼室中时很多。

时间匆匆,戾气逐渐的被消磨殆尽,转眼到了两日后的上午。

之前与程丹夏约好,今日一同进入戾洞。

修炼一番乱剑式后,见时候已差不多,便提前一些来到了戾山。

戾山已聚集着一些弟子,与往日相似场景。

骆成寻一地,随意而立,暗下体会青袍传递过来的感悟。

除了他之外,齐飞利等有空闲时间的戾洞守卫也在,其中便有任鸿。

到了臻身二重?任鸿看着不远处的骆成,拧了拧脖梗,发出咯嘣咯嘣的声响,脸色颇为难看。

因通过月俸获得的光耀石,在发放的次日便消耗得所剩不多,剩余的丁点需用于不时之需,所以上次进入戾洞,他未使用自己的光耀石,受到了戾气的侵染,这几日,除了修炼也未去留心他事。

但上次与骆成发生争执的事,他并未丢到脑后。

是深深的记下了,当时对其略感胆寒的情况,让他在事后回想异常恼火,竟被凶狠吓到了!

此刻知晓骆成已修炼至臻身二重,他心底的恼火腾的一声被勾起来。

铁灰色的元光在剧烈隐现,散出的凶横气息让附近弟子远远避开。

骆师兄。

程丹夏已赶到戾山,见到骆成颇为欣喜。

依旧穿着浅蓝色衣裙,心情愉悦面挂笑意,更显得俏丽,并且肤表隐现的元光显为浅蓝,修为已有进展。

这几日来,除了疗伤与修炼,程丹夏便是盼着今日。

不说其他,与骆成进入戾洞,自身的安危更有保证,有可能收获更多的修炼资源。

江雨原本也想同来,后不知怎么又放弃了。

见她赶到,骆成的心中不由得泛起几分轻愉,问道伤势可痊愈了?

全好啦,丹峰最不缺的是丹药。

程丹夏俏生生说道,接着挽起袖口,露出一截白皙细嫩的小臂,又道:一点疤痕未留下,师兄你看。

那便好,这就进去。

二人没多做耽搁,从一处小洞窟,进入到了戾洞。

昨晚夜巡,骆成对各处封印后的动静有大致的掌握,自不会选一进入便遭到魔物围攻的入口。

在不远处,任鸿记住了骆成二人进入的小洞窟,泛起厉笑,道:好你个杂碎,竟勾搭上一位丹峰女弟子,还是那么俊俏的女弟子,你俩主动送上门来,我怎能不收,今日就让你有去无回,宰了你个杂碎,或许我还能领到赏金,嘿嘿。

有些事,其他人不得而知。

他护送其他弟子,绝非只是为了那几颗元气丹而去冒风险。

逮到合适的猎物,才能大赚一笔。

任鸿不觉得这有什么错误,因他知道,守卫执事丁松寒便是借此起家。

在其他峰脉任职,除了月俸,还有许多方式获得修炼资源,但作为戾洞守卫,此等毫无油水可捞的职位,就得靠实力与厮杀,来让自己获得更多。

《神武大转盘》第11章 魔尸剑断

眼前一花,二人已经到了戾洞之中。

骆成面无异色,程丹夏依旧有几分兴奋之意。

此次进入戾洞非是护送雇佣关系,纯粹是搭个伴。

共用一颗光耀石,正常所得收益平分、互利互惠。

虽说此次人数少,但程丹夏反而更觉安稳,她抱着的想法是有骆成在,一切不需要她来忧心,不仅可斩杀魔物来历练,又可获得收益,当真是美事一件。

而骆成,只为了修炼资源。

感受一番后,便选了一方向,二人并肩快步前行。

内门选拔还有不到八个月,骆师兄可有信心。

程丹夏偏着头,面挂笑意,颇为关切的问道。

她对骆成的事有些了解,知晓毕洪平与车雁宇二人,而骆成未能回返丹峰任职,显然有人在其中作梗。

想要不受人牵制摆布,肆意调遣,便要尽快成为内门弟子。

有,不出差错的话,可以。

骆成神色郑重,扫视着周围时如实说道。

距离内门选拨不足八个月,他才是二重前期,正常来讲几乎没有任何机会,因但凡能够选拔的弟子,至少要有臻身四重的修为,否则连初选的资格都没有,就算修为足够了,甚至还要与四重后期的弟子竞争,实力也怕是不足。

五色转盘是为希望。

白色区域转化的元气,可提升修炼速度。

蓝色区域的青袍修炼室,可加快武技的修炼,以武练道足够,修为的提升便不会被卡住。

若臻身四重时,将十余种武技掌握得略有小成,甚至融汇贯通,实力也有保证。

这仅是初步估计,再者,还有黄、紫二色未选中。

骆成的信心十足。

小妹翘首盼着那一日,师兄若需要淬元丹等,跟小妹说声便可。

程丹夏鼓气道,她不怀疑骆成是否在吹嘘,随后又有些落寞,说道:小妹没一点希望,只要在三十岁前,能入内门就好了……

二人不时闲聊一句,随着赶路,戾气逐渐浓重。

这时,任鸿也进入到了戾洞。

看着快速隐入雾气的二人消失不见,脸上泛起了厉笑:距离刚刚好,看你们如何能逃得了。

原本他还想先与其他弟子进入,小赚一笔再说,只因担心时间一长的话,他的光耀石又所剩无几,会寻不到骆成二人。

从储物袋内取出青钢重剑提在手中,便尾随了上去。

他不打算立即动手,距离戾洞初入口较近,杀人越货时若被其他弟子看到,会大损名声。

魔尸。

见到面前的魔物,程丹夏有些跃跃欲试。

此魔物乃是兽类尸体所化,体态似大猩猩,身高过丈浑身无毛发,只有岩石一般的僵化的筋肉,灰光隐现。

它是魔尸的一类,气力甚大防御甚强,比之有四只手臂的六臂魔,要强悍许多。

武者多是要有二重中期的修为,才能妥善斩杀。

二人之前已做商定,程丹夏历练不足,要多加战斗,非是过强的魔物便由她来除掉,骆成在一侧掠阵。

与只知杀戮的魔物哪会有交谈,一人一魔直接厮杀在一处。

程丹夏修炼《百灵花体》,攻击在于灵巧,手中秀剑似花朵绽放,辗转腾挪攻击不休。

有骆成在一旁掠阵,安危有着保证,实力得以尽情施展。

魔尸体型巨大,筋肉僵化,灵活难免不足,任凭它攻击狂暴,爪尖锋利,一时间也伤不到程丹夏。

满是豁口的青钢剑在手,骆成脚下快速移动,以保证随时救援,且处于光耀石的防护之中。

尘土飞扬,魔尸的身上不断添加着伤口。

但魔物毕竟是魔物,没有痛觉不知恐惧,非伤要害难取其性命,程丹夏不禁有些心急。

逮住空隙,便一变剑招,秀剑如抹流光,直刺魔尸的眉心。

眉心会生有血硫珠,是为要害,刺入便可加以斩杀。

然而陈丹霞终究实力不济,出剑之时,魔尸的巨爪已向她的胸口扫来。

若被扫到,哪怕只触及一点,胸口怕是保不住。

骆成警惕的就是这个时刻,当即挥剑力斩——

锵!

蓬!

一剑及骨,魔尸的手爪一歪,重重的拍击在地上。

程丹夏也在此时,一剑贯入魔尸的眉心。

被击中了要害,魔尸倾倒在地,程丹夏却是后怕非常,若骆成反应慢些,她胸口的两团鼓鼓的软肉怕是保不住了。

即便只被扫到一点,但胸口的衣物破损了,两团软肉就会如两只大白兔般跳出来,暴露无疑。

想到了,陈丹霞暗中臊得慌,脸颊一红,偷偷看向骆成。

骆成面色不见变化,已从魔尸上取出了一粒蚕豆大小的血硫珠,刚要收起,又猛的看向一侧。

一个人影在雾气中若隐若现,快速接近过来。

正是任鸿,快速赶到近前后,一见魔尸各处的伤口,便有所明白,语气带着讥讽,道:呦,斩只魔尸还让师妹来出手,骆成,你倒是很会攀高枝,将血硫珠拿过来,爷饶你一命。

说着话,一步步的走过来,身上铁灰色元光剧烈隐现,气息凶横。

见到来人,程丹夏的脸色一变,少了几分血色。

在戾洞内,同门弟子间的杀人越货,比之遇到魔物还要可怕。

再看任鸿,臻身二重中期的修为,元光层明显的铁灰色,修为比他二人都要深厚,三十余岁的年龄,武技修炼定然不差,敢一人进入戾洞,可想而知其实力定不普通。

她虽知骆成实力很强,但那是对魔物,而非是武者。

心头恼火之余,不由得有些畏惧,低声道:师兄,好汉不吃眼前亏,要不……

你躲远些。

骆成微皱,扫视眼周围未见到其他人,心中一安。

据齐飞利所说,任鸿的实力甚强,年少些的臻身二重后期的弟子都非是敌手。

在戾洞守卫中,仅弱于臻身三重的丁松寒。

只是骆成并不惧,二人之间有仇怨,刚好今日解决。

杂碎,是你自己找死。

任鸿舔了舔嘴唇,满是狠厉,嘿嘿一笑,又道:你的师妹,爷会替你好好疼爱的。

话音一落,当即冲杀过来。

骆成则是冷着脸推远程丹夏,同时冲上。

锵!

双剑交击,迸出火星。

强劲的力道碰撞,对相互的气力已有分辨。

骆成的气力超一虎半,任鸿的气力则近两虎半,比之寻常二重中期要高出一些。

显然除了功法,还有服用了不少淬元丹的缘由。

你太弱了任鸿讥讽一句后,体内如同传来野兽咆哮。

剑如旋风,攻防兼备,密集重斩而来。

直接动用他掌握的最强武技《暴虎攻》。

身经百战,攻击何等犀利,顿时将施展归一剑法的骆成压制了。

纵然归一剑法已达融汇贯通的程度,但毕竟是基础武技,不会对气力加以振幅。

而任鸿的气力很强,武技掌握不差,攻击之力可达三虎,战斗丰富,厮杀中攻防兼备、进退有度,比之没有神智只知乱攻的岩石魔物,还要难对付得多,没立即落败,已殊为不易。

融会贯通的归一剑法有个屁用,基础武技,舍本逐末。

狂攻中任鸿酣畅淋漓的大笑,厮杀中,略有小成的武技隐隐有稍稍进展的趋势。

出手更为凶狠,几乎每一击都要将骆成砍得翻飞出去。

在一旁的程丹夏,脸色更白忧心之极,修为上的差距很难弥补,归一剑法终究是基础武技,它是后衍武技的底蕴,它需要强大的修为来支撑,是气力青黄不接的承转,不适合作为臻身二重时的主攻武技。

没有帮手,那……

短短打斗之后,未见周围再出现旁人,骆成心中彻底安稳了下来,目光遽冷。

他翻剑抵挡住一记斩击,借力抽身一退。

人剑合一,他退得一气呵成,任鸿想阻拦都不成。

杂碎,你逃得了吗。

任鸿厉喝一声,再次欺身而来。

哪知骆成非但没逃,反而看似随意的一斩。

唰唰唰!

七道剑光错落,似泼洒,似翻飞,入目清冷,如覆冰霜。

纵然任鸿身经百战反应及时,即刻变招,也才堪堪挡住四道剑光,手臂震得发麻,青钢重剑险些脱手。

只听血肉分离之声,任鸿的左臂应声而断,腿部一剑伤口深可及骨,腹部一剑已将血肉割裂。

乱剑式?

任鸿已被斩翻在地,伤口血水喷涌,满脸惊骇。

在他认识的所有人中,修炼《归一剑体》的人不在少数,其中还有臻身三重、四重,但没有一位将乱剑式修炼至一招七剑的程度,方才的每一道剑光,论气力足有三虎,七道剑光他根本抵挡不过来。

叮。

伴随着一声突兀的脆响,骆成手中的剑断了。

本就仅是青钢剑,非是入阶兵器,用以厮杀不知多少场早已破损了,再经方才的一番交击,它终是不堪重负。

哈哈,看你还怎么斗。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任鸿登时狂喜,真是绝杀的机会,不顾重伤,暴然飞扑过来。

青钢重剑,直斩骆成的头颅。

五色转盘。

骆成瞳孔一缩,心中暴喝。

悄然间,巨大的五色转盘在他的身后浮现,转瞬化作五色旋窝,越转越大。

似有煌煌天威降临,任鸿猛的一阵心神动摇,扑来的架势缓了下来。

此般感觉让他有些熟悉,那时几年前偶见真传弟子间的比试,显露武象时他在一旁感觉到的压迫。

只是没那么真切,此时他更见不到武象的显露,骆成的武象?怎么可能。

骆成却不耽搁,抬脚一踢断在地上的尺长剑尖,剑尖似流矢爆射而出。

嗖。

噗。

尺长剑尖直接贯入任鸿的喉咙,鲜血飙飞。

  • 发布时间:2021-02-23 17:03:43
  • 作者:六尺相
    小说名:神武大转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