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火的小说吕智浩孟获全章节免费(全能仙师)

独家新书《全能仙师》由著名作者擅长炒鸭蛋最新写的一本玄幻文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吕智浩孟获,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那么吕智浩孟获的结局究竟会如何呢?让我们拭目以待吧!修仙修仙,顺则成凡,逆则成仙!传说,修真之道,乃是逆天吸收天地养分为壮大自身,而灵根,是这一切的根本。然而,没有一个好的灵根,真的就无法修仙了吗?一个来自南疆的少年,凭借着一己不屈的意志,在世人讥讽和嘲笑的目光中,一步步崛起。将自己平庸的五行废灵根,点石成金,变废为宝,修成了惊天动地的全能仙根,在残酷的逆天

现在火的小说吕智浩孟获全章节免费(全能仙师)

《全能仙师》第2章 龟甲坠饰

灵根,是每一个人是否具备修真资格的必须条件。

修真之道,乃是吸收天地灵气为己用,而这个过程则要求修真者能够感受到天地间的五行灵气,对这些五行灵气能否产生足够的亲和力,便代表着是否具备灵根。

其中绝大部分的凡俗之人,都是没有灵根的,他们感受不到天地间的任何五行灵气,自然也就无法修炼,这样的人连加入血秦帝国的军队资格都没有,只能够在帝国的最底层挣扎。

不能够修炼的凡俗,就算是成为了一方富豪,也无法赢得别人太多的尊重,甚至会因为过多的财富引来杀身之祸。

可是能够感应到五行灵气,具备了灵根,也不代表这个人就一定适合修真。

在这片大陆的传统认知当中,一个人的感知力量是有限的,初始的差距也并不明显。

所以一个具备灵根的人,他所能够感应到的五行灵气种类越多,那么他对单一的五行灵气的亲和力就越低,灵根就越差,越不适合修真。

而吕智浩很不幸的便是对五行灵气都能够产生感应的那一类人。

吕智浩对五行灵气全都能够感应,可是每一种的亲和力都极弱,这样杂而平庸的灵根,几乎没有任何修炼有成的希望,所以这种五行灵根又被称之为伪灵根。

伪灵根的拥有者修炼一些强身健体的功法也就罢了,最好的结果便是去到血秦帝国的军队之中当一名小兵。

运气好的人,可以立下一点战功,或许能够当一个下级军官,想要更进一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比之伪灵根要高出一些的是可以感应四种灵气的普灵根,这样的灵根资质已经比较罕见。

四行灵根之中能够有一种的亲和力较高,便有希望拜入一些修仙门派之中。

虽然这样的人最多不过是负责杂役的执事弟子,却已经是世人眼中超脱凡俗的存在了,而且这种人就算是血秦朝廷也不会吝惜重金进行拉拢。

更进一步便是之前吕智远所测试出来的地灵根,有着三种五行灵气的感知力,其中又有一项极为突出,这样的资质已经算得上是优秀。

这样的人是各大修真仙门收纳为正式弟子的主要对象,只要机缘不差,都能够在修行路上走出一片自己的天地来。

再往上,则是如祝融所展示出来的天灵根,两种五行反应,特别擅长其中一种,这在所有仙门大派之中,都已经属于极力拉拢的对象。

拥有这等灵根资质的人,根本就不用去拜入什么山门,那些仙门大派自然会眼巴巴的求上门来,让其成为一个修真门派的核心弟子。

当然,也有传说之中只对一种五行灵气有反应的仙灵根,只是这样的资质根本就是万年难遇,甚至有许多人都认为这种仙灵根的存在根本就只是一种推测罢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祝融所表现出来的灵根资质,还是因为她所代表的那一股特殊势力,那个一直都保持着漠然态度的测试中年男子脸上也露出了一丝难得的微笑。

他带着几分崇敬,对着这位红衣少女道:祝融小姐,真不愧是南荒一族圣殿的圣女啊。

如果不是碍于你们的族规,恐怕中原不少仙门大派都会闻风而动,抢着让小姐入门吧。

你太过客气了,资质固然代表着潜力,可是我族之人,更为看重的还是现今所拥有的实力。

少女祝融微微的点了点头。

可是在她话语之中却并没有太多的欣喜与认同,似乎完全不懂得礼仪之邦的自谦与接受。

没有理会中年男子略微有些尴尬的神情,祝融安静的回过身去,然后在吕家众人那炽热的目光之中缓缓的走到了完成测试人群后方,那最为落寞孤单的挺拔少年处。

智浩哥哥,今天又准备给我讲点什么故事呢?来到了少年的身前,祝融停下了脚步,抬起头来看向相对于她更加高大的吕智浩。

头上的禽羽头饰如火焰一般轻轻晃动,在其下方则是一张充满活力的俏脸,俏脸上的神情满是期待。

看她那模样,似乎刚才的测试不过是烦人的俗务,而听眼前少年讲故事,对她来说才是真正重要的事情。

现在的我还有资格跟你讲那些故事吗?看着这清丽动人的俏脸,吕智浩的神情有些苦涩。

四年前,刚来到吕家的少女,那可真的是一团烈火,个性张扬,无所顾忌,就如同蛮荒世界之中崇尚丛林法则的幼兽。

她是那么棱角分明,那么尖锐刺人,整个吕家的同龄人几乎不分男女,全都被她的拳头好好教训了一番,直到吕智浩的出现。

智浩哥哥,没有成长起来的幼狮,无论潜力再大,也必须臣服于狮王之下,现在的我,恐怕还是打不过你的呢。

不仅是我,刚才那些说着你坏话的人,不管他们以后会怎么样,至少现在,他们真敢对你出手的话,恐怕也只能够像从前那样被你收拾得不断求饶吧。

顿了顿之后,祝融继续说道:所以融儿现在只想听智浩哥哥讲故事,因为只有智浩哥哥这样的强者,才有这样的资格啊。

祝融脸上的笑容丝毫未变,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是让周围的那些吕家少年们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特别是吕智远,那清秀的脸上所表现出的从容与淡定都变得有些凝固起来。

呵呵,强者吗?欺负小孩子的强者可没什么意思啊。

而且连这样的强者,我恐怕都当不了多久了。

吕智浩有些自嘲的道。

面对吕智浩这样的表现,祝融脸上的笑意收敛了一丝,带上了几分认真。

她看着吕智浩的眼睛道:智浩哥哥,以前的融儿只以为力量便可以解决一切的问题。

可是智浩哥哥让融儿知道了力量之外还有智慧,还有道理,还有意念与正义。

虽然并不知道你现在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融儿相信,你是一个强者,以前是,现在是,今后也是。

说到这里的时候,祝融的眼神之中似乎带上了一丝迷离的神采。

在吕智浩看来,仿佛那如火一般的热情已经从她的气质之中具象到了脸上,透出一丝淡淡的红云。

这个时候的她,语气之中也包含着一丝对其他人从都都不会有的温柔:比起那些头脑简单的族人和只会耍小聪明的北人,拥有着智与力的智浩哥哥,更让融儿喜欢哩。

呃,呵呵,呵呵……面对少女的大胆话语,吕智浩不由得尴尬的笑出声来。

虽然他的灵魂年纪已经远远超出了十四岁,可是应付这方面的经验,却是接近于无。

更何况现在的他,真的没有接受少女善意的心情与资格。

在笑过之后,他落寞的转过身,向着测试广场之外缓缓行去。

看着吕智浩那挺拔却又带着几分孤独的背影,祝融并没有任何的犹豫,她的身份与性格决定了其行事的风格。

在这里她并不需要顾忌什么,所以在一干吕家少年嫉妒的目光之下,快步的追了上去,与吕智浩并肩而行。

在望向这两道离去身影的目光之中,属于吕智远的那一道显得尤为激烈,甚至循着这激烈的目光,能够让人感受到其中蕴藏着的极大妒意与恨意。

吕智浩并没有满足祝融要他讲故事的要求,而是选择独自一人来到了吕家族地所在的后山,那里有着一处山崖,是他平时一个人的独处之地。

躺在崖边不远处的草坡之上,不仅可以在早上看到旭日东升,也可以在夜晚看到繁星满天。

这个时候的吕智浩坐在草地之上,之前刚毅与落寞并存的面容之上,如今却透着一丝迷茫。

他那算得上粗壮的双臂无意识的抱于胸前,如果看得仔细一点,便可以发现他的右手手背上,有着一道模糊的红色纹印。

吕智浩呆呆的看着远方的群山,也不知道他的心里到底在想着什么。

谁都不会知道,在他自己的视角之下,如此普通的夜空所呈现出来的,却是一番与众不同的光景。

星光之下的群山,在他的眼中已经化为一个个的立体影像,只要他的视线稍稍向着某一个山头聚焦过去,那一个山头便会被拉近,然后自上而下的扫视过去。

这个时候在他的心底,便会莫名的出现山峰的高度,与他之间的距离,植物覆盖的比例,野兽的大体数量,这些东西根本就不用他去计算,似乎他天生就可以推测出这些东西一般。

但是吕智浩心里清楚,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天生的能力。

如果一切都要寻找出其中的根源的话,应该与自己胸前悬挂着的龟甲坠饰有关。

这是吕智浩母亲留给他的东西,看上去是一个乌龟的龟壳,却只有拇指大小,用细细的银链串着,成了吕智浩挂在胸前的坠饰。

原本这件坠饰并是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只是偶然的一次,吕智浩不小心将自己的鲜血滴在了上面,一切就变得不太一样了。

他仿佛成为了一个感应极为灵敏的探测器,无论做什么事,都会有一种极为特别的直觉——最初准确得让他害怕的直觉。

比如吃饭的时候,端起手中的饭碗,他的心底就会升起这样一个念头:碗重二两三钱,饭重三两五钱。

毫无征兆,没有任何的过程,唯一知道的就是与自己胸前的这看上去有些残破的龟甲坠饰有不小的联系。

或许是因为那一滴鲜血的缘故,吕智浩与胸口的龟甲坠饰有着一种神秘的心神联系。

每当他得出一些莫名其妙的结论时,他都能够感受到龟甲坠饰上传来的发热感。

这会儿吕智浩乐此不疲的扫视着山崖远近各处的事物,将自己视角线之内所有可能引起龟甲坠饰反应的东西都看上一遍,一如十年前一样。

那时他刚刚与龟甲坠饰取得了心神联系,想要找到回归自己原来世界,所以不断的进行着尝试。

只是他多方尝试和实验,能够得到的信息都极为普通,并不能够带给他太多的改变。

是的,吕智浩原本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用通俗的说法就是,他是一名穿越者。

前世的灵魂附身于如今的这个躯体之中,到现在已经整整十四年了,前世的种种渐渐变得模糊,今生的一切又让他觉得迷茫。

唯一还让他明白自己与众不同的,便是这个似乎已经与他连为了一体,成为他身体一部分的神奇龟甲。

为了显示出这块龟甲坠饰的不同,吕智浩甚至给它起了个名字——卜算子。

这是吕智浩前世所学过的一首词的词牌名,用在这里,既应景,又可以让自己怀念一下过往。

卜算子做不到未卜先知,但是那种灵光一闪的直觉,往往都会十分的准确。

同时那种在生活之中无处不在的运算和推测,让吕智浩的头脑反应极为灵活。

突然,吕智浩的瞳孔猛的一缩,在他的胸口处,一股炽热得发烫的感觉蓦然袭来。

在那种未卜先知一般的直觉引导下,吕智浩望向了天际,并且在那边看到了两个有些模糊的光点。

从距离上看,两个光点远在数万米之外,如果不是有龟甲坠饰的提醒,他根本不可能注意到那边的变化。

很快,吕智浩就发现光点与他之间的距离却迅速的在拉近!

危险!

自从自己与卜算子建立了心神联系之后,还从来没有感受到过如此明显的危机感。

吕智浩听到这个声音的第一反应居然不是害怕与慌乱,而是惊喜。

只要有变化,总比一成不变好!吕智浩一跳而起,正准备借机发泄一下灵根终试的郁闷时,注意力却又很快的转移到了远空之上。

《全能仙师》第3章 天上掉馅饼

拥有卜算子的吕智浩,无论是灵识感应还是五感的强度,都远超常人,所以他的视线迅速锁定了那两个光点,勉强看出了那两个光点的模样。

是人,准确的说是两名修为极高的修真者,正在天空之上激烈的交战着。

至少是筑基期的修真高手!

吕智浩心中迅速的做出了判断,只有修为达到了筑基期以上,才可以使用法宝御空飞行。

两名修真者之中,一个头发花白,大约五六十岁的样子,身穿一袭玄黄道衣,御使着一把青色飞剑,正步步紧逼,显然是大占上风。

而另外一人单看外表却要年轻得多,一身的血色袍服,身体的四周还弥漫着淡淡的黑气,一看便是魔门修士。

这个魔门修士扬着一杆漆黑的幡旗,正极力抵挡着,数次想要脱离战圈,却都被对方的飞剑拦下。

突然道装老者手中的飞剑青光大盛,疾斩而下,整个空间都突然传来风雷之声,就在那剑光斩下之时,天地间的灵气都仿佛被抽取一空,使得天地间都弥散着一种令人窒息的威压。

那血服男子身形一滞,黑色的幡旗陡然变大,不停的摇动着,一道又一道无形的波纹迎着青色剑光绞绕而去。

每一道波纹的产生都令那一片空间发出不堪重负的风啸,七八道波纹速度极快,转瞬之间便已经抵在了剑光之前。

然而那青色剑光直如煌煌天威,势不可挡,虽然每击中一道波纹,都会稍稍受到一点阻滞,可是那七八道波纹过后,竟然没有将那剑光拦下。

被击散的波纹震荡之间,余波击打在天空之下的山峰之上,直接将那些山峰炸裂。

血服男子被那剑气逼迫,正要再施展其他手段,然而头顶却又有一道红光罩下,却是一个喷吐着火焰的大钟突然出现,直接封锁了这一片的空间。

血服男子猝不及防之下,黑色幡旗被一剑斩成两截,剑光更是毫不停滞,直向着他本人斩去。

就在这时,那血服男子也不知道做了什么,身体如同吹气的皮球,迅速的膨胀,还不等人反应过来,便直接爆开,化为了漫天的血雾。

正当吕智浩以为战斗已经结束了的时候,在他的视线之中,有一个红色光点竟然从数万米之外,瞬间闪烁到了数百米之内。

一个比常人要小上一圈的人形物体出现在吕智浩的眼前,四肢五官都很正常,看上去却是半透明的,悬浮在半空之中,像是婴儿或者侏儒。

在这个半透明的侏儒出现的刹那,他便已经发现了吕智浩的存在。

啊!

不等吕智浩想清楚眼前的这个究竟是什么东西,一道耀眼的青光闪过,然后便是一声凄厉的惨叫,那半透明的侏儒似乎受到了巨大的伤害,整个身形变得极为虚幻。

可是他却向着吕智浩扑了过来,那速度快得让吕智浩根本反应不及。

本能的,吕智浩整个人寒毛倒立,心底升腾起极为强烈的危机感,不用任何人提醒,他都知道眼前这个虚幻的侏儒对自己不怀好意。

嗡!

那个侏儒面目狰狞的扑了过来,然后毫无阻隔的穿入到了吕智浩的身体之中,直接消失不见,还不等吕智浩骂出声,一股如针刺的感觉便从他的胸口处传导开去。

与之前的那种灼烧感不同,这时候吕智浩觉得卜算子发出了一道道的热流,接下来他便有一种触电的感觉,只觉得一股强大的电流陡然从他的体内爆发!

明明那不过只是瞬息的时间,可是吕智浩却能够感觉到那热流由心脏通达全身的整个过程,仿佛是一次来自内部的缓慢电击,刺痛、麻痒。

他的意识都变得模糊,偏偏还能够感觉到一股肉被烧焦的味道,至于是不是孜然味的,还没等他想明白,便已经失去了意识。

当吕智浩从一片黑暗之中醒来的时候,他居然有一种自己重获新生的感觉,一切又恢复了正常,却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

当身体上那种酸麻痛的感觉如潮水一般袭来,让他痛不欲生的时候,他才确定自己昏迷之前被虚幻侏儒袭击并不是自己的幻觉。

吕智浩看了看天空,之前给自己带来极度危险感觉的红点已经没有了,再打量一下自己的四周,却马上有了发现。

就在自己刚才倒下的位置旁边,放着一个青玉小瓶和一块四四方方如同火柴盒大小的玉石。

吕智浩上前将两样东西拿起来仔细打量了一番,看不出什么眉目,只是觉得那玉石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或者是听说过这种东西。

玉瞳简,修真者所使用的讯息载体,容量极大,可反复读写,属于较高级物品。

当吕智浩的注意力集中的那块玉石上的时候,他的头脑之中自然而然的出现了这些信息。

十年间对卜算子能力的探索和尝试,让他对眼前的这种情况见怪不怪了,只是这一次有一些不太一样。

哎,居然可以辨识具体的物品,也不知道这卜算子是什么来头,至少在吕家还没有听说过有这种类型的法宝。

吕智浩有些欣喜的想道。

或许自己应该试着看看这玉瞳简之中有什么东西?

唔,阅读玉瞳简吗,这个我倒是会。

吕智浩一边说着,一边将那火柴盒大小的玉瞳简贴在了自己的额头之上,感应到了他的一丝灵识波动,那玉瞳简之中的信息顿时如潮水一般涌入。

贫道蜀山玄机子,追杀邪魔赤心老祖。

不料此魔狗急跳墙,竟然元婴出窍,妄图在这小辈身上行夺舍之法,虽被贫道斩杀,这小辈却因贫道疏忽而死。

贫道观此地乃是你吕家族地,这小辈必是你吕家子弟,念在吕家忠心追随我蜀山,便留九品聚气丹一瓶略示补偿,另有九品御剑诀记于玉瞳简之中,望你吕家之人好生利用。

大量的信息连同那篇名为苍松三式的九品御剑诀都一一印入到了吕智浩的脑海之中,吕智浩整个人这个时候真算得上是又惊又喜。

惊的是之前看到的两点红光居然是两名元婴期的超级高手厮杀,自己被其中那个名为赤心老祖的魔修元婴夺舍,在玄机子都认为自己死定了的情况下,居然活了过来。

看样子这应该是自己胸口的卜算子的功劳了。

想到这里,吕智浩朝着自己的胸口处看去,却愣住了。

原本的卜算子看上去虽然很精致,但是有着明显的残缺,自从吕智浩的鲜血滴在上面起了奇妙的反应之后,他对这件龟甲坠饰便十分注意。

对卜算子的每一条纹路,每一处雕饰,吕智浩都十分熟悉,甚至残缺的部分在完好之时是什么样子的,他都有过无数次想象。

可是这一次不是想象,坠饰上的残缺,真的有一部分被修复了。

这种程度的修复放在别人眼里根本就不起眼,在吕智浩这里却是再明显不过的了。

吕智浩的注意力并没有在卜算子那里停留太久,他如今更多的是被一种名为惊喜的情绪充满了脑子。

自己大难不死,果然有了后福,神秘的卜算子修复了一部分暂且不提,重要的是自己更是阴差阳错得到了一瓶九品丹药聚气丹和一篇九品剑诀。

在玄机子眼里,这种九品的东西估计就是带在身上的零碎,心情好的时候用来打发叫花子的,可是在吕智浩的眼中,这可真算得上是不得了的好东西了。

血秦帝国当年统一大陆,行九品度量之法,天下法宝丹药,功法武技,莫不以九品论之,九品虽然最低,却都是被血秦帝国验明过正身,有着正品保障的好东西。

像吕家这样的大家族,能够排在九品之列的东西都没几样,所以玄机子才会看在吕智浩丢了小命的份上,赏了吕家这一瓶九品丹药外带一篇九品武技。

兴奋过后,吕智浩发现身体上那种酸麻的不适感依然存在,呲着牙正打算席地坐下,却忽然回转过头,对着山崖之后漆黑的树林中勉强一笑道:父亲,您怎么过来了?

吕智浩并不知道自己出生之时,所进行的魂炼之术到底有什么来头,不过他却发现,自己比之常人,在感知和力量方面都要胜出许多。

而且有了卜算子这件神秘法宝之后,感觉更是敏锐得离谱。

就算是实力远胜于他的人,靠近他十丈之内,只要不是刻意隐藏气息,都一定地被他发现。

呵呵,智浩,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呆在这里?树林之中的来人对于被吕智浩发现形迹并没有任何的惊讶,只是顿了顿之后,才传出一道男子的关切之声。

接着一名中年男子从树林之中穿行而出,脸上所带有的是慈爱的笑意,目光落在了站在月光之下的吕智浩的身上。

中年男子身着华贵的青色衣袍,身形看上去颇显瘦弱,但是个子很高,双目之间精光闪动,极为有神。

他便是吕家二房掌房,吕家家族长老吕勇毅,本身有着炼气八阶的修为。

望着这名在吕家之中有着智者名号的中年男子,吕智浩的脸上也多出了一丝笑容。

虽然自己有着前世的记忆,也听闻过许多家族之中关于自己这位父亲为了利益可以舍弃一切的传闻,但是这位父亲对自己真的算得上是极为宠爱。

也许在自己出生之时成为与蛮族达成协议的一件实验品,让吕智浩曾经对他十分反感。

可是在四年前的灵根初试之后,当吕智浩以为自己在这位利益至上的父亲眼中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的时候,吕勇毅对自己儿子的宠爱却不减反增。

那种发自内心的愧疚与补偿,却是得到了吕智浩的认同,心甘情愿的叫他一声父亲。

父亲,您不也还没有休息吗?吕智浩微笑着道。

吕勇毅笑了笑,似乎是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开口道:智浩,还在想下午灵根测试的事情吗?

这又有什么好想的,不过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罢了,当年的初试时便已经注定了结果。

只是这样,却是让父亲失望了。

吕智浩故做轻松的摇了摇头,只是这个时候他脸上的笑容显得有些勉强。

看着面前这个只比自己矮上一头,却显得健壮许多的儿子,吕勇毅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沉默片刻之后道:智浩,你如今已经十四岁了,还有两年,似乎就该进行成年仪式了吧?

是的,父亲,孩儿还有两年,便算是成年了。

吕智浩脸上的笑容一凝,然后还算是平静的回答道。

  • 发布时间:2021-02-23 17:08:42
  • 作者:擅长炒鸭蛋
    小说名:全能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