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洛肖婉约免费全章(抢个女贼当老婆)

人气小说《抢个女贼当老婆》是来自火熄余灰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文类型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杜洛肖婉约,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值得推荐。荒山野岭,雪夜道观,绝美女贼进入我的房间,被抓住后竟然还说是我的……

杜洛肖婉约免费全章(抢个女贼当老婆)

《抢个女贼当老婆》第2章 你还有三天的命

最终还是杜洛帮肖婉约披上军大衣,搀扶他胳膊出了房门。

没什么好收拾的,孑然一身,穿着棉质的道袍走了出来。

外面小雪还在下,冷风吹袭,地面铺了一层白雪,一路走到道观破败的大门,留一下长串的脚印。

看着黑夜中向山脚下延伸的石头台阶,肖婉约要哭了,自己每迈一步都很艰难,能扯到受伤地方,这要是沿着台阶下山,自己非死了不可。

要不明早再走,你也恢复下?杜洛好心提议。

结果却得到恶狠狠的大白眼,做你的春秋大梦,我就是死也不会跟你这臭流氓过夜。

说完还狠狠掐了杜洛胳膊一下,杜洛苦笑,哥就算不是小鲜肉,也是有志青年,还怕你老牛啃嫩草呢!

说完蹲下身,在肖婉约一脸不解中轻轻说道,愣着干嘛,我背你下去。

你行吗?肖婉约一脸怀疑表情,看看蜿蜒的山路直摇头。

放心吧,摔不死,这条路我走了十三年,生活物品都是我从山下扛上来,背你小菜一碟。

别废话了,要不你自己走,要不我背你,快选。

肖婉约可不想在这破道观过夜,稍微犹豫一下,看看杜洛年轻的脸孔,只不过是个大孩子,还是趴到了他背上。

杜洛的胳膊向后一拢,站起身脚步沉稳的迈步下山,可手放的不是地方。

你的手放哪呢?

隔着大衣呢你怕啥,别乱动,在乱动咱俩都得摔死。

你就是个小流氓,老娘跟你没完……

山中回荡着肖婉约的喊叫声,却也没在敢乱动,杜洛的步伐很快,让她很担心一打滑俩人全都滚下去。

让她震惊的是,杜洛的体力超乎寻常,竟然背着自己一路走到山脚下平稳地区,一条土路延伸远方,路边停着一辆黄色的悍马越野车。

看到悍马车,杜洛露出惊讶之色,你的车?

废话,放我下来。

杜洛直接松手,肖婉约快速从他背上滑落,双脚落地,震得伤口又开始疼痛,倒吸冷气。

我帮你揉揉吧,算是将功赎罪。

杜洛坏笑着发出话语,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特想调戏肖婉约,想看她恼火的样子,还在脑补她被自己降服后是个什么景象。

正是年少轻狂,开始对异性好奇的年纪,这也不怪他。

好啊,我先帮你揉,你在帮我揉怎么样?

肖婉约竟然亮出匕首向着杜洛裆部比划一下,是她下山时从门框上拔下来的,没在搭理他,拿出车钥匙按动解开车锁,走到近前开门上车。

坐好后肖婉约还是疼的咧嘴,不过也比之前轻多了,脱掉军大衣扔到后面,她看向坐到副驾驶的杜洛,会开车吗?

这次轮到杜洛给她大白眼,很嘚瑟的回应,哥隐居山野,笑傲云端,汽车这种俗物怎会碰触。

废物!

肖婉约牙缝里挤出俩字,只能是自己开车了,启动汽车前开。

这段旅途的对她来说注定艰难,好在座椅柔软,悍马车减震很好,在颠簸的路上让她那对被摧残过的局部地区少受点罪。

杜洛没在说话,而是发呆的看向窗外,神情低落。

父亲没了,从小把自己养大的道士也在不久前去世,心里感觉孤零零的。

事到如今,抢回自己应得的家产,竟然成了他唯一要做的事情,成了精神支柱。

车开到县城,又行驶上高速公路,将近一小时后,杜洛露出愤怒表情。

黄色悍马车竟然又行驶下高速,进入城市,意味着父亲生前居住的地方也不远了。

隐龙观离着这里也就一百公里多点,如此近的距离,十三年来父亲竟然一次都没看过自己,这让他实在无法接受。

肖婉约突然幽幽说道,快到了,有个事得跟你说清楚。

我姐当年是不得已跟你父亲假结婚,他们虽然同在一个屋檐下,可从来没有同房过,都是各过各的。

找遗嘱的事情是我私自做主,跟她没关系,有什么你冲我来,别跟我姐闹。

说完她点了根香烟,抽了两口递给杜洛,杜洛接过香烟,却放下车窗扔了出去。

他不会抽烟,主要是买不起,更闻不惯烟味。

肖婉约瞟了他一眼戏谑出声,呦,脾气还不小。

这次是你偷袭,等老娘养好了,咱们在大战三百回合。

好啊,不过地方我挑,床战如何?

一句话就把肖婉约怼了回去,气得她再次抓狂,猛的一打方向盘,车驶入一条小路。

很快一个高档小区出现前面,里面全都是一栋栋奢华别墅,车进入内部,在十六号别墅门前停下。

杜洛开门下车,看着眼前这栋三层洋楼,门前一侧还有个小花园,高端大气上档次,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的房子。

再看也没你份。

肖婉约说完拽着他胳膊往里走,开门进入。

此时虽然已经是深夜两点多,可还是有人在客厅等待,见到两人进来立刻起身。

那是一个身穿黑色长裙,头上戴着一朵小白花的美妇人,水晶吊灯散发融合光芒照射下,让杜洛有点发呆。

岁月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一点痕迹,看起来跟肖婉约差不多年纪,样子也相似,身材比肖婉约一点不差,只是略微矮一些,也有一米七,一对峰峦却要大上不少。

她实际上要比肖婉约大十多岁,已经三十六岁,却年轻依旧。

多了一份成熟韵味,带着一股高贵气质,还有一丝哀愁。

她向着杜洛和蔼一笑,你就是杜洛吧,我是肖奇媛,你叫我媛姨就行了,坐吧。

一边说一双美目打量杜洛,见他穿着破道袍,头上还盘着发髻,露出惊讶之色,言语之中也不想多个这么大的儿子。

杜洛也不客气,坐到了高档沙发上,也不怕把沙发弄脏,还一撩道袍翘起二郎腿。

肖婉约要开口呵斥,却被肖奇媛一瞪眼,明早再跟你算账,上楼去。

她很怕自己姐姐,一吐舌头跑上楼,有点担心的在二楼给杜洛打眼色,杜洛却视而不见,把她气够呛,狠狠伸出中指。

肖婉约仪态端庄的向着杜洛一笑,抱歉,我没管教好她。

澄清一点,我是你父亲临终前才知道他有个儿子,并且立下遗嘱要把公司股份留给你,这让我措不及防。

婉约怕我着急上火,才私自去找你。

杜洛一直再看她,肖奇媛只感觉浑身不自在,那双眼睛太明亮,太有侵略性,让她感觉自己好像没穿衣服一样坐在那被他欣赏。

我身上有什么不妥吗?她温柔询问。

杜洛笑了,呵呵,我没看错的话,你中毒了!

肖奇媛露出惊讶之色,根本不信,杜洛也知道这么说对方不信,再次说道,你还是去化验一下血吧,这是种慢性毒,如果不祛毒,三天之内,你会暴毙而亡。

会死的很难看,七窍流血哦……

说完站起身,我的房间在哪?估计你的毒医院治不好,我能治,不过到时咱们得谈谈条件。

说完伸懒腰衣服很困的样子。

肖奇媛笑了,你这孩子,刚见面就吓唬媛姨。

没吓你,深山苦修十三年,我有很多常人不能理解的手段。

化验血很简单,查一下不就知道了。

记住了,你还有三天的命,要珍惜。

此时杜洛的表现根本就不是个十八岁的少年,非常稳重,他不是信口开河,将他养大的道士传了他一身本领,医术就是其中之一。

进门第一眼就从肖奇媛眼珠的血丝中看出不妙,这才警告,也正好谈条件。

肖奇媛依旧平静,呵呵,我会查的,你父亲之前在二楼有个房间,就是第一个房门,暂时归你了。

杜洛扭头上楼,肖奇媛再漂亮也没好感,自己仁至义尽,她爱信不信。

肖奇媛没有无视杜洛的警告,不过却没去医院,有自己的私人医生,立刻打电话叫来,坐在沙发上眉头紧皱。

如果自己真被下毒,那事情可就不简单了。

《抢个女贼当老婆》第3章 斩断道缘

杜洛来到二楼,刚站到第一个房门前,旁边房门打开,肖婉约扶着墙走了出来,她刚要张嘴,杜洛开门进入房间里,嘭的一声关闭房门。

肖婉约气的扬起拳头,她也是不吃亏的住,如今还是主场,更不怕杜洛。

手放在房门把手上,拧了一下发现没反锁,开门进去了。

进去后就有点辣眼睛,杜洛已经脱掉了破旧道袍,正在脱秋衣,露出结实的肌肉,上面疤痕纵横。

你个暴露狂!

肖婉约虽然是在呵斥,可眼睛没有离开杜洛的上身,对他流线型的肌肉没兴趣,而是疑惑的看着一身疤痕,尤其是胸前长长的三条疤痕,是从肩膀斜着向下,穿过左胸延伸到下方消失不见。

她好奇的走到近前,伸手一指,怎么弄的?

杜洛淡淡回应,九岁那年跟山豹单挑搞得,那头山豹的肉滋味不错。

麻烦你出去行不?我要洗澡!

九岁?跟山豹单挑?

肖婉约惊愕出声,杜洛直接坐下脱裤子,她这才赶紧背过身去,开口说道。

你今晚就住这里,我知道你父亲外面还有栋房子,以前是养情人用的,我把那不要脸的女人赶走了。

你住这也不方便,明早……

话没说完听到了浴室门重重关闭,又把她火气挑起来了。

这辈子都没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无视过,也没像在山上那么被人侵犯过,前后的差距太大,让她有点接受不了。

她干脆不走了,气呼呼的坐下,一股怪味传来,见是杜洛的衣服鞋袜,坏笑一声全都收拾拿走,到院子里给烧了!

回房间换了身睡裙,摸摸自己被杜洛手指戳过的地方还很疼,她又感觉烧了衣服也不解气,出门想去杜洛的房间搞事情,却看到家里的私人医生来了,赶紧去询问情况。

杜洛洗完澡站在镜子前,看着发髻解开后披散的长发,想起师傅临终前的话语。

自己尘缘未了,一旦下山就是还俗的那一刻,叹息一声从房间里找来一把剪刀,开始对着镜子剪头发。

长发一缕缕的掉落,代表跟苦难的十三年一刀两断,开始新的人生,刚剪了一半,房门被猛的推开,肖婉约又跑了回来,无视浴室门开着,杜洛只穿小裤头,张嘴喝问?

我姐真中毒了?

杜洛无语的翻白眼,你想干嘛?我可没穿衣服。

手不停继续剪头发,没学过剪发,剪的跟狗啃的一样。

焦急的肖婉约已经无视了一切,闯进浴室,再次娇声喝问,老娘问你话呢。

她确实中毒了,三天后必死,看来是有人不想让她活。

我父亲的死,恐怕也没那么简单,麻烦你给一份我父亲的仇人名单。

没开玩笑?肖婉约眨着大眼睛询问。

验血多简单的事,让你姐去医院啊。

杜洛没好气的回应,加快了剪发速度。

医生已经采集血样走了,明早就有结果,你要是敢吓唬我们,跟你没完。

肖婉约扬扬拳头想走,杜洛却剪完头伸手关上了浴室房门,嘴角上挑。

哥正心情不好呢,威胁完想走啊?

肖婉约话不多说,一个撩阴脚踢向他裆部,脚腕却被杜洛一把抓住。

另外一只脚毫不犹豫的一跃而起,斜踢他的脖颈,动作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杜洛左手一翻又狠狠的抓住了这只脚的脚腕。

这下可好,两个脚腕都被抓住,肖婉约的上半身重重趴在了湿漉漉的浴室地面,很是狼狈。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穿着睡裙,双腿被杜洛举着,上半身趴在,睡裙下摆立刻掀起,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丁字裤,你还够闷骚的!

听到杜洛的话语,肖婉约要疯了,感觉到了身体接触到浴室里潮湿的空气,双腿挣扎无法摆脱掌控,扯着嗓子大喊。

姐,救命啊,你儿子耍流氓……

靠!

杜洛脑门青筋直蹦,赶紧撒手,肖婉约一下趴在地上,多肉的部位荡漾,杜洛看直了眼睛,呼吸粗重。

肖婉约赶紧爬起来伸手放下睡裙,身上还沾了不少杜洛的头发,眼睛已经喷火,挥拳砸来。

杜洛下意识的抓住她手腕,将她顶在墙上,两人身体紧贴,肖婉约才意识到杜洛身上只剩一块布,自己穿单薄睡裙,而且不是他的对手。

我看你是不疼了,想再来一下,这次哥可不用手指。

肖婉约露出惊慌神色,就在这时肖奇媛开门进来,看到浴室的一幕,她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们在干嘛?

杜洛赶紧撒手后退,拿起浴巾裹在腰间,肖婉约手指他告状。

姐,这就是个臭流氓,跟他爹一样好色,赶紧让他滚蛋……

杜洛脸色一沉,说我可以,别带上我爹。

我在这洗澡,是你跑进来骚扰,想勾搭我不成,这就变陷害啊?你放心,对你这种老女人,哥不感兴趣。

你敢说我老?我掐死你!

肖婉约伸手掐住杜洛脖子,杜洛也不示弱掐住了她雪白脖颈,肖奇媛感觉自己脑子不够用了,要炸了,尖叫出声。

都住手,不嫌丢人啊?婉约,回你房间去,不许再进这个房间。

杜洛先松手,肖婉约松手时一个膝顶再次袭击他的裆部,杜洛微微一侧身让她顶在大腿上,却顺势捂着裆躺下。

疼死我啦,完啦,一天被你踢两次,这次是真废了……

一边嚎叫一边满地打滚,肖婉约只是感觉到膝盖顶到东西,不知道顶的哪里,一下傻了。

肖奇媛因为角度问题只看到妹妹拿膝盖顶他,也不知道只是顶到大腿,慌乱跑到浴室里蹲下身。

婉约,你干什么,这孩子够可怜了,你还欺负他。

我……我哪欺负他……是他老欺负我……

肖婉约弱弱的发出话语抗辩,可又不能帮着杜洛揉那里,也怕真废了他传宗接代的物件,变得有点慌乱。

扶他起来,赶紧送医院!

肖奇媛伸手搀扶杜洛,肖婉约也赶紧帮忙,杜洛却一摆手,不用去医院,我自己会治,你俩赶紧在我视线里消失。

说完他故作痛苦的往外走,俩人搀扶他来到床边,他一下躺在柔软大床上,喘着粗气说道。

我要检查了,你们要看啊?

没人想看他那里,肖婉约立刻往外走,肖奇媛担心说道,你先看一下,不行咱们去医院,我在门口等。

姐妹俩走了出去关上房门,杜洛立刻脸色正常,起身又去浴室冲了下身上沾的头发,再出来时才发现自己衣服鞋袜全没了,脸色立刻真的难看,腰上裹好浴巾,怒气冲冲的开门。

我衣服呢?

姐妹俩就在走廊里,肖奇媛正在训斥肖婉约,肖婉约跟小孩一样低着头,听到杜洛的喝问,两人同时抬头。

就知道你在装蒜,根本没事。

肖婉约傲娇的发出话语。

我衣服呢?杜洛瞪眼询问。

肖婉约一仰俏脸,那么臭,我都给你院子里烧了。

尼玛啊!

杜洛直接爆了粗口,把姐妹俩吓一跳,他从两人中间穿过,穿着拖鞋,裹着浴巾,光着膀子跑到院子里。

姐妹俩意识到烧了他重要东西,要不然不会发怒,赶紧追了出来。

现在可是大冬天,她俩也只是家居服,到门口就冻的够呛,没敢出去,看着杜洛在灰烬里翻找。

肖奇媛这才看到杜洛身上遍布的疤痕,就算不是她的孩子,还是看的有点心酸,赶紧去拿厚衣服,自己披上一件,跑出去要给杜洛披上,杜洛却阴沉着脸走了回来。

他手里攥着一些东西,恶狠狠瞪了一眼肖婉约,臭娘们儿,咱俩没完!

说完拒绝了肖奇媛披上衣服的好意,气冲冲上楼,重重的关上房门,这次没忘记反锁。

哎……

进屋重重叹息一声,衣服里有师傅传给他的遗物,摊开手掌,只剩下八根长短不一的金针,其他的全没了。

好在其他东西价值不大,却是他对过去的回忆,现在再也看不到了。

人家是斩断尘缘,我特么是斩断道缘,命该如此,算了!

只能是如此安慰自己,紧跟着做出绝对会让人惊愕的事情,竟然将八根金针全都插进了左胳膊里面,还是斜着全都刺入皮肤下面,只留下很短的尾部,扑倒在柔软的大床上睡大觉。

杜洛五岁后的记忆里,从没睡过这么柔软的床,很快进入梦乡,睡得很是香甜。

  • 发布时间:2021-02-23 17:13:42
  • 作者:火熄余灰
    小说名:抢个女贼当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