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上跳舞写的小说-夏炎陆琪更新大结局(永恒法则)

永恒法则小说是由火焰上跳舞倾心打造的一本玄幻文小说,夏炎陆琪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故事引人入胜快来阅读吧。阴阳逆乱起苍黄,自古仙道是沧桑……  他说,仙途若有穷尽日,我以法则遮青天!  PS:新书场面设定宏大,喜欢热血淋酣畅漓的朋友们,加油顶起来。不好看就在书评区尽管骂,反正……我也听不见。

火焰上跳舞写的小说-夏炎陆琪更新大结局(永恒法则)

《永恒法则》第10章尸体

空无一人的大殿中,突如其来的琴声,让夏炎陷入了迷茫。

他努力保持头脑的清醒,却被这该死的声音搞得心神发慌,痛苦不堪。

声音不急不缓,甚至很是轻微,但任凭夏炎怎样驱逐,也无法将它从脑子里赶出去,一切办法无济于事。

直到《西皇经》及时运转,这才将那种诡异的波动切断,而此时夏炎,已经不受控制的向前走出了十几米,想起来便令他冒冷汗。

若是同敌人交手,这恐怕已经没了性命。

夏炎小心翼翼的环顾周围,四周除了布满尘土的一排排书架之外,并无其他,可方才那声音又是从哪里传来的?

他沿着墙壁搜索,书架上方有一排肖像画,是历代帝王的头像,时隔多年,仍然栩栩如生。

莫非方才是他们在观察我?可那声音又是怎么回事?

夏炎眉头微微皱起,抬头审视着那几幅肖像。

历代帝王修为皆不可衡量,夏潇如今才五十岁,便拥有仙台境界修为。

想那些活了百余岁的老家伙们,应该更为可怕。

身死道存,某些强者逝去,并不会完全消失,仍会有精气残留,附着在平时有联系的器物上,这是强者的信念。

夏炎并不会觉得吃惊。

只是那诡异的声音,却令他不解。

声音并非琴声,却有种奇异的韵律,很自然,让人很容易迷失。

夏炎仔细回想着方才出现在脑子里的那个声音,眼睛不放过大殿的每一个角落,仔细搜索。

突然间,他本来朝着远方延伸而去的目光,又被他猛然拉了回来,他死死盯着上方的一副肖像画,似乎发现了什么。

此人的眼神好奇怪,似乎……似乎是想传达什么讯息?

夏炎皱着眉,望着第一个画像,仔细的观察着。

我们都知道,肖像画一般会将人物眼睛画为平视,好似在与人交流。

可眼前这幅人物的眼睛,却与之相反,反倒是斜看着下方。

夏炎心里一动,似乎想到了什么,立刻朝着他眼神看向的地方搜索了过去。

那是一个烛台,正镶嵌在墙壁上,散发着柔弱的光芒。

夏炎走了过去,慢慢拍打着烛台周围,先是墙壁,然后是地面,搜查的很仔细,可一切都正常。

莫非是我杯弓蛇影?

夏炎摇了摇头。

最后他眼神一动,一口气吹灭了这只蜡烛。

就在这时,异变发生,四周的光线向着这边聚拢,光线发生了折射反应,而这烛台背后的墙壁上,忽然出现了一小块阴影,就像是一个箭头。

而箭头的方向指着第六排书架!

于是,夏炎又在第六排书架上,把书籍一本一本的抽出来翻动着。

终于,他在书架的中间部分,摸到了一本比其他书籍要重很多的书,暗金色的书皮,整本书的材质像是金属质地,非常的沉重!

果然是这样!

夏炎心中一动,手上不禁用力起来。

地面上很快就忽传出了一阵沉闷的金属齿轮转动发出的咔咔声……

最后彭的一声,地面突然下陷了一块,露出了一个黑漆漆的洞口……

夏炎思索片刻,站在这黑漆漆的入口,一脸凝重的向下望。

借着一丝光芒,只能看到脚下有一截台阶,但不知道能通向哪,因为下面实在是太黑了。

他将宝剑提在手里,随手拿了一个烛台,就走了进去。

脚下是一条长长的台阶,上面布满的灰尘能有三指厚,两边就是冰冷的岩石壁,很光滑,但不知道经过了多少的岁月,看上去十分古老。

烛台稍微靠近墙壁时,借着光芒能看到上面还刻着一些不可名状的花纹,或许是一些图腾。

晦涩难懂。

墙体通体黑色,不掺杂任何材质,乃是用一整块封神石堆砌而成。

此石坚硬无比,据说聚海秘境修炼圆满,也无法崩碎这个石头分毫。

如今此地倒是像一座密室,全部用封神石堆砌,好像怕被外人洞悉,这让夏炎心中很是疑惑。

随着台阶向下,墙壁上有几副图画也在延伸着。

第一幅图画。

狮首人身,林中狩猎。

第二幅图画。

神鸟涅槃,浴火重生,飞过五湖四海。

第三副图画。

腾蛇乘雾,终为土灰。

夏炎看越觉得惊讶,这几副残缺不堪的图画,绝对不是描述的近代史,也不知何时雕刻。

却似乎在隐晦的向世人,传达着什么讯息。

第四幅图画……色彩反倒平缓了下来。

山水相依,一位看不清脸的黑袍青年,背负双手,淡然而立,如沐春风。

咦?

这时,夏炎突然发声,感觉体内有了动静。

先前那种诡异的声音,再次传进了耳中,刹那间,他的心神不稳起来。

这次听的听清,那声音不是琴声,十分沧桑,仿佛是从远古而来的召唤,相隔天涯。

夏炎努力保持着清醒,睁开眼,却见石壁上人物竟活动起来。

仙纹!

他这才大吃一惊,赶紧躲开。

一股悠远的气息随着袭来,仙纹汇聚成一道道金丝,钻进了夏炎的小腹中,被苦海中那鼎块吸收。

此刻,它的身上又多了一股道韵流转,看上去更加的古朴大气!

此刻,那令夏炎头疼的声音已经完全消失不见。

原来是这破‘鼎块’在作怪,它竟将仙纹据为己有了?

夏炎哭笑不得,虽然称之为破,但他知道它不是简单的东西。

大能强者领域的法则,可不是一般的东西。

它晦涩玄奥,绝对不是一般人能领悟的,而这‘鼎块’却不容分说,直接据为己有,简直匪夷所思。

这破铁块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竟然和凌云洞那群土匪一个秉性,生抢豪夺……

似乎听到了夏炎的低语,丹田内的鼎块猛的颤动一下,苦海翻涌,顿时令夏炎打了个趔趄,吓得他赶紧闭上了嘴。

人物竟然是用仙纹雕刻,这家伙到底是谁,修为如此之高?

莫非,我大夏四百多年来,也出现过了不起的帝王?不会的,如果这样,史册上不可能不会记载。

夏炎摇了摇头,决定继续向前探查。

因为这个地方太让人吃惊,竟然有仙纹遗留。

台阶并不是一直向下的,走了大约十几分钟后,便开始向着前方蔓延开来,但路面并不平整,已经有些年头。

同样的是,周围一片漆黑,而且温度也渐渐的低了下来,又走了几步后,夏炎开始感觉浑身发冷。

宛如九幽寒气,钻进四肢百骸。

这条路究竟是通向哪?

四周安静的可怕,只有手里的烛光,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夏炎运转《西皇经》,准备随时应对突发的状况,全身金光闪耀,宛如神铁一般褶褶生辉。

这时,夏炎想回头看看入口是否还在,要是万一有什么状况,也好安全的撤退。

可是,就在他拿着烛台,转过身子的时候,他忽然吓得汗毛顿立!

因为,不知何时,他的背后,竟然……竟然……站了一个人!

谁在那!

夏炎挥出长剑,剑气吞吐金光,见无人应答,运转力量直接一剑挥了出去。

轰!

巨大的气浪席卷回来,四周墙壁被震得发出阵阵闷响,封神石泄去了这股力量,令一切再次安静了下来。

夏炎谨慎的挪动着身子,小心翼翼的检查着周围。

能在这被封印了数百年地方出现的东西,绝对不是什么善类。

一道黑影,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夏炎的背后,几乎贴在了他的身上。

滚开!

夏炎猛然间转身,运转《西皇经》,金光一闪,长拳朝着那团影子打了过去。

轰!

令夏炎万万没想到的是,长拳竟然径直穿透了那团黑影,一拳落空。

灵魂体!

夏炎瞳孔缩紧,这才看清眼前这人,竟是一道飘无定所的精神体,赶紧跃开。

敢问前辈可还记得生前之事?

那团影子眼神空洞,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直勾勾的望着前方,如同一具傀儡。

被夏炎一拳打中,身子越来越薄,最后化为了气体。

凝聚出神魂的强者,修为至少也在仙台境界。

看样子,他已经死去百年之久,丧失了理智。

夏炎自语,心中复杂。

看样子这个地方是一处密室,眼前这人不知道是不是大夏以前的强者,密室也不清楚是不是为他所用,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里有什么讯息隐藏着。

复行数十步,前方已经到了尽头。

有一扇斑驳的铁门在那里,锈迹斑斑,已经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岁月。

夏炎握紧把手,手臂大力,将铁门扯开。

吱嘎——

刺耳的声音充斥着,一股腐朽的味道冲了出来,令夏炎不自主的皱眉。

有一展长明灯在亮着,灯下盘坐着一具尸体,已经只剩骨架。

尸体面前,静静的放着一本尘封已久的古籍。

与此同时,丹田内那鼎块竟然再次颤动,比先前还要剧烈,那诡异的声音,再次出现,刺痛了夏炎的脑海。

《永恒法则》第11章 一页金纸

夏炎十分苦恼,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将体内那神秘的鼎块稳定了下来。

它的震动是毫无预兆的,毫无逻辑的。

这令夏炎对自身的安全很是不放心。

想想看,万一对敌时,它忽然来这么一下子,夏炎也真是欲哭无泪。

周围的墙壁也是用封神石堆砌,房间很小,就像是一个寝室,中央位置有一个蒲团,骨头架子安静的盘坐在蒲团上,面前放着一本古籍。

想必先前那道灵魂,应该就是属于这个前辈的。

夏炎谨慎的看了看四周,确定仅有一具尸体之后,便拿起古籍来观看。

可这一看不要紧,他眉头皱起,大为震惊,手掌不稳,差一点将古籍扔在地上。

西皇经,怎么会是西皇经!!

西皇经三字,镌刻在扉页上,宛如滚金镌刻,字迹用的是钟鼎文。

年代很久远,古朴大气,仍旧闪闪发亮,让人一看就觉得不凡。

此书乃是开辟聚海秘境的奇书,夏炎自幼修习,再也熟悉不过……事实上,他修习的只是拓印的文字,而面前这本书籍,却是真真正正的《西皇经》!

夏炎嘴巴微张,心头狂跳,望着眼前的尸体骨架,吞吞吐吐道:莫非……莫非眼前这人,是我大夏的以前的某个帝王?参悟功法却坐化在此地?

他越想越觉得可能,心脏彭彭直跳,若是能寻到《西皇经》残篇,那么聚海秘境就趋于完美了,他有可能会触摸到仙台境界!

夏炎赶紧翻开古籍,一字不漏的观看。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古籍上的功法,同他修炼的一般无二,并没有残篇,想必正是拓印的这本古籍。

要是此人还活着就好了……

夏炎合上书籍,非常失望,能得到《西皇经》的修士,肯定也会知道一些隐晦的事情,比如墙上雕刻的那几副图画,还有那莫名其妙的仙纹。

这时,他的眼睛突然被闪了一下,一束微弱的光芒稍纵即逝。

夏炎抬起头来,将目光放在了眼前的骨架上,此刻,他突然觉得眼前这具尸体骨架有些奇怪。

凑近仔细看,夏炎发现在他的头骨上,竟有一条金色的细线,如发丝一般粗细,闪着微弱的金色的光芒,不仔细看的根本很难发觉。

这是什么东西……

头骨上似乎有一道裂缝,夏炎伸出两根手指插进去,似乎碰触到了什么,他的手指一疼,好像被划破。

随即他用两根手指夹了出来。

刹那间,整个密室被一片璀璨的金光覆盖,绚丽的光芒耀的夏炎根本睁不开眼睛。

是一张金纸,薄如蝉翼,却非常的重。

上面刻满了密密麻麻的字,每一个字闪耀着夺目的光芒,非常晃眼,让夏炎眯着眼,很是难受。

这时,丹田内的鼎块不出意外的颤动起来,释放出一股镇压之力,将那金色纸张耀眼的光芒,慢慢镇压了下来。

这是什么宝贝?

夏炎一直眯着的眼,这才睁开。

他拖着手中金色的纸张,反复观看,费了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强看到字迹大体的轮廓。

金纸正反两面刻满了字,密密麻麻,像一群排列整齐的蚂蚁,根本难以看清楚写的是什么。

这上面写的什么东西?该不会是什么功法秘籍吧?

夏炎很没出息的咽了一口唾沫,因为这片金纸,方才炫目非常,宛如一轮烈日一般晃眼,非常不凡。

咝……

夏炎手指头不经意碰触到纸张,便被锋利的边缘割破,血珠沿着边缘滴落下来,纸张十分锋利!

刹那间,夏炎的心里突然响起了黄钟大吕一般的声音,如神音萦绕,涓涓流淌,令他内心空明,神清气爽!

一股熟悉的气息传进了夏炎的脑子里,感觉到之后,他心脏砰砰砰的跳个不停,感觉难以置信。

竟然是……西皇经的气息……

夏炎心中难以平静,他能感觉到这股气息,绝对是《西皇经》的力量,是他一直以来最渴求的东西。

难道……这才是那经书的本体不成?

金灿灿,沉甸甸,不知什么材质的纸张,此刻成为了夏炎最渴望的东西,突然间,他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

夏炎想要看个究竟,这密密麻麻的字迹,到底是写的什么,是否真的是《西皇经》原著。

他运转丹田灵力,一丝丝神力聚集在双目中,令他的眼球慢慢变为了金黄色,向着纸张望去。

然而,当他运足目力,想要看个清楚的时候,金纸上字迹的光芒宛如金针一般,冲射出来,刺进他的眼球中,疼痛无比。

夏炎及时躲开,险些伤到瞳孔。

他休息一阵,仍旧不死心,继续运转功法,释放更多的神力,汇集在眼睛上。

可顷刻间,他的眼睛肿胀酸涩,眼前的字迹,宛如耀眼的烈日一般,根本难以直视,令眼睛火辣辣的疼。

夏炎急忙移开目光,他心头剧烈跳动,几乎可以确定,眼前这金色纸张,便是一直以来梦寐以求的,完整的《西皇经》!

看来它是不想让人随便窥察……如此,我暂且将它做为一件兵器也未尝不可!

夏炎闭上眼睛,很长时间后,才恢复过来,他小心翼翼的运转功法,将纸张蕴藏在丹田中。

此纸锋利无比,比神器还要厉害,将其蕴藏在体内,绝对能作为一个底牌,对敌出其不意。

似乎是因为鼎块对它感兴趣的原因,将它摄入身旁。

金色纸张并未排斥,安静的漂浮在苦海中,同鼎块作伴。

但即便同住在苦海中,这霸道的鼎块却仍旧占据着要塞位置,将金纸挤到一旁,大有让其充当着仆人的意思。

连西皇经如此神物都被你挤到一旁,我真好奇你是何方神圣。

仔细观察一阵,并无任何异常后,夏炎运转法力,将脚下《西皇经》书籍烧成了灰烬。

得到《西皇经》本体,已经是天大的惊喜,夏炎不想在此久留,准备离开。

今后万万要小心,若是走漏风声,夏炎知道必然会死无葬身之地。

离开之际,夏炎对着眼前盘坐的骨架叩首,表示感激。

可叹,到头来,你却为他人徒做了嫁衣……

夏炎摇头叹息,眼前此人得到了完整的《西皇经》,可是他只将经书抄录了一半,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便被金纸杀死,成全了后人。

几百乃至上千年前,此人法力高强,应该不是默默无闻之辈,或许是因为得到了《西皇经》这等神物,才不得已隐蔽在东荒。

恰巧结识了燕国帝王。

传言《西皇经》因太逆天而被神灵分开,如今看来,此言非真。

多半是眼前这人,同祖上有莫大渊源,才将《西皇经》拓印下来,流传于皇室之手。

想必是某代的帝王也知晓这人的存在,才将秘密隐藏在画像中,期待后人了解。

可惜,大夏王朝没过多久,便迁移了帝都,徒留古宅孤零零坐落在边陲。

可有谁会想到,古宅下会藏着一具强者的尸体,尸体上还有东荒至宝?一切随缘,是命运让夏炎得到。

也罢,尘归尘,土归土,让你安息吧。

夏炎将骨架背出了密室,只不过途中,他不自主的摸了摸骨架周围,但并无发现还有其他器物。

趁着夜色,他将尸体埋在了一座山峰上,算是将它安葬。

可刚做完这一切后,天空突然响起一阵闷雷,那骨架刹那间四分五裂,冲出地表,化为一道碎裂的光影,冲向了漆黑的苍穹。

纵使身死多年,尸体却残留斗志。

这位前辈已经功参造化,若是不死,恐怕已经成为一方圣主!

夏炎望着天际喃喃自语,随即转身回了古宅。

四周仍旧漆黑一片,时间不过四更,王远躺在房间中鼾声如雷,睡得甚是香甜。

体内鼎块与金纸相安无事,静静的浸泡在苦海中。

夏炎盘膝打坐,运转功法,令体内的灵力沿着四肢百骸,不断绕转,浑身精气十足。

如今金纸上的字迹还难以看清,不过夏炎猜测,等修为提高,可以承受住《西皇经》气息的时候,便是修炼下篇的起点。

至少在聚海秘境大成之后,夏炎不必再更换心法,这是令他最为开心的。

次日,夏炎睁开眼睛,双目炯炯有神,浑身气血澎湃。

他将浑身气息封印住,把体内一干宝物小心翼翼的隐藏起来,仔细检查之后,才将王远叫醒,二人匆匆忙忙离开了古宅,继续朝着南边驶去。

三日后,夏炎二人终于来到楚国边境,向西百里,能远远看到连绵群山,巍峨高耸,钟灵毓秀,雾气弥漫。

山脉中央,有六座主峰,皆插在白云半腰,宛如仙人住所,缥缈如烟。

这六座山峰,正是青云宗的六支宗派。

青云宗乃是燕国周围十几个国度中,拥有千年历史,最为强大的仙门。

弟子成千上万,门派长老法力高强,千百年来,一直在此地占据着霸主地位,从未听说有人敢拂逆。

夏炎望着远处群山,说道:终于算是到了,我们去青云宗试试运气,看看能不能借助‘域门’离开东荒这个地方。

二人决定下来,准备向青云宗方向驶去。

可是,事情往往不能尽如人意,就在夏炎和王远前脚刚刚迈进楚国城镇的时候,几位手拿兵器的士兵,突然将夏炎的马车给拦了起来。

站住,赶紧下车,再向前走别怪我不客气了!

  • 发布时间:2021-02-23 17:13:42
  • 作者:火焰上跳舞
    小说名:永恒法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