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熄余灰写的小说-抢个女贼当老婆全集免费阅读

火熄余灰写的《抢个女贼当老婆》真的是很值得一看的一部小说,看完之后杜洛肖婉约的形象和故事在脑海中挥之不去,故事情节十分完整,《抢个女贼当老婆》中主要人物杜洛肖婉约被火熄余灰写的真实细腻,《抢个女贼当老婆》荒山野岭,雪夜道观,绝美女贼进入我的房间,被抓住后竟然还说是我的……

火熄余灰写的小说-抢个女贼当老婆全集免费阅读

《抢个女贼当老婆》第1章 深夜女贼

正月十五雪纷飞,太行山脉深处有座名为隐龙观的道观,偏殿内杜洛裹着破棉被躺在硬板床上发呆,心情没来由的很是烦躁,根本睡不着。

屋里突然传来一阵冷风,他疑惑的扭头看过去。

房门慢慢被打开,一个身影突然窜了进来,穿着崭新的军大衣,快速关门,没发出一丝声响。

这谁啊?

杜洛被吓一跳,疑惑看着对方蹑手蹑脚走向床边,侧身对着自己拿起了椅子上带补丁的破旧道袍,开始翻找东西,很快又放下拿起裤子掏裤兜,全都是空空如也。

你妹哦,哥都穷的掉渣成贫道了,竟然还有小偷光顾,能不这样欺负人嘛?

进来的家伙并没放弃,放下裤子,蹑手蹑脚走到木桌旁,弯腰小心的开抽屉。

当老子不存在?

杜洛直接被气笑了,他可不是什么清心寡欲的修道人士,是从小被扔到这里没办法,轻轻掀开被子下床,光着脚丫也蹑手蹑脚来到对方身后。

小偷还在慢慢往外弄抽屉,怕发出声音,很小心,弯着腰撅在那,军大衣后摆分开,露出黑色皮裤。

皮裤包身,由于弯腰紧绷,形成诱人的形状。

杜洛却没过大脑,双手食指和中指合拢,狠狠戳向中心点。

大招用出,被戳中的身影立刻身子抬起绷直。

啊……

惨绝人寰的喊声在屋内回荡,人从军大衣里窜出。

随着军大衣落地,窜起的身影差点撞到房梁,又重重摔倒。

呲牙咧嘴的捂着腚站起,一个趔趄没站稳又趴下了,用手支撑地面,眼睛凶狠的瞪着杜洛。

你神经病啊?

清脆的咒骂声响起,一把匕首从陆战靴一侧抽出,杜洛赶紧后退随手开灯。

对方勉强起身撇着八字步想追,疼的一脑门汗,无法移动脚步,竟然是个女人。

还是个极其漂亮的女神级美女!

年纪不大,看起来也就有二十出头,身高最起码得有一米七五,紧身黑色皮衣上有些点缀,勾勒出完美身材。

小蛮腰,大长腿,标准模特身材。

尤其是那双腿在黑色紧身皮裤的包裹下,修长笔直,一双路战靴稍微影响美感,如果换上一双高跟鞋,那美景想想都让人流口水。

她的长发盘起露出雪白脖颈,精致的瓜子脸,额头晶莹没有一点瑕疵,柳眉细而弯长,眉心纹着一个红色鸟形文,显得略带妖异。

长长的睫毛下水汪汪的丹凤眼,此时双眼全都是愤怒。

挺巧的琼鼻,性感的双唇,无一不在显露出这个女人的美丽,一股御姐气质扑面而来,杜洛从电视上看到过的那些女明星根本无法跟她媲美。

她此时手拿匕首,带着愤怒的气息,更像是一匹难以驯服的胭脂马,让杜洛竟然没来由的涌出一股征服欲。

这是他人生十八年来第一次看到如此漂亮的女人,结果第一次见面就发生了如此尴尬的一幕,有点不知所措。

他伸手挠头,露出歉意的笑容,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是女人,还以为你是小偷。

说完愣了一下,等等,女人怎么就不能是小偷了,你来我家干嘛?

那美女还在倒吸冷气,想揉受伤的地方又不敢揉,很痛苦的样子,听到杜洛的询问,怒喝出声。

你管我是谁,把你不该得的东西交出来。

这话说的杜洛一脸懵逼,不想再跟这样的美女起冲突,他伸手挠头,啥东西啊?算了,反正也没值钱玩意,你喜欢什么随便拿吧,别打扰我睡觉。

说完走向床边,屋里没暖气,只有个小煤炉取暖,此时只穿着秋裤和秋衣,怪冷的,掀被子要上床。

就在这时那个大美女忍不住伸手揉了一下自己被戳的地方,疼的柳眉倒竖,一股火气冒了出来,向着杜洛冲来。

你少装蒜……

她想用刀柄敲杜洛后脑,可杜洛也不是好惹的,五岁上山到如今已经十三年,艰苦的环境让他身躯强壮,更是学了一身本领。

他侧身闪开,右手一把抓住她手腕,猛的往前一拽快速松手。

啪!

清脆的声音响起,左手顺势在对方身后腰部以下肉多的地方重重拍了一巴掌以示惩罚,拍完才意识到拍得地方不对,虽然手感不错,还把手弹了起来,却是人家刚受伤的位置。

被拍中的美女身子前扑,重重趴在木板床上,杜洛纵身压住一把抢过匕首,向后一丢插在门框上。

那个美女被压住,挣扎着无法爬起,疼的嚎啕大哭,哭的那叫一个闻者伤心,听者流泪,要多惨有多惨。

我勒个擦!

杜洛一下头大了,听不了女人哭,意识到姿势不雅,赶紧起身,哭声突然停止,对方猛的一翻身,一脚踹在他裆.部。

嗷……

杜洛这一声嚎叫绝对带感,甚至嚎出了海豚音,彻底体会了一把什么是蛋碎的感觉,张着大嘴吸冷气。

报应来的就是这么快,他也被彻底激怒,见那美女拿枕头还要丢自己,纵身扑上。

再次被压住,男子的气息扑面而来,这个深夜闯进来的美女拼命挣扎,杜洛按住他的胳膊死死压住。

美女还想用膝盖顶杜洛,被他用腿也压住。

别乱动了,在动我就忍不住啦……

杜洛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那美女愣了一下,这才意识到如今俩人的姿势暧昧,自己是个女人,后果不堪设想。

她停止挣扎,去没露出惧怕之色,见他疼的呲牙咧嘴,竟然嘲讽出声,少吓唬老娘,你那还能用吗?把遗嘱给我。

杜洛早就疼的一脑门汗,见近在咫尺的美女也疼的脸皮抽筋,毫不犹豫的怼了回去,靠!试试不就知道能不能用了,你当哥不敢啊?把你先爆了,在埋山里,保证一辈子都没人知道。

等等,啥遗嘱?

发完狠才意识到不对头,疑惑的看着对方,美女恶狠狠的瞪着他,别装了,你父亲一周前去世。

他可是有公司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也只有你这么一个儿子,律师说他曾经立下一份遗嘱将遗产留给你。

我们翻了底朝天都没有找到,肯定在你这。

我爹挂了?

杜洛呆傻的询问出声,对于父亲,他只有模糊的印象,就是他当初将五岁的自己丢进山中道观跟随一个老道士修行,每年也只是邮寄一笔生活费,已经十三年没见了。

他怎么死的?

看到他一脸懵的询问,那美女疑惑了,意识到他似乎并不知道这事。

奇怪……

她小声嘀咕一声后说道,你先起来,我可是你小姨,这样对我你不感觉很不好吗?

小姨?

杜洛眨眨大眼睛,据他所知,自己在世界上只有父亲一个亲人,其余的早没了,怎么又突然冒出一个小姨!

见他不起来,无法挣脱下只好无奈的解释,我是你后妈的亲妹妹,叫肖婉约,虽然比你大不了几岁,按辈分你确实得管我叫小姨。

杜洛脸色一沉,突然一把掐住肖婉约的脖子,我爹当初就是为了娶那女人把我扔进深山,老子连后妈都不认,你算个蛋!说,他怎么死的?

他双眼露出疯狂之色,被触动痛点,往事不堪回首,如今又被人找上门,是可忍孰不可忍。

呼吸变得困难,肖婉约终于害怕,艰难喊道,他是……他是出车祸,在医院抢救好几天都没抢救过来。

可杜洛却越发疯狂起来,老子在深山受了十三年的罪,如今世上最后一个亲人也没了,他临死前你们都不让见最后一面,只想想抢家产,特么的还是人吗?告诉你,老子早不认他了,从没想过继承什么狗屁遗产,可既然你们不仁,那老子就不义,这家产抢定了。

我……我喘不上气了……

肖婉约艰难出声,脸都涨成青紫色,身躯扭动,唯一能动的右手有点无力的捶打杜洛胸膛,杜洛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松手,身体的摩擦却让他心里一颤。

肖婉约大口喘着气,伸手揉着脖子,就在这时她兜里手机铃声响起,拿出来一看号码,脸色一变。

她向着杜洛比划出一个噤声的手势,立刻接听放在耳边,脸色很难看。

杜洛不知道是谁打来的,隐隐听到又一个女人似乎是在呵斥她,肖婉约只是听着,没还嘴。

知道啦,我这就带他回去。

说完电话挂断,肖婉约看向杜洛,收拾一下吧,我带你回家。

家?

杜洛低吟,这个称呼太陌生了,他知道父亲是为了二婚娶了个富婆抛弃自己,原本的家早没了。

肖婉约苦笑,倒也不再害怕,戏谑说道,是啊,你的新家,我姐骂了我一顿,让我带你回去。

快点起来,混蛋,难道你还真想那样,我可是你……

肖婉约还想充大辈,可杜洛最不想听那个词,不管是在血缘上还是在他心里,肖家人都不是自己亲戚,鬼使神差下,直接用大嘴堵上人家樱桃小嘴。

被突然强吻的肖婉约眼珠都要瞪出来,大脑一片空白,不知所措,许久后杜洛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不该干的事情,赶紧翻身穿衣服。

自知理亏,他辩解出声,额……你也不亏,那可是我珍藏十八年的初吻。

肖婉约诈尸似得坐起身,恶狠狠的看向杜洛,双手抬起攥拳,双脚乱踢,抓狂的大喊,那也是老娘的初吻……

动作有点剧烈,扯到了伤口,欲哭无泪的闭嘴,又恶狠狠的瞪了眼杜洛,艰难下床,伸手轻柔受伤部位周边,不敢碰受伤的地方。

这么凶,没男朋友也正常,要不要我帮你检查一下伤口?

杜洛一本正经的询问出声,肖婉约那一脚不是很重,他现在的疼痛还在忍受范围之内。

自己受伤的地方哪能随便让男人看,更何况还是罪魁祸首,知道他是故意的,她恶狠狠向着杜洛伸出中指,嘴里尖叫出声。

滚……

《抢个女贼当老婆》第2章 你还有三天的命

最终还是杜洛帮肖婉约披上军大衣,搀扶他胳膊出了房门。

没什么好收拾的,孑然一身,穿着棉质的道袍走了出来。

外面小雪还在下,冷风吹袭,地面铺了一层白雪,一路走到道观破败的大门,留一下长串的脚印。

看着黑夜中向山脚下延伸的石头台阶,肖婉约要哭了,自己每迈一步都很艰难,能扯到受伤地方,这要是沿着台阶下山,自己非死了不可。

要不明早再走,你也恢复下?杜洛好心提议。

结果却得到恶狠狠的大白眼,做你的春秋大梦,我就是死也不会跟你这臭流氓过夜。

说完还狠狠掐了杜洛胳膊一下,杜洛苦笑,哥就算不是小鲜肉,也是有志青年,还怕你老牛啃嫩草呢!

说完蹲下身,在肖婉约一脸不解中轻轻说道,愣着干嘛,我背你下去。

你行吗?肖婉约一脸怀疑表情,看看蜿蜒的山路直摇头。

放心吧,摔不死,这条路我走了十三年,生活物品都是我从山下扛上来,背你小菜一碟。

别废话了,要不你自己走,要不我背你,快选。

肖婉约可不想在这破道观过夜,稍微犹豫一下,看看杜洛年轻的脸孔,只不过是个大孩子,还是趴到了他背上。

杜洛的胳膊向后一拢,站起身脚步沉稳的迈步下山,可手放的不是地方。

你的手放哪呢?

隔着大衣呢你怕啥,别乱动,在乱动咱俩都得摔死。

你就是个小流氓,老娘跟你没完……

山中回荡着肖婉约的喊叫声,却也没在敢乱动,杜洛的步伐很快,让她很担心一打滑俩人全都滚下去。

让她震惊的是,杜洛的体力超乎寻常,竟然背着自己一路走到山脚下平稳地区,一条土路延伸远方,路边停着一辆黄色的悍马越野车。

看到悍马车,杜洛露出惊讶之色,你的车?

废话,放我下来。

杜洛直接松手,肖婉约快速从他背上滑落,双脚落地,震得伤口又开始疼痛,倒吸冷气。

我帮你揉揉吧,算是将功赎罪。

杜洛坏笑着发出话语,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特想调戏肖婉约,想看她恼火的样子,还在脑补她被自己降服后是个什么景象。

正是年少轻狂,开始对异性好奇的年纪,这也不怪他。

好啊,我先帮你揉,你在帮我揉怎么样?

肖婉约竟然亮出匕首向着杜洛裆部比划一下,是她下山时从门框上拔下来的,没在搭理他,拿出车钥匙按动解开车锁,走到近前开门上车。

坐好后肖婉约还是疼的咧嘴,不过也比之前轻多了,脱掉军大衣扔到后面,她看向坐到副驾驶的杜洛,会开车吗?

这次轮到杜洛给她大白眼,很嘚瑟的回应,哥隐居山野,笑傲云端,汽车这种俗物怎会碰触。

废物!

肖婉约牙缝里挤出俩字,只能是自己开车了,启动汽车前开。

这段旅途的对她来说注定艰难,好在座椅柔软,悍马车减震很好,在颠簸的路上让她那对被摧残过的局部地区少受点罪。

杜洛没在说话,而是发呆的看向窗外,神情低落。

父亲没了,从小把自己养大的道士也在不久前去世,心里感觉孤零零的。

事到如今,抢回自己应得的家产,竟然成了他唯一要做的事情,成了精神支柱。

车开到县城,又行驶上高速公路,将近一小时后,杜洛露出愤怒表情。

黄色悍马车竟然又行驶下高速,进入城市,意味着父亲生前居住的地方也不远了。

隐龙观离着这里也就一百公里多点,如此近的距离,十三年来父亲竟然一次都没看过自己,这让他实在无法接受。

肖婉约突然幽幽说道,快到了,有个事得跟你说清楚。

我姐当年是不得已跟你父亲假结婚,他们虽然同在一个屋檐下,可从来没有同房过,都是各过各的。

找遗嘱的事情是我私自做主,跟她没关系,有什么你冲我来,别跟我姐闹。

说完她点了根香烟,抽了两口递给杜洛,杜洛接过香烟,却放下车窗扔了出去。

他不会抽烟,主要是买不起,更闻不惯烟味。

肖婉约瞟了他一眼戏谑出声,呦,脾气还不小。

这次是你偷袭,等老娘养好了,咱们在大战三百回合。

好啊,不过地方我挑,床战如何?

一句话就把肖婉约怼了回去,气得她再次抓狂,猛的一打方向盘,车驶入一条小路。

很快一个高档小区出现前面,里面全都是一栋栋奢华别墅,车进入内部,在十六号别墅门前停下。

杜洛开门下车,看着眼前这栋三层洋楼,门前一侧还有个小花园,高端大气上档次,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的房子。

再看也没你份。

肖婉约说完拽着他胳膊往里走,开门进入。

此时虽然已经是深夜两点多,可还是有人在客厅等待,见到两人进来立刻起身。

那是一个身穿黑色长裙,头上戴着一朵小白花的美妇人,水晶吊灯散发融合光芒照射下,让杜洛有点发呆。

岁月没有在她身上留下一点痕迹,看起来跟肖婉约差不多年纪,样子也相似,身材比肖婉约一点不差,只是略微矮一些,也有一米七,一对峰峦却要大上不少。

她实际上要比肖婉约大十多岁,已经三十六岁,却年轻依旧。

多了一份成熟韵味,带着一股高贵气质,还有一丝哀愁。

她向着杜洛和蔼一笑,你就是杜洛吧,我是肖奇媛,你叫我媛姨就行了,坐吧。

一边说一双美目打量杜洛,见他穿着破道袍,头上还盘着发髻,露出惊讶之色,言语之中也不想多个这么大的儿子。

杜洛也不客气,坐到了高档沙发上,也不怕把沙发弄脏,还一撩道袍翘起二郎腿。

肖婉约要开口呵斥,却被肖奇媛一瞪眼,明早再跟你算账,上楼去。

她很怕自己姐姐,一吐舌头跑上楼,有点担心的在二楼给杜洛打眼色,杜洛却视而不见,把她气够呛,狠狠伸出中指。

肖婉约仪态端庄的向着杜洛一笑,抱歉,我没管教好她。

澄清一点,我是你父亲临终前才知道他有个儿子,并且立下遗嘱要把公司股份留给你,这让我措不及防。

婉约怕我着急上火,才私自去找你。

杜洛一直再看她,肖奇媛只感觉浑身不自在,那双眼睛太明亮,太有侵略性,让她感觉自己好像没穿衣服一样坐在那被他欣赏。

我身上有什么不妥吗?她温柔询问。

杜洛笑了,呵呵,我没看错的话,你中毒了!

肖奇媛露出惊讶之色,根本不信,杜洛也知道这么说对方不信,再次说道,你还是去化验一下血吧,这是种慢性毒,如果不祛毒,三天之内,你会暴毙而亡。

会死的很难看,七窍流血哦……

说完站起身,我的房间在哪?估计你的毒医院治不好,我能治,不过到时咱们得谈谈条件。

说完伸懒腰衣服很困的样子。

肖奇媛笑了,你这孩子,刚见面就吓唬媛姨。

没吓你,深山苦修十三年,我有很多常人不能理解的手段。

化验血很简单,查一下不就知道了。

记住了,你还有三天的命,要珍惜。

此时杜洛的表现根本就不是个十八岁的少年,非常稳重,他不是信口开河,将他养大的道士传了他一身本领,医术就是其中之一。

进门第一眼就从肖奇媛眼珠的血丝中看出不妙,这才警告,也正好谈条件。

肖奇媛依旧平静,呵呵,我会查的,你父亲之前在二楼有个房间,就是第一个房门,暂时归你了。

杜洛扭头上楼,肖奇媛再漂亮也没好感,自己仁至义尽,她爱信不信。

肖奇媛没有无视杜洛的警告,不过却没去医院,有自己的私人医生,立刻打电话叫来,坐在沙发上眉头紧皱。

如果自己真被下毒,那事情可就不简单了。

  • 发布时间:2021-02-23 17:13:44
  • 作者:火熄余灰
    小说名:抢个女贼当老婆