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全能仙师完整版

在众多的玄幻文类型小说中,擅长炒鸭蛋创作的《全能仙师》或许不是知名度最高的一部,但是相信很多人一定听过吕智浩孟获的名字,擅长炒鸭蛋牢牢抓住广大读者的心理,所写之文字字经典,值得推荐。修仙修仙,顺则成凡,逆则成仙!传说,修真之道,乃是逆天吸收天地养分为壮大自身,而灵根,是这一切的根本。然而,没有一个好的灵根,真的就无法修仙了吗?一个来自南疆的少年,凭借着一己不屈的意志,在世人讥讽和嘲笑的目光中,一步步崛起。将自己平庸的五行废灵根,点石成金,变废为宝,修成了惊天动地的全能仙根,在残酷的逆天仙途中,一路镇压来自

热门小说全能仙师完整版

《全能仙师》第1章 灵根测试

看着测试晶石上闪现出来的微光,纵然不去关注那五种颜色所代表的含义,吕智浩便已经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如果不是他拥有着相较于他的年龄成熟太多的灵魂,或许他已经当场爆发出来了。

站在这测试晶石旁边的一名中年男子并没有去关注身边吕智浩心里的想法,只是语气漠然的开口道:吕智浩,五行灵根皆有反应,灵气亲和力极弱,灵根等级为,伪灵根!

中年男子的话音刚刚落下,以测试晶石为中心的测试广场上便引发了一阵混乱,喧闹的声音响起,其中入耳的多半是一些嘲讽之语。

伪灵根啊,你看他那五大三粗的模样,我原本以为他多半是连灵根都没有的呢,现在倒还好,有个伪灵根放在那里,至少他那一房的族人不用觉得太过丢脸!

哼,他那父亲也是想要当家主想疯了,居然想靠着自己的儿子去联姻蛮族,以为靠着这样的姻亲关系,便可以为家族带来巨大的利益,让自己顺利上位。

可是他这儿子,没有修真的天赋。

如果没有一个强力的继承人,家族怎么可能会让他们那一房上位!

小声些,那些蛮人虽然不怎么开化,可毕竟实力强大,如今吕智浩这一房族人可是真的攀附着这么一股强大的势力,在家族中有着不小的影响力呢。

唉,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一个家族的人,联合蛮族这些年,我们吕家也得了不少的好处。

只是现在这吕智浩如此不争气,恐怕蛮族也没有兴趣再在吕家身上投入太多的精力,毕竟他们还有其他的选择。

周围传来的不屑的嘲笑以及叹息声,都落在了那如同木桩站立于原地的强壮少年耳中,这些话语就如同一只只利刃刺入了他的心中,让他的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起来。

但是逃避从来都不是他的性格,少年缓缓抬起头之时,露出的是一张稚嫩却又刚毅的脸庞。

不过十四岁的年纪,却已经有着一双浓眉大眼,而且身形健壮,总让人觉得他与其他的吕家少年不太一样,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让他在吕家之中更受排斥。

他整个人看上去,却不是那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模样,若是看得久了,便会发现他身材十分匀称,壮实而不粗大。

特别是配上他那一袭黑色的劲装和一双异常有神的眼睛,更是有着一种迫人的气势。

此时他的那一双眼睛正在那些家族的同龄人中扫过,那人生百态尽入眼中,也引发了他的一丝自嘲。

这些人还真是善变啊,当年自己出生之时,父亲提出联姻蛮族的提议之时,自己受到的便是这样的不屑与嘲笑的目光。

而当蛮族展现出他们的强力,让这些人尝到了甜头之后,他们对自己所展露出来的却又是谦卑的笑容,特别是当融儿到来后,这样的谦卑简直达到了极致。

如今隐藏在这谦卑最深处的刻薄与势利,终于爆发了吗?

吕智浩眼神微微一冷,可更多的却是落寞,他并没有在测试台上多做停留,而是安静的回到了台下队伍的最后一排。

那挺拔而孤独的身影,一袭黑色劲装如今更是显得那么的与众不同,又是那么的格格不入。

下一个,吕智远!测试台上的中年男子并没有理会离开的少年,很快便喊起了下一个人的名字。

当这个名字出现的时候,附近的议论声顿时小了许多,一名身材比起吕智浩瘦小许多,但看上去文弱得多的少年快速的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

他的出场吸引了不少族中少女的目光,而这些目光之中无一都带着那么一丝火热。

现在任家主之子,说起来是吕智浩的堂兄,天生便有着一股沉稳的领导气质。

虽然现在他不过年仅十四岁,长相也更偏向女性的柔美,可是炼气期四阶的修为,却已经是家族年轻一代之中当之无愧的领军人物,所以他的出场,顿时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

吕智远走上测试台,伸手轻车熟路的触摸着漆黑的测试晶石,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神情笃定,这已经是他的第二次测试,所以他并没有任何的担心。

在他闭上双目片刻之后,漆黑的测试晶石上亮起了强大的光芒,这光芒仅有白黄黑三色,其中白光最为强烈,却引起了周围不少人的惊呼。

吕智远,金土水灵根反应,金系灵气亲和力强,灵根等级为地灵根!中年男子喊出了测试结果,而在吕智远的脸上则露出了理所当然的微笑。

地灵根啊,不愧是家主的儿子,这样的资质,算得上是家族百年来最好的了,说不定能够拜入蜀山联盟之中,成为其中的核心弟子,到时候我吕家大兴便有望了。

家主不愧是家主,他们这一房,果然是我们吕家最强的,比起那些攀附外族势力的人来,可是大大的不同。

听着人群之中传来的一阵阵羡慕的话语声,吕智远清秀的脸上始终保持着淡淡的微笑,既不显得高傲,也不显得疏远。

小小年纪便能够在这样的一片赞誉之声中保持这样的沉稳,让不少旁观的家族高层都暗暗点头。

与几个平日里交好的本房家族兄弟轻声交谈着,吕智远的视线却是仿佛不经意间透过周围的人群,落在了队伍最后的那一道挺拔孤单的身影上。

眉头微皱,吕智远很快就打消了过去嘲弄对方一番的念头,如今的他已经是胜利者了,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为了自己的一时痛快,破坏自己在家族中的良好形象。

四年前的灵根初试,吕智浩的地位便已经不断的下降,如今的灵根终试,终于完全的把他打入了家族的下层,而作为家主之子,家族最有天赋前途的自己,在这个时候要展现的应该是自己的大度。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吕智远的心里总是放不开那一层疙瘩,作为自己叔父的儿子,吕智浩一直以来都是作为自己竞争对手而存在,十岁之前的时光,简直让他觉得有些不堪回首。

接受了蛮族的魂炼之法,体格远比同龄人要强壮的吕智浩,仿佛天生就是他的对头。

无论他从自己父亲那里学来了什么权谋之术,还是耍弄着什么样的小聪明,自己的这个堂弟都能够第一时间将自己识破。

最让他无法忍受的是,识破自己的小心思之后,这个堂弟都会依仗着那强壮得令人发指的身体将自己痛殴一顿,而自己却毫无办法。

吕智浩所钟爱的一身黑衣,在他的心目之中不断的扩散,形成了一片阴影……

但是父亲说得没错,只要能够隐忍,便能够笑到最后。

四年前的灵根初试,虽然并不能够得到准确的结果,可是那个空有一身蛮力的吕智浩,却真的如同自己暗中无数次诅咒过的那样毫无灵根反应,而自己则在初试之中展露出了极强的天赋。

纵然灵根初试的结果只是限于家族长老内部才知晓,可是这已经大大的改变了吕智远与吕智浩之间的地位。

吕智远得到了家族更多的培养与保护,而吕智浩则渐渐的淡出了家族长老们的视线。

如果不是那个人的到来,或许吕智浩的那一房族人会更快的没落下去吧。

想到这里,吕智远的目光不由得投向了队伍的另外一边,那里有一道火红的身影在他的眼中摇动着,似乎点燃了他心中的火焰。

正在这个时候,测试台上的中年男子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下一个,祝融!

随着这个与传说之中的火神相同的名字响起,人群突然变得安静下来。

是的,刚才吕智远出场,也只是让他们的议论变得小声而已,而现在却是真正的安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豁然转移,移向了那一道火红的身影上。

众人的视线在这个时候与吕智远的视线汇聚到了一起,甚至连心情有些低沉的吕智浩都抬起了头来,目光复杂的看向那名身着红色衣裙的少女。

少女平静的俏脸上,并没有因为受到众人注视而有任何的改变,反倒是她起身移动的动作之间,充满了力量与自信。

她与吕家的那些清秀碧玉般的女子不同,整个人就像她头上的那顶火系禽羽做成的头饰,仿佛一团烈火。

小小年纪便能够点燃身边的一切,让人变得炽烈,变得充满活力,难以想象在她成长以后,又会是怎样的一番光景。

名为祝融的少女显然并不是吕家之人,却能够出现在吕家内部的灵根测试队伍之中,这足以说明她地位的特殊。

不过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抛开了她身份上的差异,把注意力集中到了少女那轻触于测试晶石的玉手之上。

短暂的寂静之后,那晶石之上闪现出了耀眼的光芒,那是一种赤血一般的红,红到让人几乎睁不开眼睛,红到让人甚至要忽略掉隐于红色之下的青色。

祝融,火木灵根,火系灵气亲和力极强,灵根等级为,天灵根!负责测试的中年男子声音都有一丝颤抖。

他负责测试家族年轻一代的灵根测试这中,他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天灵根。

如果眼前这名少女不是碍于她的身份的话,恐怕不少的仙门大派都会为了她而争破头吧。

竟然是天灵根,真是恐怖啊,不愧是南蛮圣殿的圣女。

我吕家要是出现这样的天才,整个永昌郡又有谁敢惹我们吕家。

可惜,她毕竟是蛮族。

安静过后,那些参加灵根测试的吕家少年少女们一个个口吞唾沫,看向祝融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敬畏。

就连吕家的一些主事之人,神情之间也变得有些古怪,他们古怪的眼神大多都交替于吕智浩与祝融之间。

《全能仙师》第2章 龟甲坠饰

灵根,是每一个人是否具备修真资格的必须条件。

修真之道,乃是吸收天地灵气为己用,而这个过程则要求修真者能够感受到天地间的五行灵气,对这些五行灵气能否产生足够的亲和力,便代表着是否具备灵根。

其中绝大部分的凡俗之人,都是没有灵根的,他们感受不到天地间的任何五行灵气,自然也就无法修炼,这样的人连加入血秦帝国的军队资格都没有,只能够在帝国的最底层挣扎。

不能够修炼的凡俗,就算是成为了一方富豪,也无法赢得别人太多的尊重,甚至会因为过多的财富引来杀身之祸。

可是能够感应到五行灵气,具备了灵根,也不代表这个人就一定适合修真。

在这片大陆的传统认知当中,一个人的感知力量是有限的,初始的差距也并不明显。

所以一个具备灵根的人,他所能够感应到的五行灵气种类越多,那么他对单一的五行灵气的亲和力就越低,灵根就越差,越不适合修真。

而吕智浩很不幸的便是对五行灵气都能够产生感应的那一类人。

吕智浩对五行灵气全都能够感应,可是每一种的亲和力都极弱,这样杂而平庸的灵根,几乎没有任何修炼有成的希望,所以这种五行灵根又被称之为伪灵根。

伪灵根的拥有者修炼一些强身健体的功法也就罢了,最好的结果便是去到血秦帝国的军队之中当一名小兵。

运气好的人,可以立下一点战功,或许能够当一个下级军官,想要更进一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比之伪灵根要高出一些的是可以感应四种灵气的普灵根,这样的灵根资质已经比较罕见。

四行灵根之中能够有一种的亲和力较高,便有希望拜入一些修仙门派之中。

虽然这样的人最多不过是负责杂役的执事弟子,却已经是世人眼中超脱凡俗的存在了,而且这种人就算是血秦朝廷也不会吝惜重金进行拉拢。

更进一步便是之前吕智远所测试出来的地灵根,有着三种五行灵气的感知力,其中又有一项极为突出,这样的资质已经算得上是优秀。

这样的人是各大修真仙门收纳为正式弟子的主要对象,只要机缘不差,都能够在修行路上走出一片自己的天地来。

再往上,则是如祝融所展示出来的天灵根,两种五行反应,特别擅长其中一种,这在所有仙门大派之中,都已经属于极力拉拢的对象。

拥有这等灵根资质的人,根本就不用去拜入什么山门,那些仙门大派自然会眼巴巴的求上门来,让其成为一个修真门派的核心弟子。

当然,也有传说之中只对一种五行灵气有反应的仙灵根,只是这样的资质根本就是万年难遇,甚至有许多人都认为这种仙灵根的存在根本就只是一种推测罢了。

也不知道是因为祝融所表现出来的灵根资质,还是因为她所代表的那一股特殊势力,那个一直都保持着漠然态度的测试中年男子脸上也露出了一丝难得的微笑。

他带着几分崇敬,对着这位红衣少女道:祝融小姐,真不愧是南荒一族圣殿的圣女啊。

如果不是碍于你们的族规,恐怕中原不少仙门大派都会闻风而动,抢着让小姐入门吧。

你太过客气了,资质固然代表着潜力,可是我族之人,更为看重的还是现今所拥有的实力。

少女祝融微微的点了点头。

可是在她话语之中却并没有太多的欣喜与认同,似乎完全不懂得礼仪之邦的自谦与接受。

没有理会中年男子略微有些尴尬的神情,祝融安静的回过身去,然后在吕家众人那炽热的目光之中缓缓的走到了完成测试人群后方,那最为落寞孤单的挺拔少年处。

智浩哥哥,今天又准备给我讲点什么故事呢?来到了少年的身前,祝融停下了脚步,抬起头来看向相对于她更加高大的吕智浩。

头上的禽羽头饰如火焰一般轻轻晃动,在其下方则是一张充满活力的俏脸,俏脸上的神情满是期待。

看她那模样,似乎刚才的测试不过是烦人的俗务,而听眼前少年讲故事,对她来说才是真正重要的事情。

现在的我还有资格跟你讲那些故事吗?看着这清丽动人的俏脸,吕智浩的神情有些苦涩。

四年前,刚来到吕家的少女,那可真的是一团烈火,个性张扬,无所顾忌,就如同蛮荒世界之中崇尚丛林法则的幼兽。

她是那么棱角分明,那么尖锐刺人,整个吕家的同龄人几乎不分男女,全都被她的拳头好好教训了一番,直到吕智浩的出现。

智浩哥哥,没有成长起来的幼狮,无论潜力再大,也必须臣服于狮王之下,现在的我,恐怕还是打不过你的呢。

不仅是我,刚才那些说着你坏话的人,不管他们以后会怎么样,至少现在,他们真敢对你出手的话,恐怕也只能够像从前那样被你收拾得不断求饶吧。

顿了顿之后,祝融继续说道:所以融儿现在只想听智浩哥哥讲故事,因为只有智浩哥哥这样的强者,才有这样的资格啊。

祝融脸上的笑容丝毫未变,可是说出来的话,却是让周围的那些吕家少年们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特别是吕智远,那清秀的脸上所表现出的从容与淡定都变得有些凝固起来。

呵呵,强者吗?欺负小孩子的强者可没什么意思啊。

而且连这样的强者,我恐怕都当不了多久了。

吕智浩有些自嘲的道。

面对吕智浩这样的表现,祝融脸上的笑意收敛了一丝,带上了几分认真。

她看着吕智浩的眼睛道:智浩哥哥,以前的融儿只以为力量便可以解决一切的问题。

可是智浩哥哥让融儿知道了力量之外还有智慧,还有道理,还有意念与正义。

虽然并不知道你现在到底在想些什么,不过融儿相信,你是一个强者,以前是,现在是,今后也是。

说到这里的时候,祝融的眼神之中似乎带上了一丝迷离的神采。

在吕智浩看来,仿佛那如火一般的热情已经从她的气质之中具象到了脸上,透出一丝淡淡的红云。

这个时候的她,语气之中也包含着一丝对其他人从都都不会有的温柔:比起那些头脑简单的族人和只会耍小聪明的北人,拥有着智与力的智浩哥哥,更让融儿喜欢哩。

呃,呵呵,呵呵……面对少女的大胆话语,吕智浩不由得尴尬的笑出声来。

虽然他的灵魂年纪已经远远超出了十四岁,可是应付这方面的经验,却是接近于无。

更何况现在的他,真的没有接受少女善意的心情与资格。

在笑过之后,他落寞的转过身,向着测试广场之外缓缓行去。

看着吕智浩那挺拔却又带着几分孤独的背影,祝融并没有任何的犹豫,她的身份与性格决定了其行事的风格。

在这里她并不需要顾忌什么,所以在一干吕家少年嫉妒的目光之下,快步的追了上去,与吕智浩并肩而行。

在望向这两道离去身影的目光之中,属于吕智远的那一道显得尤为激烈,甚至循着这激烈的目光,能够让人感受到其中蕴藏着的极大妒意与恨意。

吕智浩并没有满足祝融要他讲故事的要求,而是选择独自一人来到了吕家族地所在的后山,那里有着一处山崖,是他平时一个人的独处之地。

躺在崖边不远处的草坡之上,不仅可以在早上看到旭日东升,也可以在夜晚看到繁星满天。

这个时候的吕智浩坐在草地之上,之前刚毅与落寞并存的面容之上,如今却透着一丝迷茫。

他那算得上粗壮的双臂无意识的抱于胸前,如果看得仔细一点,便可以发现他的右手手背上,有着一道模糊的红色纹印。

吕智浩呆呆的看着远方的群山,也不知道他的心里到底在想着什么。

谁都不会知道,在他自己的视角之下,如此普通的夜空所呈现出来的,却是一番与众不同的光景。

星光之下的群山,在他的眼中已经化为一个个的立体影像,只要他的视线稍稍向着某一个山头聚焦过去,那一个山头便会被拉近,然后自上而下的扫视过去。

这个时候在他的心底,便会莫名的出现山峰的高度,与他之间的距离,植物覆盖的比例,野兽的大体数量,这些东西根本就不用他去计算,似乎他天生就可以推测出这些东西一般。

但是吕智浩心里清楚,这根本就不是什么天生的能力。

如果一切都要寻找出其中的根源的话,应该与自己胸前悬挂着的龟甲坠饰有关。

这是吕智浩母亲留给他的东西,看上去是一个乌龟的龟壳,却只有拇指大小,用细细的银链串着,成了吕智浩挂在胸前的坠饰。

原本这件坠饰并是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只是偶然的一次,吕智浩不小心将自己的鲜血滴在了上面,一切就变得不太一样了。

他仿佛成为了一个感应极为灵敏的探测器,无论做什么事,都会有一种极为特别的直觉——最初准确得让他害怕的直觉。

比如吃饭的时候,端起手中的饭碗,他的心底就会升起这样一个念头:碗重二两三钱,饭重三两五钱。

毫无征兆,没有任何的过程,唯一知道的就是与自己胸前的这看上去有些残破的龟甲坠饰有不小的联系。

或许是因为那一滴鲜血的缘故,吕智浩与胸口的龟甲坠饰有着一种神秘的心神联系。

每当他得出一些莫名其妙的结论时,他都能够感受到龟甲坠饰上传来的发热感。

这会儿吕智浩乐此不疲的扫视着山崖远近各处的事物,将自己视角线之内所有可能引起龟甲坠饰反应的东西都看上一遍,一如十年前一样。

那时他刚刚与龟甲坠饰取得了心神联系,想要找到回归自己原来世界,所以不断的进行着尝试。

只是他多方尝试和实验,能够得到的信息都极为普通,并不能够带给他太多的改变。

是的,吕智浩原本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用通俗的说法就是,他是一名穿越者。

前世的灵魂附身于如今的这个躯体之中,到现在已经整整十四年了,前世的种种渐渐变得模糊,今生的一切又让他觉得迷茫。

唯一还让他明白自己与众不同的,便是这个似乎已经与他连为了一体,成为他身体一部分的神奇龟甲。

为了显示出这块龟甲坠饰的不同,吕智浩甚至给它起了个名字——卜算子。

这是吕智浩前世所学过的一首词的词牌名,用在这里,既应景,又可以让自己怀念一下过往。

卜算子做不到未卜先知,但是那种灵光一闪的直觉,往往都会十分的准确。

同时那种在生活之中无处不在的运算和推测,让吕智浩的头脑反应极为灵活。

突然,吕智浩的瞳孔猛的一缩,在他的胸口处,一股炽热得发烫的感觉蓦然袭来。

在那种未卜先知一般的直觉引导下,吕智浩望向了天际,并且在那边看到了两个有些模糊的光点。

从距离上看,两个光点远在数万米之外,如果不是有龟甲坠饰的提醒,他根本不可能注意到那边的变化。

很快,吕智浩就发现光点与他之间的距离却迅速的在拉近!

危险!

自从自己与卜算子建立了心神联系之后,还从来没有感受到过如此明显的危机感。

吕智浩听到这个声音的第一反应居然不是害怕与慌乱,而是惊喜。

只要有变化,总比一成不变好!吕智浩一跳而起,正准备借机发泄一下灵根终试的郁闷时,注意力却又很快的转移到了远空之上。

  • 发布时间:2021-02-23 17:08:44
  • 作者:擅长炒鸭蛋
    小说名:全能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